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顾清歌故意拿出强势的态度,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厉害,今日自己就是来挑战赌石的巅峰,如果这样的效果都引诱不出来神医老人,顾清歌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为萧钰做些什么。

  “姑娘果然是好手段,不知道在下是否可以一试。”突然边上出来一个白面小生,容貌并不出奇,但是浑身的阴柔感觉,这样人感觉这个人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物,顾清歌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让一个个人物来挑战自己,然后让自己声名大噪。

  这就是她一直以来的部署。

  今日就是一个莫大的机会,所以当下当然是赞成有人来的:“当然可以,请。”

  “不知道姑娘可以报上芳名?”

  “在下顾清歌,公子如何称呼。”

  “你就叫我玉面人就可以了。”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就有很多人高呼,玉面人,竟然是玉面人,好一个大人物啊!这可是赌石上没有输过几人的玉面人。

  “哦?公子人气很高啊,看的出来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

  “没有......没有......各位朋友们抬举而已,小小人物不足挂齿。”玉面人明明是很开心大家都这么崇拜的,但是也不得不谦虚一下,但是他并不知道一个人过分的谦虚却没有谦虚的德行却很最为讨厌人的。

  “公子说的也是,不足挂齿。”顾清歌挑眉一笑,这样的人是不值得人尊敬的,自然嘴上没有留情。只见对面的那个玉面公子脸一阵青,一阵红的煞是好看。

  “你这小丫头欺人太甚,真以为自己能力无人能敌了是不是,今日我就让你好看。”

  “好,那我就试目以待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败得那么快,可是让我为你都感到不耻。”

  说着俩个人就开始了激烈的赌石技巧拼比。

  没一会玉面公子透顶就都是汗,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的难对付,不管是在反映还是意识上都是那么的强,而且操作又那么的精准,这一场下来自己败局一定,这大话放的果然是让自己全然失去了面子的。

  “你输了,玉面公子对吧,就你这水准,应该是几百人都能打败吧,还几人,我就不信这里没有更厉害的人了。”顾清歌转身对全场的人说。

  大家都惊讶的说出来话了,都不要知道应该是为了这个玉面公子的败绩而感到失望,还是应该为了这个女人的强势而感到欢呼,因为这一切进行的太快了,结束的也万分的快速。

  “你这姑娘修要猖狂,看我吧我师兄唤过来,你给我等着。”放下狠话,玉面公子,转头就走了,然后留下一脸无所谓的顾清歌。

  她就是故意要制造这样的场面,不然的话自己的名声怎么会传播的那么快。不够吸引力,怎么引出神医老人。

  没想到很快那个玉面公子的师兄就来了。

  “姑娘据说你赌石十分了得,不知道在下是否可以试试。”这个人为人还是比较谦和的,顾清歌是来者不拒,自然高兴。

  “来吧,话不多说,手底下剑招。”果然俩个人都没有过多的说话,手里就开始了。

  看的大家一顿惊心动魄,感觉这一切都是不可思议的,竟然有人可以将比赛演绎到这个地步,那一定都是大人物了。

  顾清歌渐渐的也感觉来人的于总不同了。

  ◇最:新!章K节9上^酷E匠网a}

  他手中的操作很稳当,这个人对于赌石很有研究,而且为人不浮夸,所以他的胜面还是有的。

  但是顾清歌绝对不会语序自己树的,因为输了就代表了一切都会失去,比如最爱的萧钰,就在那里等着自己的......。所以赢的只会是她。

  对面的那个人突然感觉到顾清歌的心情变化,继而她受伤的速度越来越快,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一个女人而且是那么的厉害。

  “姑娘好手段,在姐我这个试试。”没有想到自己独创的技艺竟然也被顾清歌随意破掉。

  对方的人知道自己输了,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强求,之说了一句:“姑娘,你真是高手,在下佩服,告退。”

  顾清歌自己也知道自己刚刚赢的很辛苦,只不过是意念又让自己强大了许多。

  这一战,果然顾清歌天下闻名。

  坊间都传诵,有一个人是妙龄女子,却是接二连三的打败了赌石中的个大高手,现在挑战天下间所有的能人。

  这让顾清歌声名大噪。

  不出她所料,果然神医老人也来了。

  顾清歌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威名赫赫的老人,还听人说很难与人交往,可是当顾清歌第一眼见到神医老人,却感觉他是一个很和爱的小老头,笑眯眯的样子,让人无法和他生出一点间隙。

  顾清歌那一刻的心情是无比的激动的,因为她想自己,更加像萧钰证明了,自己是可以帮到他的,而且萧钰的姓名就有了人来救,这样的结果无疑是最好的了。神医老人没有别的要求就是要公平的和顾清歌赌一场。

  这个顾清歌自己认为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所做的一切不只就是要引出他么,人家爱好这方面的东西,才会上钩,这种要求并不过分,所以顾清歌自然会答应,然后和神医老人好好的读了一次。

  但是她没有赢神医老人,而是让着了他,神医老人固然知道,只感觉这个孩子心思细腻,为了爱人才做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我答应救你得小情人了,你放心吧,你的用心我是知道的。”

  顾清歌连连道谢。

  "小姑娘,你情郎哪里去了?快快让他出来见老夫,不然如何为他诊治?"这个神医老人,倒是着急。

  "老先生,您先别急,这里先住下,我安排人去叫他了,他出来一次不方便。"但是顾清歌还是有把萧钰中毒后的一些状况跟他说了。

  神医老人毕竟也是有很多的解毒经验的,自然状况跟他一说,他心里也是有个大概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