“没有,真的没有害怕,就是现在有点腿软!哈哈~”玲珑不自然的笑着,刚刚还没有任何的害怕呢!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现在就已经是腿软的走不动了。

  春儿这么一听,赶紧过去扶着她。

  “赶紧的给她找个地方放她坐着。”顾清歌也是屁股放到了椅子上就抬不起来了。不然的话她就过去了。

  “不要说你了,我这腿也软着呢!”顾清歌也是笑,今天真是捡回来的命了。

  俩个人相视而笑,也说不出来什么话了。

  这院子里的人忙,这屋子里的人也忙,这七王府顿时显得非常的紧张!

  “王爷到!”顾清歌这笑容还没收回来呢!就听到外面有人喊。

  这腿软着呢!她就是想起来也起不来了。只能是等着萧钰进来了。

  倒是春儿先迎了上去。

  “王爷,您回了?”春儿上前问道。

  “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做的非常好。”拍了拍春儿的肩头,这萧钰就急匆匆的往里面赶了。

  见到顾清歌的确是如王峥所报的一样,完好无损的坐在那里他这颗心才是真的放下了。

  “你回来了?”顾清歌非常的高兴,但是她真的是腿软极了。

  想要站起来,但是使了使劲儿都没有起来。

  萧钰紧忙的过去扶着顾清歌。

  {酷匠.&网正p版l首v‘发

  “你这是伤到了哪里?”紧张的萧钰的手都有些颤抖,心中这个愤恨!恨不得直接就杀了他们!这徐泽天,这国丈这几个人他是一个都不会去放过的。

  “没有受伤,我好像是挺没用的,我腿软了......”顾清歌笑着说,但是她一点也不感觉自己这次完蛋,但是就感觉自己怎么还能后怕呢!

  “哈哈!没事就好。”萧钰带着满身的风尘仆仆直接的就紧紧的抱住顾清歌。

  在场这么多人,他不避嫌,第一次的顾清歌也没有害羞的推他。

  而且反手紧紧的也抱着他的腰身,感受着他的气息。

  自己真的是很想很想他,想到了做梦都会去梦到他,自从俩个人在一起之后就没有分离过这么久,现在是越发的感觉到了这个人对于自己的重要性了。

  “我很想你。”顾清歌把整个头都放在了萧钰的怀中。

  所有人一看这主子是有话要说的,赶紧的就都退下了。

  “我也非常非常的想你,无时无刻的不在想你,以后都不会有下一次了,我会让你时刻都守在我的身边。”萧钰仿佛是发誓一般的说道。

  “我不要时刻都跟在你的身边。”顾清歌抬头说道。

  “我感觉这次就非常的好,我能为你做一些什么,这就是我非常高兴的事情了,没有比这让我更加的满足的了。”顾清歌对于这次的事情是非常的满足的,自己能帮到萧钰,而且会做的很好,这就够了。

  她不单单要做到能让他疼爱有加,更要做到的是让他能在前征战的时候自己不至于让他腹背受敌。

  这就足够了,顾清歌对自己要求的没有那么的高,她只是不想做一个只能让萧钰疼爱在怀中的女人,更加想做一个让他放心放在厅堂中的一个王妃。

  自己能担当的事情就不要萧钰总是操心,她不能做到事事都能帮助他,但是自己能做到利索能力这就够了。

  “你这腿还软么?”萧钰低头给她揉了一揉。

  萧钰也知道这是顾清歌认定了的事情,自己多说也是无用,不如去尊重她自己的选择,自己的确是舍不得她「陪着自己这样。

  但是她既然是已经选择了,他也是不会去阻挡的。当自己的女人是一定要学会成长的,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一定要会照顾好自己。

  他不会什么胡乱的大男子主义。说你不用管任何的事情我就能给你好的生活,不让你受到伤害。

  这样完美的话,他是说不出来的,自己现在遭受的是什么困境他是知道的。

  顾及自己一个人已经是非常的辛苦了,如果在估计母后和顾清歌,那他真是有些顾及不过来,所以现在母后和顾清歌都要学会自保。

  他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让她们受到任何的伤害。这就是他现在能做到的。

  “不用太担心我的,我很好,你应该担心一下徐泽天了,这是他的证据。”顾清歌把自己手中的箱子递给了萧钰。

  萧钰接过了箱子放到了一边。

  “他的事情不着急了,倒是你,这胆子怎么就这么大?”这关心也关心过了,这是到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这个小女人竟然如此的大胆,硬是把这罪证拿了过来,也是难怪这徐泽天疯了似的跑到了王府闹。

  这都是有原因,怪不得自己这一路如此的平安,相比较自己的人证,这物证是更加的重要,所以这徐泽天才会是疯了的要抢回去这箱子里的东西。

  “我就是想着,这东西抢过来了你......”看着这萧钰越发阴沉的脸色,顾清歌越说动静越小。

  这还怎么说下去啊!这个男人明显的因为自己自作主张生气了嘛!

  “你想的多了,你想过如果他要是真的疯了,他伤害了你我该怎么办?他要是这次不死,我还有很多的机会让他死,但是你呢?你告诉我如果我的顾清歌没有了,谁能给我一个,让我该怎么活下去?”萧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别这样,我害怕......”顾清歌撅着个小嘴说道。

  一副委屈的样子,让她看起来是我见尤怜的小样儿。

  “你还知道怕。你刚刚要跟人拼命地时候我怎么就没看着你是害怕了呢!”萧钰继续严肃的批评。

  顾清歌直接就憋不住笑了。

  紧紧的抱着这个男人笑了,他就是担心自己,还不说,他这个男人典型的嘴硬心软,刚刚他的话都说出来了,这比较徐泽天的罪证,自己是更加的重要。

  有了这句话顾清歌感觉自己就是真的死了也是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