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窒息的气息传来,风尘面目狰狞,奋力的挣扎。

  他试图努力的让已经近乎不动的元气缓缓转动,百般压榨之下,两团元气开始晦涩的转动起来,一丝丝的元气开始游走而出。风尘突然激动的一声“够了……”风尘突然叫道,在巨蛟如同巨木般粗细的巨尾扫来,即将扫到风尘的千军一发之际。

  风尘突然施展逆空第五踏,直接带着‘小寒蛟’就向着裂天渊之下冲去。

  可怕的却是风尘依旧遭受了巨大的冲击之力,瞬间昏迷,不省人事。

  “吼!”

  “吼!”

  ……

  巨蛟一声接着一声仿若没完的不断咆哮,大地摇颤。咆哮压得天空的电闪雷鸣都不敢发生出声音。天空中的大雨磅礴,巨蛟直接如同隐没于黑暗中一般,看之不清。

  咔!

  一道闪电撕裂天穹而下,照亮巨蛟狰狞而硕大的头颅与无尽的躯体。

  头颅上小山般大小的眼珠宛若灯笼明亮,在夜色中透发着神辉。最为神异的是,这头寒蛟的头顶竟然没有独角,但却有两只像是小树枝般细嫩刚刚长出的小角。

  “吼!”

  一声咆哮如雷贯耳,巨蛟吼啸了几声后直接在漫天乌云中行云而走的飞走了。

  然而,它并没有直接飞向枫林,朝着东边的大泽飞去,似乎是要发泄自己的失子之痛。

  砰砰!

  一路之上电闪雷鸣,巨蛟的庞大身影被照得巍峨无比,如同一座太古魔山高耸,欲要插入云天。

  “嗷呜!”

  “嘎——嘎!”

  大泽,也并非等闲之地,感受到来巨蛟不善,不断的有强大的异兽一冲而起,奔向巨蛟。

  死气澎湃的尸狼足足近百米长,直接从泥泞的沼泽中爬起,灵境九重天的修为浩荡。

  尸气遮天,一声狼啸震荡起千重沼泥,欲要冲散漫天乌云。很明显,尸狼是沼泽的一方霸主,只是现在的它显然是被巨蛟的侵入弄得不快了。

  一声咆哮,它就携着无数死气踏空而向巨蛟,一张狰狞的巨口中锋利的牙齿闪烁。

  砰砰!

  迎接它的是两记甩尾。

  巨蛟的攻击速度一样,瞬息就是狠之又狠的打在尸狼的身上。。

  毫无花哨的两记甩尾,第一记直接从侧面将巨大的尸狼抽飞,翻滚于泥沼之上,只是它还没稳住身形,立刻就再次遭到了一击。

  这一击很直接的就结果了它的生命,巨蛟第二记甩尾是抽在了尸狼的头颅。

  结果可想而知,巨狼根本就毫无幸免的头颅化作血泥,惊得无数凶兽四处逃窜。

  它也没有赶尽杀绝,一路深入,途中不断随手杀戮一些修为较为高深的凶兽,皆是一方领主。

  这是一个流血的夜晚,大雨磅礴,在有些干的沼泽湿地中慢慢的淤积成水洼,但却是血红色的,猩红无比。

  血流成河恐怕也不过如此吧!大泽大泽,之所以为大泽,它的确凸显了它的大。

  巨蛟一路虐杀着,速度极快,但是却始终好久也没有进入大泽的最中央。

  “嗷吼!”突然一阵威势滔天,气息不下于巨蛟的吼声爆出,天上被巨蛟带来,一路前进的乌云顿时就被崩碎大片,溃散而开。

  前方就是大泽的中央,大泽的霸主自然也是在那里!

  一头身长足足有一里的白虎宛若一座太古魔山矗立在泥沼中央,高傲的头颅对着高天中的巨蛟咆哮。

  “吼!”

  “嗷吼!”

  不同的两声咆哮,声音宛若汪洋大海中的两重海啸对撞,激起千重小山般高的沼泽浪潮。

  它们都没有先出手,选择了对峙,显然都知道彼此的不好惹。

  ……

  嘭!

  裂天渊中,一声巨响回荡,不过在外却丝毫听不到声响。

  看正…U版I、章u节上m酷`《匠t网

  巨大寒蛟的尸体先落地,随后才是风尘,他的身周被一团淡淡的光晕笼罩,周身散发着神辉,形成一个光罩,风尘缓缓地降落。

  ……

  “怎么会?竟然丝毫感觉不到那小子的气机了!”云苍宗,天邪眉头紧皱,身上的黑袍带有点点的血迹。

  天邪扶着额头,整个人看起来苍老了不少。

  “看来只有哪里了……裂天渊,就是是他来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吧……是劫是缘全看他的了!”天邪一声叹息,身形再次隐忍黑暗之中。

  ……

  “吼!”

  大泽之战结束了,最终巨蛟和白虎打成了平手,巨蛟的云层完全被崩溃,令人震撼的是巨蛟有四肢,宛若太谷时代的龙一般。

  不过细看之下还是可以发现每一只的爪子都只有有三爪半。

  没错,是半。还有一根小指仅仅长出了半截,没有完全的长成。若是被人看到一定会惊讶,这绝对会成长为一条真正的龙啊!

  巨蛟的精神显然有些萎靡,周身伤痕累累,就连飞行的速度都显得有些慢了。不过最终它还是摇晃着回到了寒潭。

  “嗷吼!”

  大泽的霸主白虎虽然和对方打平了,但一样不好受。

  浑身染血的白虎一身咆哮之后就隐入了大泽的雾气之中。

  ……

  “嘶嘶!老大!老大……”裂天渊之下风尘的眼皮跳动了一下,他的浑身痛楚之感令他有些不愿睁眼,只是脑海中被神识翻译出的紫晶小蛇的话语令他顿时就有些清醒了。

  长长睫毛眨动了两下之后,风尘就睁开了眼睛。面色有些迷茫的环顾了四周,有些不确定的自语道:“这里是裂天渊之下吗?”

  风尘没有失忆,不然他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跳下了裂天渊,只是令他疑惑的是这传说中的凶地裂天渊下的景致。

  环顾四周,一片苍翠,各种各样的果实矗立着,仅仅他脚下的寒蛟煞了风景。

  近两百米的庞大尸体横陈在他的脚下,压倒大片的奇花异草和果树,不少水果滚了一地,有些他是知道的,但绝大部分的他竟是听都没听过。

  “紫晶梨,冰晶葡萄,凤凰果……”看着一地的传说中的灵果,风尘能叫出的也就几样而已。而他能叫出的几样也并非他见过,只是在书籍之上看到过。

  “这里真的是凶地?”风尘有些不确定,这被称之为仙境也不为过吧!就这些灵果而言,出去掷手几个都能为自己换来无数的元石。

  这样一个地方都叫凶地?

  人的名树的影,就算是风尘有些怀疑,但也不敢丝毫小看着被人传唱为最凶地之一的裂天渊。

  风尘随手捡起一个紫晶梨就品尝了起来,果肉晶莹,入口即化,润滑如喉,冰凉的像是甘露般甜润,腹部微热,干渴的丹田终于有了丝丝元气流动。风尘急忙炼化,同时不忘拿了一串血红色的果子吃了起来。

  不一会,风尘就已经吃了不少的灵果,感受着腹部的微热之感,风尘欣喜,丹田总算恢复如初了,已经可以自行的运作,炼化了。

  看向手腕处,紫金小蛇竟然不见了。那可是害的他不小的便宜小弟啊,怎么能丢呢?风尘急忙寻找,才只是虚惊一场。

  紫晶小蛇在一堆它自己收集的灵果小山之上盘着,像是一个守财奴一般般满足的睡着。

  它所收集的灵果很奇怪,都是紫莹莹的,和它的颜色倒是有些般配。

  “看来这小不点只喜欢紫色的!”风尘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有些好奇紫晶小蛇的身世,到底是怎样的兽。

  听那小家伙的声音,风尘别的听不出,不过却是可以确定紫晶小蛇确实是一条幼兽,刚出生没多久,估摸着也就一年半左右的年龄。

  神识笼罩而去,风尘顿时就哑然了。“怎么会?竟然没有修为……”还是有些特殊?风尘不确定,没有修为可以拥有那样的速度和攻击,说什么风尘都觉得不可能。

  “先去见识一下这所谓的绝世凶地吧!”难以理解,风尘就直接不再思索了,他可不是对任何未知不解的事情都执着。

  然而,一旦令他执着的东西他便会穷其一生,不惜一切的去寻找答案。

  如今,能让他执着的东西也就两件事而已。一是他自己的神秘,二则是他对梦晨的追寻。

  任何一件,都是难如登天,解开自己的重生之谜与寻找一个已逝千年之人,哪一件不诡异?可他的执着不变。

  “这是……”

  突然风尘的脚步一顿,有种毛骨悚然之感瞬间袭来,险些令他凉透了心。

  风尘的脚踩到了一样硬物,风尘低头将其捡起,是白森森的一截手骨,晶莹剔透。

  “看起来年岁不浅,竟然可以保持如此晶莹剔透……看来裂天渊却是葬过不少仙……”风尘顿时觉得这个地方不简单,因为他发现周围还有不是仙骨。而在他的脚下,扒开各种奇花异草,发现那些土壤竟然全部是风化的骨粉。

  生于白骨之上,骨肉为土!

  风尘顿时有些恶寒,想起刚才他竟然吃了不少以这种方式种出来的灵果,霎时觉得胃中翻滚。

  “咻!”

  一声破空之声极快,风尘根本来不及丝毫的防备就感觉到手腕处一紧。

  “还好,是这小不点……看来是我太紧张了,这里不简单……”风尘虚汗流淌,长舒了一口气。只是尚且还不知道裂天渊的危险存在于何处,这始终叫他有些不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