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冬已至,早上凛冽的风透过们缝吹进来,正在刺绣的叶昀打了个寒战,自言自语了一句:“只剩下五天了呢。”

  “小姐,你唤我?”胭脂推开屋门朝着叶昀走来,微微福了身子。

  自打上次叶昀替胭脂将那毒蝎子的血放出来之后,胭脂隔日便醒了,只是叶昀下了命令要胭脂静养,便一直未来给叶昀请安。叶昀想着胭脂的伤应当痊愈得差不多了,而且此事也非胭脂去做不可,便差人唤了她来。

  叶昀本来还担心胭脂的身体,怕她吃不消,今日一见,发觉她明显好多了,脸上有了许久未见到的红晕,叶昀便放心了。

  叶昀忙上前一步扶起胭脂,满脸的笑容:“胭脂,身子可是好些了?”

  “小姐,奴婢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叶昀却啐了她一口,略带担忧地问道:“可是能出府了?”

  胭脂听到小姐想要自己出府办事,便知定不是什么小事,于是猛猛的点了几下头,道:“能。胭脂是习武之人,恢复得快。”

  叶昀闻言,便正色地拿出袖口早早准备好的书信,低声道:“胭脂,将这信中的人给我查仔细了,里面有她的住址。一天之内,速去速回!”

  胭脂接过信封,深深看了叶昀一眼,才道:“是,小姐。”

  随即,便退了出去。

  碧儿知道叶昀怕冷,加了些炭,拿了披风给叶昀披上,垂着头道:“小姐,外面下雪了。”

  叶昀“嗯”了一声,半晌才反应过来,“下雪了啊,定是很美呢。碧儿,随我出去走走。”

  “碧儿,梅花正是盛开的时候,我们去梅园吧。”叶昀突然想起一句诗来,‘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香扑鼻来。’这些天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正好自己有些压抑。

  重生在此,我早已认命,成了不得宠的庶女,只想好好过完此生,无奈有人不这样想!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叶昀凝神注意着眼前的路,有些陌生,许久都未出来在叶府逛逛了。

  “小姐,从这边走过去,穿过湖上亭就到梅园了。小姐,您累不累?”看着缩成一团的叶昀,碧儿抿嘴笑了笑,看着叶昀天真的神情有些痴迷,小姐的相貌可是越来越迷人了。要是再大些,怕是要祸害多少男子。

  在这大宅院里,哪有什么天真的人,人人都举步维艰如履薄冰,人人都为了自己的地位残害别人,不惜一切。

  梅园在湖上亭的西北方向,与叶昀的院子相距甚远,确实有些累了,便道:“我们去湖上亭歇会。”

  正要离去,却听到身后一个熟悉不过的声音,“九妹妹这是要去哪儿?”

  叶昀不用回头都知道她是谁,叶芙,可真是冤家路窄!

  “姐姐去哪儿,九儿自当也去哪。”叶昀回头,微笑道。

  叶芙可不喜欢叶昀这幅样子,明明心里恨的直痒痒,还要装成骨肉至亲情深似海的姐妹。

  叶芙拐弯抹角地道:“九儿,嫡庶有别。”叶芙也去梅园,漫天的飞雪和傲立在雪地的梅树,人人都想去观赏。

  叶昀嘴角还带着笑容,依旧面不改色:“既然姐姐如此想,那么恭送姐姐。”

  叶芙没想到叶昀竟然这样淡定,她还想同叶昀吵一吵,让来往的人都看看,叶府,尊贵的到底是嫡女还是庶女?没想到她竟这样淡淡地回绝了自己。

  叶芙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讪讪地说道:“九儿,你在说什么呢,姐姐只是说句玩笑话了,妹妹何必当真。妹妹知道的,自小姐姐最喜欢你了,怎么可能同你计较身份,走吧,我们一起去!”

  叶芙转身又呵斥道:“你们就不要跟着来了,我同你们小姐说说体贴话。”

  说完,便上前挽了叶昀的胳膊,当真一个姐妹情深!那些丫鬟们便不再上前跟着,碧儿有些担忧地看了看叶昀,只见叶昀递了一个无事的眼神,碧儿会意。

  叶昀听到叶芙这样说,心里也明白了七八分,轻轻一笑:“姐姐,九儿好歹也是皇上御赐的九皇子正妃,若论身份,姐姐理应给妹妹行礼的。若果姐姐说九儿不配同姐姐一起去梅园,那么是在说九皇子的身份太低贱了吗?姐姐,九儿已经是九皇子的人了,你说话也当注意些。九儿同姐姐交好,自然不会计较这些,可要是换了别人,可不会不了了之了!”

  叶昀嗔笑道,像是小孩子过家家般,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叶芙挽着叶昀的胳膊不由得抖了一下,这个叶昀,当真是变了,伶牙俐齿,聪慧过人。可惜了,叶昀,今日我要让你看看,惹了我叶芙会有什么下场!

  叶芙回过神来,尴尬地笑着,道:“姐姐受教了,九儿,快些走吧,穿过湖上亭,就到了。”

  叶芙的脚步又加快了些,她拉着叶昀,叶昀被拽着也不得不加快步伐。

  湖的水面已经结了薄冰,水中的鱼早已不见,漫天飞雪,极目望去更加清幽,湖上亭一如既往安静,只是,这里的人,怕是不得安分了。

  叶芙拉着叶昀的脚步已经不知不觉地靠近了湖边,叶昀猛然明白叶芙拉着自己要做什么了。

  叶昀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这点小把戏,能瞒得过我吗?你也太小看我了,若是今日被你算计了,我还是重生一次的叶昀吗?

  叶昀故意侧了侧头,不去看叶芙。

  看着叶昀的背影,叶芙咬咬牙,伸出手用力地朝着叶昀的后背,欲将叶昀推入湖中。

  叶昀得意地笑了,一个侧身便闪了过去。而叶昀身后的叶芙因卯足了劲,便前倾跌入湖中,结了冰的湖面立即出现了一个窟窿。

  叶昀站在湖边,高高在上地看着狼狈不堪的叶芙,嘲讽道:“姐姐,你怎么了啊,怎么自己跳下去了?”

  “救命啊!九儿,快救救姐姐。”叶芙大声呼喊,此刻的她后悔极了,刚刚就不应该支开她的丫鬟。

  叶昀冷声道:“姐姐。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你应当知道,你自己种下什么便会收获什么!姐姐想要九儿救你,可曾想过,我为什么要救你!”

  叶芙哪里听得叶昀讲什么,保命要紧,大声哭喊道:“九儿,姐姐错了,你先救姐姐上去啊!”说完,又呛了口水。

  叶昀看着湖里因惊吓过度而花容失色的叶芙,不觉得有些好笑。

  是你先惹我的!

  “姐姐,若是你刚刚没有存着害我的心,现在又怎会如此狼狈?姐姐,九儿给了你机会的,是你自己不珍惜!”叶昀想不通,搞不明白,为何人心如此险恶,前世自己的亲人如此,没想到今生也一样。

  叶昀继续笑道:“姐姐,从一开始,你支开那些丫鬟们时,九儿便知道姐姐要做什么了,可是我还是随你准备去梅园,因为我觉得你不会害我!你虽不喜欢我,可心思还没有这么重,姐姐,是你自己种下的果,你活该!”

  叶芙已经没有力气了,眼看着就要沉下去了。

  听到动静的侍卫丫鬟们赶到,看着湖中挣扎的叶芙,有些不知所措,都怔怔的看着叶昀。

  “都傻了吗?还不赶快救人!难道要我跳下去拉姐姐上来吗?”叶昀大声训斥着那些丫鬟侍卫,一副火烧眉毛的样子。

  远远观看着的人听到此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叶昀与湖中的人感情很好。而明眼一些的人,差点一口气没顺上来,这个九小姐,太会做戏了。有趣,有趣啊!

  酷匠pV网◎i首/发8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蜡笔不小心说:

求撸求追求卖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