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事情的结束顾清歌怎么也不能放任自己和萧钰不在去在乎中毒这件事情了。

  匆匆和玲珑赶了回去,没有什么风波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这点让顾清歌感觉还是很满意的。至少那对母女俩个不在没完没了的来找麻烦了,这俩日自己也是够身心疲惫的了。所以顾清歌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睡觉。

  “小姐你说七王爷最近怎么都没有来我们这里,我感觉我们赌石这一切行动进行的都挺顺利的你确定不让他知道?”玲珑很是不明白,顾清歌为什么不跟七王爷说。

  “他知道的,你想玲珑他这么聪明,这样的事情怎么会瞒住他。”顾清歌只感觉玲珑头脑简单,果然只是一个小丫头。

  “小姐,这你都能猜到,你不是更聪明哦?”玲珑质押笑道。

  “你这小丫头,就会贫嘴。赶紧去吧我的衣服拿来我换好,明天还有事情要去做呢。”顾清歌点了点她的小脑袋瓜子。

  这个小丫头那里都好,就是感觉好八卦的样子,这可怎么是好呢!

  还是睡觉吧,这些事,慢慢来,记不得的,自己和萧钰感情上虽然没有太大太多的问题,毕竟自己也是怀揣这心思和他在一起的,自己心底还是会有那么一层隔阂。

  萧钰说的没有错,自己唯一的出路,想要摆脱现在的爹爹的控制,自己的人生想要自己做主的话,只有和他在一起,只有萧钰会疼惜她,不会过多的干涉她。

  伸手脱掉身上的外套,就着白色亵衣亵裤躺到了床上,可是就当她睡意上来的时候,就在她要睡着时,突然耳朵动了动,毕竟自己虽然是深闺女子。

  但是平常也没轻接粗各方武林人士,加之睡觉也轻有一点点的声响都会吵醒。所以顾清歌,对于一些动静还是很敏锐的,睁开演看向门口,瞪大眼问道:“你来做什么?这么晚了?”顾清歌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关键的时刻萧钰竟然来了。

  只见萧钰又是一身便服,看着他如墨的黑发随着走动而摆动,长至腰间,一身水蓝色的衣袍,并且头上一根水蓝色的带子绑住了头顶的长发,很高挑的身姿,有着俊美诱人的外表,他总是在狭长的凤眼里有着忍耐。

  这应该是每一个储君都应该有的风范吧!殷虹的薄唇也紧抿在一起,正一步一步的向床边走来,没有说一句话,就开始宽衣解带了。这是什么意思,突然间,顾清歌感觉自己迷茫了起来,往日中的萧钰也不是这个样子的,看起来他的心情不是很好,但是上来就脱衣服这是什么习惯啊!!!

  顾清歌感觉自己有很多的紧张:“你......你想怎么样?我告诉你萧钰,咱们没大婚呢!”顾清歌吓了一跳,赶紧爬起来,然后跳下了床,这个男人温柔的时候似水一般流淌在你心间,热情的时候如火一样燃烧你的心房。

  酷匠z网永¤久M…免g费qd看1(小p说u/

  但是这激进的时候,她就有待你微微的害怕了,毕竟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一个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你面前脱衣你不会紧张就怪了。

  因为萧钰进来也不说话所以已经把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白色的亵裤了,这站在地下的顾清歌还是一顿的手足无措,不过看着萧钰性感宽阔的胸膛,他真的有着很看好的肌肉,看着他白皙的肌肤,平坦的小腹,还有那明显的六块腹肌微微显出。

  不过看着他僵硬着躺到床上去了以后,顾清歌感觉自己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这是怎么个意思啊!不声不语的就这么躺下了,这样让顾清歌的脸爆红,话说,他到底要做什么?确切的来说,他这是要做什么啊!这不像平时的他啊!

  “喂!喂!喂!萧钰你不要太过分哦。”顾清歌拿手指搓了搓他的脸。

  萧钰转头瞪了她一眼:“你还等什么?你不打算上来么”

  “你这是要美人计么?不对,美男计,不是你这到底要干嘛啊!”顾清歌张大嘴,结结巴巴的问道!她实在是没法组织自己的语言了。这个男人做事情有点越来越让她拿不准的感觉了,什么事情本应该很有分村的,但是他一会很有气质的感觉,一会又很无赖的感觉,让人苦笑不得。

  “快点,本忘明日还要早起!一堆的朝政等着我,你也不打算,心疼一下我吗?”萧钰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不在理会顾清歌,并且两只放在床两侧的拳头捏得死紧,真不知道他干嘛这么紧张,可是他就那么僵硬着躺在床上,一点表示都没有。仿佛真就是到了自己的王府一样,她不怕父亲大人发现么,这以后可怎么办才好。。

  顾清歌感觉自己不能在这么纵容萧钰了,当即就把她的脸却冷了下来,然后低眉看了一下床边的一双鞋子,这个臭男人,哼~气呼呼的捡起来狠狠的砸向了他。让你在装乌龟,躺我床上就不动了。

  “啊!你干什么?你这丫头,我就躺一下而已,该死的,你竟然拿鞋子砸我,你居然又对我!“萧钰简直气得要跳起来了,但是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说的是“我”而不是“本王”这个小女人,往日温顺的像只小羊,近日怎么像个小母老虎,不过也怨自己没有说明白,让这个小女人又多想了许多,才闹出的误会。

  “我就在你这里躺一会,你看你。”萧钰一下子就笑出了声,这个女人都在想什么啊!

  一听萧钰这么说,顾清歌的脸颊一片红:“你去死好了!你真......。”顾清歌哼了一声,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的言语去形容现在俩个人的尴尬场景。只好就转身向议事厅走去了,这个男人,绝对就是自己的冤家,怎么自己都逃不过他的魔掌,这让顾清歌很不满意,自己真的很美与出息哎~感觉这绝对是侮辱,绝对的侮辱,这个男人就是吃定她了,这个该死的男人,真的好想不在理他,可是自己的心就不允许的,其实对于这件事情来说她说不出来自己是生气还是不生气,但是胸口就是有点闷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