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裴兄弟果然是聪明过人,我给萧寻放了一点血,让皇后娘娘长一点记性,我猜她是长记性了。”手指点点裴玄,这个人真是聪明。

  就凭国丈带着人着急的出城门他就知道是自己做了什么手脚。

  “聪明谈不上,就是知道你的性格,不会这么容易就算了的,你不让皇后娘娘肉痛,你怎么能睡的安稳。”裴玄也是在那里摇头失笑,他这性格跟自己还不是一般的像。

  “你们俩个说什么呢!”顾清歌好奇,这俩个人什么时候出来的默契,俩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顾清歌云里雾里的。

  “这个回头在跟你说,是件我感觉挺好玩,但是皇后估计要气死的事儿。”萧钰一脸的奸相,让顾清歌失笑,这个人这么大了,做起坏事来还是像个孩子一样。

  “你们聊吧!我去后花园逛一逛。”顾清歌知道自己在这里没有什么大用,不如就让给他们俩个男人聊。

  顾清歌更加知道裴玄来是有事的,不是来跟着萧钰闹着玩,谈论如何收拾皇后的,如果猜的八九不离十就应该是跟和萧钰有关,是好事。

  看着顾清歌就这么走了,萧钰直接就伸手请裴玄来坐下,然后就递过一杯茶给他。动作就是如此的娴熟,没有一点的隔阂。让裴玄感觉舒服。萧钰果然不是萧寻那个草包,不管是在处事还是在为人。

  “我来是考虑清楚了。”

  “我知道。”萧钰没有一点的意外,当然裴玄也是猜到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话不用说的太透彻,谁都会明白的。

  “那你打算?”

  O;酷$匠网G首$发、(

  “知道璇玑阁,知道云凌,知道我母妃的关系么?”萧钰放下茶杯看着裴玄,既然是以后的伙伴,那么自己现在就要做到坦诚。

  “略有耳闻。”

  “我母妃和云凌,各有一派,但是现在璇玑阁还是老阁主说的算,但是他马上就要不行了,璇玑阁早晚动乱,我母妃再能耐也无法担任阁主,或者是有更好的办法,所以云凌非常关键。但是他父母一代和顾清歌有些渊源。”萧钰起身走到内堂,然后取出来一叠书,上面都是标注这几年璇玑阁的动向。

  “你就这么放心我?”裴玄看着萧钰竟然把这样的机密给自己看,当下开玩笑似的问道。

  “如果不放心我会拿出来?”萧钰白了裴玄一眼。

  这个人真是无时无刻不忘记试探。

  好在他也许只是玩笑的一句话,但是不管是什么人说什么话,像他们这样才建立合作的伙伴,说话都是要小心三分的,毕竟不是亲兄弟。

  “拿过来我看下。”这裴玄一把那过去这一叠子的书籍,一看上面标注的还是蛮详细的,大致看了一下,也是明白一二。

  “那你现在的主要阻碍是云凌?那你打算......。”裴玄在脖子上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但是萧钰却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摇摇头:“还不到这个地步,他就是死脑筋想不开,我当然是不想错杀这样人才的,他跟我母妃也是斗了那么多年了,有些能耐,如果能留着是最好的了。”

  “这样的人不好驾驭,而且他仇恨对象刚好是你最爱的人,你不怕他下黑手。”裴玄一挑眉看着满脸愁容的萧钰。

  看的出来他惜才,但是如果是放在自己的身上,第一个要做的就是直接不犹豫的杀了他,但是萧钰的想法和他可能不会一样。

  “我就一眼就看出来了,你感觉我手软是不是,切!你也不想想看,他死了璇玑阁还能有个堪当大任的么!主要是我感觉这个人是可以留的,只是看解决的结果,我的人来报说是萧寻只是和云凌达成了口头协议,然后云凌近期是会有动作的。所以我的决定是,他动一下我打一下,然后在慢慢化解上一辈子的恩怨。是在不行只能杀了。”萧钰也没有办法,这次也许自己去了能好好的给云凌商量一下,但是没有想到,刚刚到地方还没有见到人,顾清歌这边就出事了,自己是紧忙回来处理,所以失去了和云凌接触的最佳机会。

  但是好在失去了一个云凌来了一个裴玄,这孰轻孰重谁都能分得清楚,所以才说现在皇后后悔的肠子估计都青了,得到一个未来不可知的璇玑阁的未知继位人,但是她失去了一个手握十万兵马的大将军。

  “你心中有数就好,我常年在外面朝堂的事情没有你了解的清楚,而且对于朝堂上的帮忙我是有限的。”裴玄说的很坦白,他在朝堂上的人不多,但是他有实权。

  “对啊!你是我用着摆着看的,不行的时候才能操起来。所以说裴兄弟,你好没有用怎么办。”萧钰笑呵呵的说道。

  俩个人如果不是因为顾清歌,真的在很早就可以成为很好很好的朋友。但是更是因为有了顾清歌,裴玄的大度,和萧钰的不计较,俩个人现在依旧很好。

  “废话!”

  “行了,今天也不能说的太多了,你在接受不过来,这烦心的事情就让我来吧!你要不要留在这里吃个饭。”萧钰这边就直接赶人了,哪里有一点挽留的意思啊!

  “有你这样的么?我专门送上门来的,你这就给我扔出去了?”裴玄装作一脸的不敢相信。

  “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你的态度和立场这样也清楚了,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咱俩就别假了,好像我留你你就能好意思在我这里吃饭一样。”萧钰感觉这裴玄越发的对自己的胃口。俩个人很谈得来,是真朋友的人选。

  “你这王爷当的,真出息!”裴玄真是无奈的笑,行了这也不早了,估计他这么心急是怕顾清歌等的太久了,他想要去找顾清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