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本不是什么爱惹麻烦的人,自然是不会和这样的人见识了,自己也不是来这里找什么优越感的,自然不会多管闲事,只是领着玲珑看自己这边的首饰,如果有心仪的也会拿起来试试,感觉不合适在放回去。

  当在摆盘子中发现了一个小耳坠子,她发现这四周围的镶嵌和雕刻都是极为精美的,真是难得这么小的东西上还可以刻的这么精细,看着玲珑眼珠子都快掉下来的样子,她当下就感觉这个东西最为适合玲珑了,她的肤色本身就有点轻微的暗,相比是跟自己劳心劳力的原因,但是这个耳坠子是宝石绿的颜色,玲珑戴着一定是可以显得健康一点,白一点的。

  当下就决定要把这个买给玲珑。

  “老板,想问下这个多少钱?”顾清歌问道。

  老板一看玲珑这身打扮就知道一定是来历不凡了,做这么大生意的人每天接触的人群都是最顶尖的了,这玲珑看起来都是个丫鬟可是穿的都是织造界中难得一见的雪绸缎,这绸缎一年就生产那么几十匹,不是分给了宫中就是将军,丞相,王府和什么特别的达官显贵之家,小丫头都穿成了这样,那小姐自然更不用说了,那是艳纱,是三年生产五匹的极品。

  “小姐您看的这个,可是我们店的极品,我们师傅刚刚精心雕琢而成的,这个在我们店可都是上上之品了。”漂亮话当然是一个字都不能少,做生意人当然是夸起自己东西都没有边际了。

  但是顾清歌只是莞尔一笑,这东西自己看重了,自然是要买下的,送给自己最感谢的玲珑。

  “好,知道了。你给我抱起来吧!”多少钱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已经说的自己不得不买了。

  “这么便宜的”东西自己怎么可以错过。

  “好嘞,小姐,您稍等。”老板答应一声就准备拿起来就去给包起来。

  可是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拦了下来。

  “我就看这个不错,这个给我抱起来送到将军府吧!”一个女声很刺耳的傲慢声音。

  店老板看了看顾清歌,又看了看这个女孩儿。一时之间不好拿了主意。

  顾清歌抬眼一看,这个人就是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个傲慢的女孩儿,没想到自己竟然都跑到这里了还会和她发生不愉快,自己看中的东西,她偏偏要过来插一下子。这个女孩儿还真是不好惹啊!

  “姑娘这是什么意思?”顾清歌挑眉问道。

  自己信奉的原则就是人不烦我我不犯人。但是如果他人欺人太甚了,那么自己就不要忍耐。

  店老板一看这个小女孩儿要张嘴赶紧解释:“姑娘,俩位姑娘,您看,这个......。”但是自己又不知道解释什么。

  你就看那个顾清歌的穿着就知道自己是惹不起的,但是眼下的这个小女孩儿自己更是惹不起了,这个可是未来的将军夫人,是裴玄大将军的未过门的夫人,自己怎么敢得罪,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所以比较之下,一想到这个眼前的姑娘自己是看的出来不是一般人的,但是比较于裴玄将军的未婚妻,那还是这个将军的能更让他感到无力反驳的吧!

  “这位姑娘,让我看不如就把这个耳坠子让给这个将军夫人吧!这边还有更合适您的,让小的我帮你选选吧!”店主擦着汗跟顾清歌解释道。

  顾清歌看着店主都这么解释了,好像很为难的样子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这个耳坠子自己神真心的喜欢想要送给玲珑的,但是终归自己不是一个好勇斗狠的女子,所以也不至于为了这么一个耳坠子就和人发生了口角,而且听店主的意思是眼前自己看着的这个小女孩儿就是裴玄的未婚妻,那么自己就更应该离的远远的了。

  当下也就不在纠缠,而是说:“玲珑,我们去那边看看有没有合适你带的了。”

  玲珑一听当然开心了,原来小姐是要送给自己的。

  “你给我站住,你说什么呢?”那个小姐却是直接拽住了顾清歌的手。

  顾清歌感觉这个女孩儿的手劲儿可是不小,把自己拽的是生疼的。

  “你放手,你这是做什么呢?”顾清歌使劲的往回拽,然后不理解的问道,自己已经是够让步的了,她怎么还这番样子。

  “你给我放开我家小姐,你这女子好是无礼,你放开。”玲珑上前帮忙,从那个丫头手中拽会了小姐是手,轻轻的揉着。

  “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话?”顾清歌不理解,自己说了什么是得罪了她的?

  “你说你说了什么,竟然树这个丫头,去别的地方看看,你什么意思,本小姐佩戴的都是你家丫鬟的用品是么?你这是不是在像本小姐示威风呢?”愤恨的样子,一脸的刁钻。

  酷、匠网Z《永/久免+费5看小说“V

  “这位小姐,看你也是一个大家闺秀,怎么说话做事如此的无礼,我何时说这地方的东西是只够我家丫鬟佩戴的了,先不说我身边的这是不是丫鬟,就算是丫鬟也是我顾清歌的姐妹,我就是喜欢送她,你能怎么样,请你不要太过分了。”顾清歌本来就是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人。

  对方这么咄咄逼人自己也不是什么软柿子,何况萧钰说了七王府的尊严不能到自己这里就随便的丧失了,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因为出来而给他丢掉了面子,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子的大发雷霆呢!

  男人都是好面子的,谁都不会例外,何况萧钰是什么身份,怎么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你是顾清歌?好呀,竟然是你?是你的话我就更不能随便的就放过你了。”顾清歌,这个名字自己不是一次俩次的在裴玄的口中听过了,想了一想自己还在裴玄的书房见过这个女人的画像,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比画像中更加的漂亮。

  自己本来就没有特别的想要那个耳坠子,只不过就是看不惯自己在买东西的时候还有人那么没有眼力见的也在那里选,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规矩就是自己在选的时候需要足够的安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