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恭送父亲走后也是在宫中深思。

  这父亲大人是把该安排好的都安排了,接下来就听天命尽人事了,自己也要在这宫中好好的谋划,这因为皇儿受伤的事情自己也是让良妃好一顿打压,这后宫一向是这样,谁也不能出现半点的马脚不然的话就能让跟给予痛击,这她现在就是让良妃好一顿欺负。

  如果要不找机会报仇,自己可怎么活。

  这后宫之主到底是自己还是她,真是大胆,趁着自己病倒了这么多的事情竟然都让她挑起来了。

  这本来是自己皇后的专权,现在都是一分为二了,明明是自己可以一个人掌控的后宫,现在是有了良妃当作协理贵妃。

  这直接就让皇后的凤印现在是名存实亡。这本来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决定的事情现在还要询问她良妃娘娘的意思,然后去共同决定。这不是让她憋了一肚子的火没有地方发么!

  这个事情她都没有敢告诉她的父亲,这样是让父亲大人知道了不知道得怎么发火呢!

  但是这事情也是瞒不了几天的功夫,所以她能做的就是在这几天中抓紧的把大权拿回来。

  一直让良妃这么协理后宫自己的颜面何存?

  皇后是绝对的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让自己最无法忍受的事情,是自己怎么能受得了的。

  所以一定要最快的速度,那最快就是明天了,今天天色已经晚了。

  酷)e匠w“网◎正版首=T发

  第二日一大早这宫中各宫就传来了消息,这皇后病情痊愈,现在要例行早安不变,让所有大大小小的妃嫔是一律请安问候。

  这是宫中的规矩自然是所有人都不能废除的,这最近所有人请安的对象都是良妃娘娘,突然这去皇后宫中都走着不顺腿了。

  很多新进来的妃嫔是只认良妃娘娘不懂皇后是谁。

  这让皇后也是心中有气,但是也不能平白无故的就发了,这自己是后宫之主,总是要有点容人之量的。

  不过把这些人都记住了,然后日后有的是时间去挨个收拾,这是皇后一贯的作风,这懂得俩虎相斗的老妃嫔自然是知道应该怎么去做的,但是这新妃嫔就不知道了。

  一个个的傻傻的看着,分不出个所以然来。

  左看看,右瞅瞅的,人这都到齐了。

  “参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所有人除了良妃都直接行跪拜礼。

  毕竟这良妃是贵妃之尊,还是协理六宫之人,所以理当是不用行了这跪拜之礼。

  看着这所有的妃嫔都匍匐在自己的脚下,唯独这良妃是个例外,她这心中也是不舒服万分。

  她的目标是有一天这良妃看到自己也要三跪九叩的才合了她的心意。

  “行了,行了,都起来吧!”皇后这一摆手。大家都纷纷的站了起来。

  “谢皇后娘娘。”由着身后的丫鬟把他们扶起来。

  “姐姐这身体可是好了?”良妃笑呵呵的坐到了右手位上,然后问道。

  大家一看这良妃都已经坐着了,纷纷的也开始找自己的位置落座。

  “好了,这再不好怎么好意思麻烦妹妹这么久帮着本宫打理后宫啊!”皇后笑眯眯的说道。

  这老妃子心中都是有数的!自然是知道了这后妃要开始夺权了。

  其实早上来的时候大家都是算好了的,这一定是个不平凡的一天。

  这皇后大病初愈,良妃掌权的时候是不是就到了日子?

  但是一想到皇上对良妃的宠爱,还有良妃自己的手段,更是考虑到良妃的儿子萧钰如此的出色,最后这鹿死谁手都不一定呢!

  毕竟这俩个人斗到了现在都是各有输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皇后这次会病的这么重,所以,把大权落到了良妃娘娘的手中。

  但是皇后向来狠辣,这良妃倒是温柔的多,如果要是论支持的话,这新老妃子都是偏向于良妃那边的,但是论这朝堂的势力,大家都是比较看的重九皇子萧寻,毕竟这是嫡母所生。有一定的先天优势,在就是皇后家族势力大。

  不像是良妃这根本就是属于没有家族势力,但是这各家都有安身立命的本事,谁都能查出来最近这七王爷萧钰和大将军裴玄是走的比较近的。

  这谁人不知道这裴玄是手握十万兵马大权的将军,不是什么空壳将军,而且这十万大军只听从他和皇上的,所以可以说得上是位高权重。

  这萧钰如果是攀上了这一个人几乎就可以抵得上这半个朝堂的朝臣了。

  所以这俩个人的儿子到底是谁能当皇帝,这一时间是谁也拿不准的。

  所以现在所有人都持观望态度这就准是没有错的。

  可是这也不能亲近了谁,远了谁,这后宫跟朝堂都是可以一比的,牵一发动全身,所以所有人都是谨小慎微做事说话。

  这后宫现在是一狼一虎,所以当然是所有人都害怕的人物。

  当下这全场都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的。

  “这姐姐说的是哪里话,这姐姐病了,妹妹在这宫中时间久,理应是为了姐姐分忧,这姐姐客气什么。”良妃脸上是一脸的笑容,仿佛是真的把这皇后当做了亲姐姐一样心疼。

  这不懂事的人,还以为这皇后和良妃的关系这么好呢!

  这明眼人一看就是一个太极,打来打去的。这皇后其实想要说的是她好了,那后宫之事就是她来处理,让良妃就不用在动手操心了。

  但是良妃的意思是,她是后宫中的老人了,这皇上是允许和放心把事情交给她的,这皇后也是无权给她夺权。

  俩个人面上是笑呵呵的,但是实际上明争暗斗的。让人没法说应该怎么办。

  都只能是装不懂的以为俩个小姐妹在那里互相的谦让。

  “这可不是客气不客气,主要是祖宗规矩可不能坏了。”皇后直接是拿出了祖宗规矩这个大山来压良妃,她就不信了良妃还有什么借口。

  “哎呦,姐姐说的对,这规矩不能废,不过这规矩也是人定的,这皇上前几日看姐姐病的这么辛苦是直接就改了这规矩,让妹妹代劳,也说了等姐姐如果能病痊愈,也是需要我帮着打理一二的。”这话说的十足的漂亮。是皇上给她的这个权利,现在说什么祖宗也是不好使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