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以寒攻寒’

  “九儿小姐。”李嬷嬷对叶昀微微行礼以后,自顾自地就要把热毛巾贴在胭脂的额头上,却被叶昀拦住。

  “你在做什么?”叶昀冷声问,因为胭脂的事情她已然有几分没了耐心。

  “……老身问过大夫,大夫说只是毕竟危重的伤寒,需要驱寒罢了。”李嬷嬷以为叶昀不知道胭脂生了什么病,故而出声解释。

  L6酷{匠u网唯m-一"、正we版;,◇其@他都l,是盗版

  不过叶昀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时候,李嬷嬷突然想起,如果九儿小姐不知道胭脂的病况,又怎么会吩咐自己去准备那么多东西呢?

  李嬷嬷低头,温顺地说,“老身知错了,老身并无意冒犯九儿小姐。”

  “倘若李嬷嬷觉得我这小姐不好伺候,抑或是觉得可以把我的话儿当做耳边风,便可回爹爹身边。我要的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下人,而不是要好吃好喝供着反倒还要本小姐好生伺候的嬷嬷。”叶昀丝毫不留情面地说,拍开李嬷嬷顿在胭脂额头上的手。

  叶昀的言意之下就是说,虽然情面上叫你一声李嬷嬷,不过也是因为出于礼节。可是你又怎么好意思真把自己当做什么得宠的掌事姑姑,自以为还像当年那样得势万分?

  “老身请求九儿小姐责罚!”李嬷嬷“嘭”地一声蓦然地就跪下了。她知道,小姐一开始就让自己把大夫送回去,但自己放不下心,又私下问了大夫有关胭脂的情况。

  说真的,李嬷嬷身为掌事姑姑的时候,时常因为得罪掌司所以挨罚,故而李嬷嬷也不是什么细皮嫩肉的小姑娘家经不起打。何况李嬷嬷尚且年轻,不过三十几岁的模样。受点罚自然是无事,李嬷嬷最怕的是九儿小姐因为自己迁怒到胭脂身上,反倒是害了胭脂。

  “嬷嬷心里担忧胭脂,九儿怎会不知?只是若不对症下药,胭脂的病只会越发地严重。”叶昀轻声说,手上不停地忙活着解开胭脂的外衣,“李嬷嬷快快起来吧,只是希望李嬷嬷也懂得我的心思。”

  李嬷嬷并没有闻言而立,只是朝叶昀磕了一个头,“恳求小姐救救胭脂。”

  也罢,叶昀也不去理会李嬷嬷了,任由她跪着。她将讨来的冬芽野菊花从木盒取了出来,纤细的手指灵活地翻飞,不一会儿就将几朵菊花的根茎叶都分开来,将菊花最有药效的花根放在胭脂的嘴中含着。

  麦芯拿了烛台、剪子还有一碗烈酒走进房间,看见跪在榻边的李嬷嬷,不由得一愣,却没有多问。“九儿小姐,您要的烛台,剪子还有酒。”

  “用烛台烧烈酒,慢慢烧。”叶昀满意地看了一眼麦芯,然后吩咐道。

  不过多时,三个丫环吃力地抬着浴桶进了北院,里面装着冷水。叶昀让其中两个丫环将踏上的胭脂抬入桶中,而后又让她们去提冰块。

  麦芯有些于心不忍地看着胭脂,那么冷的天,小姐怎么还让胭脂待在冰水中?李嬷嬷也是心下一惊,不知道如何是好。

  叶昀并没有搭理在一旁的麦芯和李嬷嬷,自顾自地把冬芽野菊花的几片花瓣浇过冰水,贴在胭脂通红的瓜子脸上。

  胭脂的里衣被冷水浸湿,透着少女的玲珑小巧,而胭脂的身子上的伤痕也让人看得一清二楚,是一些新一些旧的伤疤。

  “怎么回事?李嬷嬷你不知道?”叶昀面无表情地问。

  李嬷嬷摇头,“给胭脂擦洗身子的不是我,我也不曾听闻胭脂的身上有什么疤痕。”

  “因为胭脂一回来之后就昏迷不醒,所以还没有来得及给她擦洗身子,我们这些下人也不知道擦洗身子会不会引起病情反复……”麦芯在一旁解释道,并没有停下手中还在烧着的烈酒。

  叶昀也顾不得这些了,胭脂的身上实在是太多谜点了,来不及一一思索。

  胭脂的身子开始慢慢变得黑紫,而那些黑紫的东西都涌向被叶昀特意放在桶外的右手臂。胭脂的右手臂铺满了热毛巾,叶昀一条条地换着热毛巾,丫环们一桶桶地往桶里加冰块。

  用完最后一块热毛巾之后,胭脂的身子变得白净,只是那右臂黑紫得可怖。

  叶昀朝麦芯说,“酒和剪子,还有木盆。”

  麦芯连忙把剪子以及烧好的酒递过去,又按照叶昀的吩咐把小木盆放在胭脂那发黑的手臂的正下方。

  而叶昀没有给众人准备好心理,就直接把剪子放在烧好的酒里一烫消过毒之后,把酒碗递给一旁的麦芯,然后掀开胭脂手上的热毛巾对着胭脂的手腕就是那么轻快一划,胭脂那黑色的毒液就喷涌而出,幸好叶昀做足了准备,把胭脂的手腕向下微微一按,那毒血就流得缓慢起来了,全部落入那个安置在下方的木盆里。

  果然,看着这样的场景叶昀嘴角轻勾。

  上一世她去过一次东南亚的热带雨林,恰好也碰到过毒蝎子。不过被蜇的不是她,而是同行的一位世家弟子。随同去的家庭医生说,毒蝎子喜欢有热源的地方,特别像是太阳底下这样的地方。它们虽然平时不出现在太阳底下,但是一旦有人激怒了它们,它们就会把它们的毒镊子放到太阳底下晒成炽热,再攻击对方。因为它们觉得,经过太阳的洗礼,它们的行为就是正义的。

  还有一些其他的,叶昀没有记住,但是她知道蝎子喜欢热源就足够了。

  她先前还在犹豫为什么那么冷的天,蝎子反倒还不畏寒怕冷。后来才想通,也许是因为人体血液的温度一直都是常温,而这些毒蝎子出生在冬季多少是有些抗寒的。

  既然这样,只有以寒攻寒了。叶昀给胭脂的嘴巴和脸上都加了冬芽野菊花的根茎叶,又在胭脂的头上盖了雪。为了以防蝎子无路可走的时候胡乱跑到胭脂的脖颈以上,叶昀还把浴桶的水添到了胭脂的脖颈。自然而然地,毒蝎子跑去最温暖的右臂,胭脂是习武之人,右臂是最有力的,这样对胭脂的损失是最小的。

  叶昀看着放出来的泛黑的血和胭脂慢慢变白的胳膊,长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将她从阎王爷那里拉回来了。但是她紧蹙的眉头并没有舒展,这个胭脂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小姐,胭脂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李嬷嬷担忧地问道。

  叶昀看了依旧昏迷不醒的胭脂一眼,淡淡的道:“逼出了这些血,她便无事了。只是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弱,麦芯。”

  麦芯听到叶昀唤她,抬头道:“小姐。”

  “未开菊讨来了,你去煎药,待会喂于胭脂喝了。”叶昀吩咐完之后回头对李嬷嬷说道:“嬷嬷,你随我来。”

  “是。”李嬷嬷恭敬道,抬眼看着叶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