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前面的那一间就是谏官了。”春儿给萧钰指出来了哪一个才是关押谏官的地方。

  “嗯,走过去看看。”对于这个大牢的把守他还是很满意的,至少是二十几个人进来了一时半会儿都劫不走人。

  “谏官快起来,王爷来看你了。”春儿对这里面的人喊道。

  “你还来干什么,该说的不是都说了。”现在的谏官非常的冷静了,不像刚刚的那么情绪激动。

  “我来看看你有没有想要自杀的意思。”萧钰直接说道。

  谏官抬起了头看着萧钰,在萧钰脸上他看到了不同一般的睿智。

  这个王爷哪里有他们想像的那么平庸,只是他懂得如何掩盖自己的锋芒而已。

  他感觉自己真是效忠错了主子,就不应该跟萧钰站在对立面,不然的话他感觉早晚都是要死的。

  “你放心吧,我没有自杀的意思。”谏官平静的说道。

  自杀?想过,但是现在不能,他怕萧钰不遵守诺言去救自己的家人,他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自己犯的是诛九族的大罪,只有萧钰现在能救自己的家人了,他现在对于自己是一点的希望都不报的。

  他是必死无疑了,可怜拖累了家中的老小妻儿。

  “没有就好,没有就说明你是个聪明的人。”萧钰走上前去。

  “你知道为什么我今天还要到这里来么?”萧钰问道。

  “不知道。”谏官本来就不知道这萧钰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酷i匠%w网R永*:久K6免费#看U,小说t

  “不只是来看看你会不会自杀,当然还要奉劝你好好的珍惜自己的生命,我会让你在回京之后见你妻儿父母一面。”萧钰淡淡的说道。

  “王爷说的可当真?”谏官直接就爬着过来了,跪在了萧钰的面前。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萧钰竟然会答应他这个,而且是如此的痛快。

  他没有任何的要求的情况下,萧钰竟然会如此的照顾自己他顿时感觉自己是万分的感谢萧钰。

  “行了,你起来吧,本王一向是说道做到。”萧钰也是可怜他逼不得已。

  不是跟自己心软有关系,而是萧钰感觉这样的人就是可怜,就连那个徐泽天都是被国丈大人强逼的吧!

  不然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去做的,朝堂之争就已经是够了,如果不是自己最近给皇后一脉的打击太大了,这国丈也不会这样的破釜沉舟。

  说完这些之后萧钰就走了。

  他的心中是万千的思绪,一方面是不知道顾清歌那里查的怎么样了,另一方面他是替死去的那些人心寒,如此的争斗竟然卷入了这么多人命,最后萧钰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拿下最后的凶手给他们报仇雪恨。

  国丈大人根基深厚,而且在朝堂之上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谁也不知道父皇是怎么想的。

  不过萧钰还不知道如果国丈大人他知道了自己的事情暴露之后会怎么处理自己的学生徐泽天呢!

  据萧钰所知道徐泽天是他最得意的学生,更是他悉心培养的左膀右臂。

  为了他做了不少的事情,都是让国丈大人是极为满意的。

  不知道他们是挖个抗给自己填进去的时候他们会不会疯狂。

  如果当初是不是徐泽天自己举荐萧钰的话,他也不会就被萧钰查出来这么多事情的!

  他们就是感觉自己做的听隐秘的,而且筹备工作做的挺好的,主要是他们感觉萧钰根本就查不出来什么。

  怎么也没有想到,萧钰这才来了不到二十天就已经是把整个事情都查的差不多了。

  这边徐泽天的事情已经是败露了,但是由于谏官被抓了起来,各位大人又守口如瓶所以当下徐泽天也不知道冀州已经是闹的天翻地覆的了。

  他还在温柔乡中无法自拔。

  徐泽天也不知道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就是迷恋柳叶身上的味道和她做的东西,如果一天要是看不到柳叶他感觉自己都会想的心疼。

  他感觉这是不正常的,他对于女人的兴趣何时这么高昂了,但是这次真的是对于柳叶他就是怎么宠爱都感觉不够。

  “来人啊!看看二夫人干嘛呢?怎么还不来。”徐泽天对这外面的侍卫吩咐道。

  外面的人听到了赶紧答应一声就去找柳叶去了。

  好不容易到了柳叶哪里是累的气喘吁吁的:“柳夫人,老爷让您过去呢!”

  “行了,我知道了,这就过去。”柳叶一摆手让来人退下。

  这自己是计算好了的,一会儿大夫人估计就能来了。这有好戏要演一场呢,怎么能让老爷错过?

  她这心中刚寻思呢!这大夫人就已经过来了。

  这大夫人心中也是奇怪,这柳叶平白无故的怎么请自己到她这里还要跟自己道歉,她是怎么也想不到的,柳叶何时这么懂事了?

  虽然这次自己阻止不了她得宠了,但是这次她得宠之后奇怪的是怎么没有找自己麻烦这是最奇怪的了。

  “你找我来干嘛?”大夫人一进来就问道。

  “姐姐你可来了。”柳叶上前欢迎,然后给大夫人迎进了屋子中。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赶紧说你什么事情吧?”大夫人找个地方坐下了,然后看着柳叶问道。

  柳叶看着她一脸的冷冰冰也不在意。

  让她这么跟自己装大夫人的样子,过了今天让她好受!

  心中是这么想着的,但是可不敢表现出来。

  “哪里的话啊!大夫人今天妹妹请您来是因为妹妹感觉这老爷也多日不去看看姐姐了,我心疼姐姐独守空房,这不是我一会儿打算去老爷哪里然后给你说说情,也不知道姐姐愿意不愿意领妹妹这个情啊!”柳叶如此可怜巴巴的说道。

  大夫人满心的不信,她能这么做?

  她是怎么都不信这柳叶会有这么好心,但是她既然已经是说出来了,自己总是不能拒绝这么好的机会吧!

  “那姐姐就谢过妹妹了。”她也是好不容易为了老爷才拉下了脸面,不然的话她是看都不愿意看柳叶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