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孩子……”李嬷嬷从来没有把叶昀单纯的当做是主子看待,更多的是像儿昀儿的那种感情。

  “好了好了,我要睡了。嬷嬷也快去睡吧。”叶昀撒着娇让李嬷嬷提前休息。

  清晨的光芒透过薄薄的窗户纸撒进叶昀的床铺上,将叶昀脸上细小的汗毛都照射的清清楚楚,像是刚出生小奶猫,让人看了一眼心就化了。

  叶昀今儿个清晨早早的就被院子里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醒,却一直闭着眼睛躺着假寐,等着碧儿叫自己起床。能赖一会儿就多休息一会儿,这个叶府上上下下的都是人精,太费心力了。

  $更新$b最快K上t酷匠网"

  “小姐,该起床了。今天李嬷嬷特意给你做了糯米糍膏呢。”胭脂也不管叶昀理没理她,自顾自说的,还十分高兴。

  “我看不是我该高兴,应该是你最好行吧。”因为李嬷嬷做的糯米糍膏跟现代自己的妈妈做的非常像,能够让她自己借以抒发怀念之情。但是她并不太喜欢油炸的食物,所以几乎自己吃个两三块剩下的就都是碧儿和胭脂的了。

  “小姐,你就知道逗我玩儿。给你手帕,今天咱们可以去梅园看看,前一阵子红梅开了白梅可没开,我昨儿就听拎水的小林子说了,白梅开的一片一片的,可漂亮了。”

  要说自己跟胭脂还是有几分相似的,不说其他的地方,就单单是对于梅花,就一样的喜爱。

  可是胭脂她好像没有意会到,哪里比较特殊。

  “唔……小林子?……那个小林子不是厨房的吗?……唔”叶昀一边洗着脸,一边回忆胭脂所说的小林子。

  “小姐不说我还忘了,还真的是哎,难道是他被掉过来了?怪不得他说能天天找我玩了。”胭脂还是对于男昀儿情事的事情上情商不在线。

  叶昀擦了擦脸,顺手把帕子放回铜盆里。看到胭脂的手腕上已经戴着昨天挑的手镯了,看来真的是春天快要来了。

  叶昀可一点儿不担心胭脂会在做事儿的时候碰坏了,别人不知道她可是一清二楚的很。胭脂的武功有多厉害,在这个叶府里或者说是在普通的深宅大院里,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就连府上的几个公子哥,也就是跟胭脂不相上下而已。

  “小姐,今天穿哪件?今天阳光这么好,穿鹅黄色的吧,看的人心就暖暖的。”胭脂笑的眯眯眼,叶昀真的得努力按耐下撩她的心。

  “行吧,就那件吧。”叶昀倒是对这些不太感兴趣,所以都无所谓。

  正换着衣服呢,碧儿就急急忙忙的一边喊一边冲了进来,全然没有日常时的温柔婉约,“小姐,小姐,快去花厅!”

  “喝,小姐快点收拾好,刚才老爷派人过来说,喝,说让你赶紧去花厅……”碧儿像是急急忙忙的样子,大口喘着气。

  叶昀和胭脂都觉得奇怪,自己从穿越到这个身上就没有一天是去请过安的,所以根本不用起的那么早,所以更别提叶老爷让人过来主动喊自己去了。

  莫名其妙的,叶昀的心开始突突的跳。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什么事儿啊?不会是叫小姐去吃早饭吧。不应该啊,今儿不是什么节的啊。”胭脂心直口快的直接问了出来,帮叶昀系着腰带,所以没有看到碧儿的脸色其实也不太好。

  “来的小厮说,说,等会儿宫里要来人,所以,所以让小姐快点儿过去,别让宫里的人等。”碧儿小心翼翼的看着叶昀,她不太明白小姐能够嫁给九王爷明明是件好事儿,可是小姐好像并不开心。

  “……好我知道了,咱们这就过去吧。”叶昀闭了闭眼睛,沉默了半晌,似乎是先叹了口气,然后再答允了。

  果然是这样,虽然叶昀之前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了,但是来的这么突然,莫名的有些难过。

  叶昀本就肤白貌美,因为今天宫里要来人,所以应了叶老爷的说法。特意描了眉毛,用的叶昀这儿最好的青山黛,清水和着一点儿胭脂涂在嘴巴上。殷红色的嘴,杨柳叶般的眉,一颦一笑间,说不出的诗情画意。

  叶老爷和苏夫人早早的就坐在花厅的主座上等着叶昀了,叶昀做为主角还没到,其他各房各院的小姐们却都来了。

  不是叶昀来的迟,是她们来的太早了。

  “不是夫人说你,你说其他各位小姐们都到了,你怎么那么晚才来。”苏夫人不知怎么了,一见到叶昀就想给她个下马威。

  “不就是说嘛,咱们等了那么久也就算了,横竖也不能让皇上让九王爷知道。可若是来报信儿的公公知道了,那可怎么是好?”一个眉骨颧骨都高高的姨娘坐在程姨娘的下座,捏着粉红粉红的手绢指点着叶昀。

  叶昀并没有搭腔,而是规规矩矩的请了安,她知道就算是这样,就算是苏夫人开的头,可是苏夫人也不会拿她怎么样的。

  “这回我倒是得给昀儿丫头说句话儿了,其实也不是昀儿丫头来的晚了,倒是是咱们来的太早了。而且,这次本来也就是昀儿丫头更期盼着的,怎么能冤枉了她去。”叶昀本以为会是苏夫人接话茬的,却没想到是程姨娘。

  不过,这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了。

  果不其然,程姨娘的这番话说出来之后,原本皱着眉头想要说几句叶昀的叶老爷也松开了眉头。而且苏夫人也喝了一口茶,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鲁莽。

  “可不是吗,要说今儿也是咱们考虑的太多了。所以才忍不住叮嘱几句,不过昀儿来了就好。快跟你八姐坐一起吧。”

  苏夫人也暗自察觉出来自己之前可能是走错了一步,既然程姨娘卖了个乖,那不如她也顺水推舟吧。可是,她怎么能知道,叶昀和她们早就有了关联了呢?她怎么能知道,这一切都在叶昀的掌控之中呢?

  众人都落了座之后,有片刻的寂静,但是寂静又很快的被打破。几个姨娘聊着哪儿个街上的成衣铺子做的衣裳好看,几个小姐聊着哪儿个店里的成花漂亮。

  叶昀不由得摇了摇头,难道这些人都不累吗?

  正说笑着,门外有了骚动。叶老爷起身走到门前,其他人包括叶昀也跟着。突然一句尖细的声音高高扬起,叶老爷领着众人跪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