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后的日子,周晓晓有意无意的避开莫凡。莫凡每次都利用合同的事情,借机接近周晓晓,对于这件事情,周晓晓表示很无奈,谁让她现在是段渊公司的总经理。

  这不,刚下班,莫凡又出现在段渊公司的门口,美其名曰,要考究段渊公司的实体情况。周晓晓对于莫凡的变化,心里还是偷偷的窃喜。这样无耻的莫凡,显得比以前更加可爱。

  沈佩站在周晓晓的身后,心中敲起无数次的警钟,她要加快瓦解莫凡在A市的实力,不然她想动周晓晓,怕是很难。

  虽然教父的实力雄厚,可现在毕竟在莫凡的地盘。唯一能够给莫凡打击的就属于段渊,可没有想到她暗中操作的股票和段渊明面上的收购,都没有让莫凡失去什么,反而将段渊给搭进去了。也害得她失去了沈家家主的全力支持。

  是呀!换做任何人现在都不会再轻举妄动,可她沈佩,已经等不及想看到莫凡和周晓晓下地狱了。

  莫凡隐隐约约觉得眼前的沈佩似曾相识,沈佩虽然整容,可她的气质是不会变的。

  莫凡想起一个人,和站在周晓晓身后的女人,有着共同的气质。

  可很快莫凡就否定了他的想法。毕竟一个已经入狱的女人,又怎么换了一张脸出现在他的眼皮底下。

  但直觉告诉莫凡,眼前的女子,还是让她离周晓晓远一点,一个女人眼神是不会作假的,沈佩虽然掩饰的很好,却难逃莫凡的眼睛。

  沈佩心中忐忑不安,莫凡的眼神,就想鹰发现猎物,散发的光芒。沈佩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为了让莫凡放松警惕,她将目光锁定在刚走出来的段渊身上。

  莫凡收回视线,笑着对段渊说,“段总,合同的事情,我就直接和你们公司的总经理谈了,我现在和你们的总经理,一起去吃个饭,然后细谈,您不会反对吧?”

  段渊看着春风得意的莫凡,忍住反驳的冲动,绅士的回了一句,“我们周经理,一向都是为了工作,可以接受任何她讨厌的人。哦,莫总,我可不是说的你,我只是举个例子,夸赞我们的周经理。”

  周晓晓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唇枪舌战,一个头两个大。没好气的说,“你们想在门口被人看想法,就继续在门口聊下去,明天头条就是,莫总和段总不合,到时候,我看两家集团的股市会不会像现在这般好!”

  两个人互相蹬了对方一眼,然后莫凡很狗腿的走到周晓晓身边,挽住周晓晓的腰,带着傲娇的姿态,将周晓晓带走,离开前,还不忘记刺激一下段渊。

  段渊恼怒开着车,飞快的离开。

  一直站在身后的沈佩,一个恶毒的种子,深深埋进她的心里。

  “莫凡,你怎么越来越幼稚!”

  莫凡眼睛盯着前方,认真的摸着方向盘,“那晓晓觉得段渊很成熟吗?”

  周晓晓眼皮忍不住飞快跳了几下,这个莫凡,现在总是那他和段渊对比,对于周晓晓来说,他们两个人根本没有可必性。

  从工作能力方向看,莫凡确实比段渊更厉害,但是从做人处事来看,莫凡远远不及段渊善解人意。

  莫凡见周晓晓因为他提到段渊而走神,心下十分恼怒,一个紧急刹车,周晓晓身子往前一冲,被安全带弹回,回过神来,发现是莫凡作弄她,顿时生气的说,“你这是要做什么!”

  莫凡右手敲打在方向盘上,很正经的说,“惩罚某人的走神!”

  这种正经冷峻的语气,有仇必报的个性才是真的莫凡吧!

  “惩罚你个头!”

  周晓晓在心里用意念骂着莫凡。

  莫凡似乎想听到了一般,“别在心里默默地骂着,有些话,说出来心里才会舒服。”

  周晓晓翻了翻眼睛,保持沉默。

  她现在可不愿意接莫凡的招数,对待莫凡,冷暴力才是最好的手段,想跟我周晓晓过战,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耐心!

  想通后的周晓晓心情很好的哼着小曲,闭着眼睛,不搭理莫凡。

  看着耍小聪明的周晓晓,莫凡忍不住在心里说,这傻姑娘,真可爱。

  “晓晓,搬回来住吧!”莫凡突然说了句。

  这句话,却让周晓晓更不淡定了。

  搬回去住?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_;都¤}是盗|版

  怎么可能,若是搬回去,她还能管的住她的心吗?

  “不可能!”周晓晓一口拒绝。

  莫凡脸一下子拉了下来,有些怒意的说,“为什么不可能,你是我老婆,我们就像在岛上那样过日子不好么?”

  周晓晓也知道她刚才说话太冲,语气缓和,“莫凡,我们之间还有很多事情,我做不到全心全意对待你,我想我们还是分开住,对彼此都要好。”

  莫凡有些恼了,可他又做不到强求周晓晓。

  “那就回集团上班,辞去现在的工作。”莫凡退一步,然后提出他的要求。

  “莫凡,不要干涉我的决定,可以吗?”

  周晓晓眼中的不满,刺痛了莫凡的心,为什么他为了她退让到这一步,她居然会说,我干涉她的决定。

  那为什么段渊提供职位,挽留她,她就会不顾他的感受,执意留下,难不成对于她来说,段渊远远比他来的重要。

  莫凡很失望的说了句,“那是不是,我再干涉,你便要和我离婚?”

  周晓晓哑然了!

  会吗?

  她想她不会,她舍不得离婚,又怎么愿意离开他。

  她该怎么回答?

  她不安的问,“你想离婚吗?”

  莫凡摇头自嘲道,“就算你一直想逃离我的生活,可是,我却恨不得把你关在我的心里,不允许你出去见任何人,我自私的想把你藏起来,只能是我的。可是,我做不到不顾及你的感受,我不想你恨我,只想得到你的爱。可是,大概,我是得不到你全心全意的爱了。”

  周晓晓闻言,心中震撼无比。

  他的话,就像冬日的阳光,不够热烈,却能快速融化她内心那一点点寒冰。

  她多想开口告诉他,她也很爱他。

  可是,她胆小的退缩了。终究,还是忘不了,她父母的仇。像她这样带着仇恨的人,又怎么配得上莫凡。

  这一次,又是不欢而散。

  周晓晓失眠了,因为莫凡的剥心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