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总是在他和九王爷之间犹豫不绝,所以萧钰他思考了数日数夜,总是一直没下定决心,那晚他去皇帝寝宫给皇帝请安,这是宫中的例行,每当皇子道了一定年纪都会封王,然后搬到宫外去住,但是早晚都是要去请安的,这天萧钰去请安,看到了一直缠绵病榻的皇帝正在把玩一幅图,看到萧钰请安,看见他来了皇帝也没有要受气这幅画的意思,并没有收起,反而招手要他过去看。

  就在这一刻萧钰知道了很多事情,自己眼前的父皇没有他和所有人想想的那么无用,他很多事情都是明白的,只不过他不会去特意的提起,或是说出来,他一直都在冷眼旁观。

  “我就是在就在那晚,知道了全部的故事,一个我父皇和母后的故事。”萧钰就这样一字一句的讲起了他的过往。

  其实顾清歌可以想想的到,萧钰从小过的并不是很幸福,古书上都说了,生在了帝王家的不管是皇子还是公主他们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有了权利有了荣华富贵自然就要社区了自由。

  “我知道,我都知道。”顾清歌乖巧的听着萧钰一点一点的说,萧钰一边回想一边说,说的很慢,但是顾清歌可以感觉到他心中的痛苦,这都是他从小最压抑的事情吧,没有人可以说,更加不能去对别人去说。

  然而让萧钰最不能忘记的是,皇帝提起母妃时的眼底柔情,他当时想自己的父皇是真的很爱自己的母妃吧!提起皇后时的淡淡歉意,他曾经是否也是真的有很喜欢皇后呢?以及,看着他的时候温和的眼神他知道座位一个王者一个皇帝,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有几个三妻四妾的事情很正常,有几个心爱的女人更是正常,但是一个男人心中到底能装下几个最爱呢?

  那一刻萧钰他立即明白,皇帝什么都知道,包括他的身世!包括她母妃的身份吧!璇玑阁的长老,这个是萧钰无意间的发现,萧钰很清楚,既然他可以发现的事情,相比父皇他也是知道的吧,但是他不说这又是什么意图呢?

  其实那晚回到自己寝宫,萧钰一夜没睡,他仔仔细细将母妃和皇帝的性子都思考了一遍,他知道如果让母妃知道父皇的这种想法无疑是致命的。他不得不承认,无论是母妃还是皇帝,没有人比不知道来的更好。其实很多事情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母妃性子偏狭,是这么多年在璇玑阁的原因,但是她应该是真的爱皇上的吧,就算最开始是一个探子,但是后来没有爱情的母妃又是如何在这个宫中过下去的呢。

  母妃是多年来更被仇恨刺激得心术不正,七王爷萧钰虽然限于体弱,不能有更大的成就,但是他宽厚慈和,轻徭薄赋,国民因他而能有安宁的时日,这样让所有人都很放心的,但是父皇而对九王那个孩子,他亦从未有任何亏负,至少萧钰是这么认为的。

  父皇还是会记得他扶着萧钰学步,他把着他的手教他写字,就俨然是以对普普通通的亲子。他把他放在膝上一起批改奏章,这一幕幕父皇还记得,而他萧钰也没有忘记。在那夜之前,他从没有想过终有一日会这么心平气和的和父皇来讨论这件事情。但是今日的确就做到了。

  血脉和亲情,两者不能并得,但是生在帝王家,想要永久的夫妇姊姊又怎么可能呢,萧钰只想凭着自己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然后以监国之令接连下了几道旨意。全然都是那日之后的事情。

  那几道旨意,给了萧钰这个七王爷更为尊荣的封号更多的封地,但是皇帝却没有办法的削去了他的军权,很多恩恩怨怨不应该跏服在一个孩子的身上,但是皇帝没有选择。萧钰毅然。

  这么多年的努力证明自己,萧钰就是想让皇帝看到他的努力,更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贤能,皇位没有一人不会心动,萧钰亦是如此,既然心动他就更像用行动来证明自己是有能力但起这个国家。九王爷可以,他也可以,母妃给予的她是有限的,但是凭借自己的努力得到的却是无限的。

  “这是考验,也是最后一个机会,萧钰如果老老实实的听话,那皇帝也绝不会难为自己的,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然而他……果然很听话的没有做任何的事情,默默的接受着皇帝的安排。”萧钰很平静的说着这一切。

  顾清歌没有笑意的笑了笑,道,“后面的事,我自然知道了,然后有一个王爷为天下传诵是一个绝对的帝王,他悉心百姓,为了天下黎明可以放弃所有,然后就有了七贤王的称号。”

  萧钰紧紧抓着她的手,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他其实内心是伤心的,因为身世的缘故,自己付出了比别人多百倍的努力才有了今日,但是这世间为何要有那许多阴差阳错颠倒翻覆?自己的母妃原来竟是策划这一切的人,因为母妃只想让还不通人世的他尽快长大。

  生生葬送了他无辜的人的幸福,让他和至爱的女人分离。这场爱情无物而终,没有谁能说得清楚是萧钰不要了清雅还是清雅离开了萧钰,只有王者之争的这条路上是孤寂的。

  这个故事里,明明谁都没有错,最终却造成了谁也料想不到的后果。皇帝没有想到萧钰会成长的这么快,给了九王爷这么大的压力,皇后更没有想到已经被零落的那个皇子竟然还有今时今日,母妃更加没有想到一切都按她预期的那样走的那么平稳,没有一点的意外发生。

  “清歌,这个世界很不平稳,时刻都是要准备发生的动乱的,我和九王爷只会有一个胜利者,是真的,我没有骗你。”萧钰低低道,“我本来不想对你说这么多的,但是我真的很爱你,我想让你知道我的所有,对于自己最爱的人是不应该有任何的隐瞒的对么?”

  “当然,我很爱你的萧钰,我很感谢你能对我说这么多。”没有过多的安慰,顾清歌清清的赚着萧钰的手,给予他心灵的力量。

  “而我需要向你解释的事,这一刻终于可以解释。我这也算了了心事,我很多的事情都会跟你陆陆续续的说清楚,你只要一直都相信这我就好了。”他温柔的理了理顾清歌的眼侧被眼泪粘在额角的发,然后亲自替她拢好乱了的鬓角,道,“我会很努力的帮助你离开这里,我更会很努力的给你你想要的生活,我会保护好你的。”

  这样的一个男人,他很强大,但是他也会有他懦弱的地方,没有什么想要多说的,因为她信他这就足够了。

  顾清歌的眼泪滴了下来,仿佛滴在鲜血浮荡的地面上,然后那些凝结的紫色的血被化开,看着在地面上再次洇出一片淡红,像一朵黄泉彼岸开放的,花叶永不想见的曼殊沙华。

  她突然扑过去,狠狠的抱住了一动不动的萧钰,她的眼泪滚烫的灼在萧钰肌肤上,就这样一滴滴都似水银般沉重,然后穿裂肌骨直入心底,狠狠的砸出一大片的灼热的疼痛。她是非常能体会他的痛的,座位一个皇位最有可能集成的人,皇帝,皇后,皇子,这么多自己的亲人去不折手段的去对付他。他还要隐忍,还要照顾好自己照顾自己的母亲更加要给自己树立更多美好高大的形象,这得是多累,多苦,多难做的事情,额可是眼前的这个男子都做到了。只因为他是萧钰,是当朝的七皇子,是未来皇位的争夺者。

  萧钰缓缓抬眼,看着灯下泪水盈盈的顾清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清歌会哭的比他还厉害,可能是被伤的够了,所以萧钰已经不懂得这事会让自己有多痛了,甚多事情接触多了,自然就不会感觉痛了,痛着痛着就会习惯了。

  此刻,一灯昏黄,看着灯油还在那里“劈了扒拉”的响个不停。那些写满沧海桑田的故事缓缓流过,让俩个人周身的感觉更加沉重了,这个身陷困难逆境从而面临死境也不会哭闹的女子,现在竟然会为他的故事而哭得热泪翻飞。这个女子果然是真的很喜欢自己吧。萧钰感觉自己的心弦随着她泪水的踊跃而一点点的试了节奏。

  “萧钰,你就是个大傻子,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你这么些年都是在怎么活的。”顾清歌一下下的打着萧钰,埋怨他什么苦头都自己自己独自品,不说出来而生气。

  “傻女人,为什么要让你过早的知道这些,让你为了我哭么?你的眼泪比我这些年的苦还让我心痛,你可不要在苦了。”这顾清歌的眼泪是抹掉了又流出来这么不停的流淌。

  顾清歌也不知道自己现在除了泪水还能去做什么,但是她会感觉自己的心真的会跟着他的一字一句而感到疼的窒息。

  U最sG新章B节0上…`酷V匠x=网$w

  “以后有什么我都会跟你说的,因为以前只是我,现在我有了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