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挥长袖,男子直接化作一道紫色的流光飞出大殿,两名半仙也同时跟了上去。

  老者没有问另一名半仙去了哪里!因为有脚趾头都可以猜到的结果,没有你要问。东方朔出,才是东方家这一代的希望,如今这摇曳的希望之火完全被人掐灭他岂能不怒,他有何脸面面对仙界的东方家的族人?少族毁在了他的守护中。

  如今他们的目的很明显,早些还极其忌惮杀手殿堂,全是因为杀手至尊的存在。

  以前的杀手至尊被天鳖斩杀,如今天鳖又渡劫而去,在他们的眼中,杀手殿堂如今已经算得上相当的弱势了,两位杀手殿堂的殿主,联手也不过只能够与东方家最深处出来的那位抗衡而已。

  ……

  黄昏,夕阳西下,高天的云层如同血染。红枫镇外一片凄红,枫林血染霜林醉,一条平缓不大不小的河流缓缓流淌。

  哗哗的水流之声作响,一只简陋的小船在其上摇晃着!

  “爷爷!我们回家吧!”

  在岸边,一个约莫十六岁的女孩朝着小船喊道,声音清脆,在小船之上,一个约莫六十多岁的白发老头仰躺在其上。

  女孩一身做工不算精细的浅蓝色的衣服,一根马尾辫子被搁在脊背之处,平凡朴素的打扮,但配合着他的大大眼睛看起来异常的好看。

  “好,雪儿!等爷爷将这一扑网给收了!”老头听到浅蓝色衣服的女孩的声音后,一瞬就直接坐了起来,冲着岸边喊道。

  老头名叫白天峰,是红枫镇之上一名以打渔为生的渔夫。很普通的一个镇上的居民。

  女孩叫做白雪,是白天峰的亲孙女,父母是修行者,从她出生之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所以她从小就没有父母,一直是和爷爷相依为命。

  “咦!”

  白天峰走到船弦旁边提了提网时,发出了一声惊奇之声。他惊奇的发现今天这张网竟然提不动!

  “爷爷——怎么啦?”

  白雪在岸边有些紧张的发问,船和岸边隔的有些远,她不清楚爷爷有什么麻烦。

  “雪儿,看来今天我们撞了大运了,应该是打到大鱼了,不使些劲看来是提不上来的!”白天峰惊喜,边说边挽着手袖,露出他那青筋直冒的手臂。

  老头白天峰也是常年打鱼的,手劲自然很大,挽好袖子之后就直接一把抓住网头。

  力拔山兮气盖世!白天峰的头发根根倒立,皱纹布满的脸庞红润。

  白天峰这时有种回到了年轻的感觉,力气无尽,血气方刚,出手就是拨弄千斤。

  白雪看得那是水灵灵的大眼中小星星直冒,站在岸边不断的呐喊着:“爷爷威武,加油!”

  然而纵使白天峰感觉是回到了年轻时候还是白雪的崇拜加油也并没有什么用,纵使他看上去有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伟岸,可终究老了,力气终究那么点。

  直至片刻之后,他都才拉上一小节的渔网,老手一松,布满皱纹的脸面色潮红大骂,讪讪的看了一眼岸边有些失望的白雪。

  “相信爷爷!这次意外了,看来是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大鱼了!”白天峰解释道,老脸微红。内心却是疑惑,这得是多大的鱼,他全力竟然都拉不动。

  “哦!”

  白雪乖巧的回应了一声,而后怔怔的看着爷爷,想要知道爷爷接下来又会怎么做。

  “那个……雪儿接着绳子,将绳子拴在那根大枫树上!”在白雪的注视下,白天峰终于将自己的想法说出。

  不得不说,这扑网确实极为沉重,就是他这多年老渔民都只能寻思着用其它办法。

  船头处的一根绳子与枫树连接,老头站在船头拉着绳子,让船缓缓地靠岸而去,速度很缓慢。这回就是白雪也看出来了,真的很重。

  到岸,这次是两爷孙一起。白天峰与白雪一起拉着网慢慢的脱水。到现在为止,他们也不会以为这网中打到的是鱼了。

  此刻,就是说是大鱼也有种牵强之感,那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爷爷……你说会是什么东西?”白雪扑闪着大眼,好奇的问道,有些奇怪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白天峰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只是面色沉重的看着逐渐露出水面的渔网。

  “啊——爷爷!是两个人!”当渔网被拉出之时,白雪有些吃惊的看着网中的东西。

  两个人,都很年轻,穿着都是一身的白衣。一个面色惨白,身上到处佩戴着各种小饰物;另一人就是简朴的白色长袍,贴脸的长发的间隙下可以看到他那美丽不可方物的脸庞,同另一人,他的脸色有种羊脂玉的晶莹之感,与第一人的哪种严重失血的脸庞的白褶不同。

  在第二个人的背后,他们还看见一根被紧紧捆住的黑布棍,长达九尺九寸。

  两人自然就是思勇志和风尘,思勇志的衣服的颜色同风尘一般,他的衣物是风尘早些时候在孤山镇买的那件所谓的‘白宝衣’。

  每一个小饰物都有一个空间,当然那空间很下,每一个都不够头颅大小,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廉价了。

  “看他们的衣着,应该都是修行者,并且修为不弱!先将他们就回去吧……”白天峰沉吟,这一扑网也有很多鱼,他们将鱼捡了起来之后就将将小船停在一丛深深的苇草间,拴在一棵临近的枫树上。

  \7酷,匠e网$永~久免费TX看小}◎说=

  坐着赶出来的一辆小驴车就往红枫镇中行去。

  东方家的人大概都没有料到风尘竟然会没有随着杀手殿堂回去吧,此刻正大动干戈的向着中州而去,他们竟然是想要去历史丝毫不弱于他东方家,同样为一万多年的势力讨回一个公道。

  只是他们注定失望了,公道从来就是比谁的拳头大,先不说他们现在的势力都不过和没有杀手至尊的杀手殿堂一般,没有丝毫的胜算。更不要说他们还跨州前去中州找杀手殿堂要一个说法。

  “爷爷——他们真的是修行者?”白雪好奇的问道,看着两个长得像是坠入凡尘的仙人。

  思勇志的阴冷早就消失不见了,并且还有了些风尘那种隐隐透出的一种特殊的势。

  随着他修为的不断突破,吞了那道剑芒之后,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看起来也就比风尘大了三四岁的样子。

  “嗯!自然……爷爷的眼光还能有假?”白天峰应道,继续赶着小毛驴前进。

  红枫镇,是一个和孤山镇差不多的小镇,不大不小,尚且还算繁华。镇主是东方家的人,有着灵境一重天的修为。

  这种小镇,在东胜大陆上都不知道有多少,每一个这样的小镇就有一名灵境一重天的弟子坐镇,剩下的五人治安者的修为也都是褪凡六重天到八重天不等,由此就可看出东方家的势力何其庞大了。

  这样的势力布局范围,对整个大陆的操控之力,东方家的根算是已经深深的扎入东胜大陆了,若是要在东胜大陆拔出东方家,那种难度是可以想象的。

  就像是杀手殿堂,总殿在中州,有至尊和两大殿主坐镇,东胜、西云、南荒、北蛮其它四块大陆同样有隐秘的分殿,殿主都是半仙。

  这样势大不知比东方家强上多少,可那闭关脑子闭坏的半仙却是偏偏选择了最为势大的中州。

  ……

  “我……这里是哪?”思勇志突然惊醒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坐起。他瞬间就感觉自己的腹部微痛,定睛看去,他那被剑气洞穿的腹部竟然被一根摆布包裹住了。

  看向四周,这是一个很简陋的小木屋,屋内没有他物,只有他躺着的一张小床。

  缓缓起身,看着西侧开着的小窗,清晨的太阳金灿灿的,放着耀眼的光芒。思勇志突然坐立难安,他要去找风尘。

  拄着木质的墙面,思勇志缓缓地朝着门的方向走去。

  “咯吱——”

  门一打开,思勇志就愣住了,一个漂亮的女孩站在自己的面前,眉头微皱的看着思勇志。

  “大哥哥!你的伤都还没好呢,怎么就胡乱跑?”白雪端着一小盆水,皱着琼眉,有些不满的说道。

  “大哥哥?”

  思勇志先是有些失神,只是随后就是一呆,“大哥哥?”他都已经是三十出头的人了,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叫他,令他有些惊奇。

  端过白雪手中的那盆水,他的脸庞被印在水中,随波荡漾间,还是可以看到自己二十左右的脸庞,有些风尘的俊美中夹杂着些许病色。

  “这潜移默化的程度可真是眼中!”就是思勇志也是一叹,早些风尘睡自己越来越像他的时候,他还以为风尘在自恋的开玩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突然回神,思勇志的心中一紧,他还不知道风尘怎样了!谢绝了白雪之后就摇晃着要往外走。

  “你怎么就不能像你弟弟一样安静呢?”白雪阻止不了思勇志,嘟着嘴不满的说了句。

  “弟弟?”

  思勇志疑惑了,自己哪里有弟弟呢?难道是风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