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胡说我就挠你痒痒肉了,这不是没有他的消息我担心么!现在不就好了,不是有了精神头才分析的这个王元,是他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人选才答应要引荐给萧钰的。”

  其实顾清歌心底想的是如此忠心耿耿有原则的人,那正是现在萧钰缺少的,人才或者说是忠臣,谁也不会嫌多。

  “好,小姐说什么都对。”玲珑最是服了小姐了,这王爷就是她的天。

  “萧钰说他一切都安好,事情办的很顺利,他现在已经是给张中良脱了罪,而且他在给灾民赈灾,他写了他赈灾心中的激动。我想我在的话也一定是会热泪盈眶的吧!”顾清歌感觉自己仿佛就已经在了萧钰的身边,陪着他一起去感受这些了。

  “王爷这才去了多久竟然已经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了?”玲珑感觉真是不敢相信,这王爷也太神通广大了,自己对小姐说的就是没有错。

  时刻都是要相信王爷的,王爷就是值得信任的人。

  “对啊,他真的是很厉害呢!”顾清歌捧着信,一脸的陶醉。仿佛犯了花痴一样。

  但是就是别人如此的说她,她也是愿意的,她就是喜欢这么对待萧钰,对待自己的夫君。

  “小姐这下子放心了吧!”玲珑偷耶,这小姐没有王爷的消息就失了魂魄,但是有了王爷的消息顿时就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

  之前是因为思虑,担心的睡不着觉,她感觉今晚小姐很容易兴奋的睡不着。

  “安心,倒是安心了,不过他竟然让我帮忙多注意尚书大人徐泽天。”顾清歌喃喃念道。

  这就是当初指出冀州知府张中良贪污的人,而且也是提议让萧钰去查案的人。

  这样的一个关键人物自己怎么就给忘了呢!

  “玲珑,你明天一早就备车,我要进宫看望母妃。”心中打定注意,这个事情自己是一力无法完成的,她需要母妃的帮助。

  徐泽天是重臣,所以他府内的防护做的很好,她是查不到一点的蛛丝马迹,现在唯有看看母妃是有什么办法了。

  一早上,顾清歌早饭都没有吃,直奔皇宫,随着太监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良妃的殿堂。

  在内堂等候良妃,喝着下人上来的上好茶水。

  o最%s新章节¤?上M0酷匠网B

  良妃听闻,顾清歌来了,而且还没有提前通传,就知道是有大事发生了,当下也是赶紧更衣赶来内堂。

  刚刚一到就看到了顾清歌在那里。

  “你怎么来的这么急?”良妃皱眉问道。

  她也是怕有什么不好的消息或者是其他的意外。但是担心归担心,事情还是要弄明白的。

  “母妃,儿媳这之前听闻您头痛,这不早上都没有来得及吃饭就来了。”顾清歌看着良妃来了赶紧扯着良妃衣袖赶紧撒娇道。

  “竟然是这样,好,你们下去快快准备上好的茶点,然后送过来。”良妃回头对这宫内的掌膳丫头说道。

  得令的丫头赶紧离去,为顾清歌和良妃去准备早点。

  看着满屋子的丫头都被良妃指走了,就剩下了老嬷嬷,顾清歌也是放下心来。

  不是她太过谨慎了,而是此事非比寻常,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风声的走漏,不然的话对于萧钰的查案来说是有着莫大的影响的。

  所以她才不得不这么谨慎。好在良妃懂她。

  “母妃,好事和坏事各一件,时间有限我就抓紧跟您说了。萧钰没事,而且很好,在冀州现在最得人心,而且天下传诵,您在宫中不知道,现在就连七岁的孩童都是知道七王爷萧钰是天下难得的仁善之人。其次就是冀州知府张中良萧钰助他脱了罪,现在一心就是查找真凶。”

  顿了一顿,顾清歌接着说道。

  “怪消息就是萧钰现在人不在京城中,有些事情无法查明,所以要靠母后助我一臂之力,让我去查明尚书大人徐泽天的府邸,萧钰说他有问题。”顾清歌把整个事情是简单的跟着良妃阐释了一下。

  良妃听过之后也是心中有数,这却是大事,怪不得顾清歌竟然会如此的谨慎。

  “徐泽天在朝堂之上是第一个指出冀州知府贪污一事,而且当初奏请皇上让钰儿当这个巡抚大人的也是他,所以絮儿怀疑他是不会有错的。”良妃慢慢的分析道。

  “老嬷嬷你去派人把我安插在徐泽天府中的暗棋交给王妃支配。”良妃回头看着老嬷嬷吩咐道。

  一听良妃这么说,顾清歌心中当下就是长出一口气,果然母妃是早就有准备了,这事找母妃一定是会事半功倍的。

  “是,主子,老身这就去办。”老嬷嬷得到命令之后就去着手去办了。

  “母妃,多谢您!”顾清歌动情的说,其实她是真的很感谢这个伟大的母亲,为了儿子她是步步为营,而且万分的小心。

  “谢什么!钰儿是我的亲生儿子,别的忙我帮不上,这些还是可以的。”良妃从怀中拿出一块令牌,很小巧,上面只有一个“令”字。

  “母妃这是?”顾清歌看着良妃交到她手上的这个令牌问道。

  “这是我培养的各个细作,分布在各个朝廷官员的府中,平时我都不会去叫他们办任何的事情,但是只有是紧要的事情才会让他们去做,尽管暴露了也是值得的。”良妃总是有着那种淡然的平静。

  任何的事情她都会事先想到,而且做的好好的。

  顾清歌自认为这点她就比不上母妃了。

  “母妃,这令牌这么贵重我可不敢收。”顾清歌赶紧要把这个令牌给良妃塞回去。

  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良妃直接就一立眼睛:“我说让你收着你就守着,什么贵重不贵重的,你是我儿子的王妃,我云绣的儿媳妇。我说你拿得你就拿得。”

  一看良妃这样,那自己也不能不收着了,赶紧的把这个东西放到了自己的怀中,然后紧忙的道谢。

  “多谢母妃的信任,清歌定不负母妃所托,好好的辅佐夫君登上宝座。”盈盈一拜,顾清歌心中万千的感谢。

  “行了,自家人多那么多虚礼干什么。”良妃扶起顾清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