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晓出门后,四处寻找,没有莫凡的踪迹。

  她折回头,正好碰到阿金,“阿金,看见莫凡没有。”

  本来打算打招呼的阿金,一听到周晓晓询问莫凡,脸色有些不自然的摇摇头。

  岛上的居民憨厚可爱,尤其阿金,更是出了名的老实人。

  周晓晓当下就怀疑阿金知道莫凡在做什么,而且是很清楚,定是莫凡嘱咐要瞒着她,难怪阿金最近经常躲着她。

  “阿金,你是不会撒谎的!告诉我,莫凡在哪里?”周晓晓故意将语气表现的很生气,这样才能胡得住老实巴交的阿金。

  “嫂子,我,我不知道莫大哥在干什么?嫂子,你是枕边人,怎么还问我?”阿金利索的说着。

  周晓晓被阿金的话噎住了!

  这还是那个憨厚可爱,老实巴交的阿金?

  周晓晓转念一想,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才多久?阿金就学会隐瞒,学会转移视线,甚至说话利索的,一套又一套。

  阿金看周晓晓脸色不好看,讪讪地笑着,“俺媳妇说了,莫大哥做的事,是为了给嫂子惊喜,但是嫂子身为枕边人,若是多关心俺大哥,就一定会知道,最近大哥在忙活什么。”

  周晓晓有些迷惘地看着眼前的阿金,憨厚的笑容,黑色的皮肤,傻呵呵地叙述着他媳妇的话。

  其实,阿金媳妇说的没错。

  若是她能够多一点关心,多留意,多在乎一下莫凡,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莫凡在干什么?

  一想到这两天,她发现莫凡有些反常,她在等,等莫凡能够开口告诉她。可为什么她不晓得主动去问,去寻找答案。

  阿金抓抓头,憨厚的说,“嫂子,我去捕鱼了。”

  m9酷匠^L网永Z久K,免费:5看¤n小$m说R!

  周晓晓拉住阿金,“阿金,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做的有些过分?”

  阿金不明所以的摇摇头,“嫂子,你很好,大哥经常夸你。不过,你到底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额,阿金我陪你去捕鱼。”周晓晓赶快找了话题,吸引阿金的注意力。

  现在的阿金,一副憨厚的脸,说话却让周晓晓无力反驳,只好转移他的注意力。

  阿金听到想吞了苍蝇,双手拼命摇摆着,“不行,不许去!”

  周晓晓惊讶地看着阿金。

  阿金回过神后,掩饰一下惊慌,低着头快速的走了。

  阿金,今天太过反常!

  我不过是转移他的注意力,为何他反应那么强烈,捕鱼不是很正常的事情,怎么搞得那么神秘。

  周晓晓边走边这样想着,突然灵光一闪,会不会,和莫凡有关?

  走在通往海边的小路上,沿着阿金走过的路,周晓晓慢悠悠的走着。

  快到海边的时候,就听见阿金扯着嗓子喊:“莫大哥,俺嫂子找你来着,俺可是很聪明的挡了回去。”

  周晓晓踮起脚尖,仔细地寻找莫凡的身影。

  入眼的就是一个光着上身,在拉渔网的莫凡。

  他吃力的拉着,阿金喋喋不休的和他讲着刚才遇见她的事情。

  周晓晓心里突然明白,阿金的媳妇聪明之处,是的,他不说,为什么她从来不主动问。

  如今,在阳光下,光着上身,用肩膀拉渔网的男人,是那个不可一世,混迹财经界的翘楚莫凡吗?

  现在的他就是和阿金一样,憨厚的渔民。

  等渔网收好,满仓跳动的鱼,隐隐可见莫凡眼中的喜悦。

  那是莫凡每次打赢一场商战后的眼神,是一种赢得天下,一个霸主的神色。是的,有的人,天生就是王者,哪怕是做一个小小的渔民,都有他特有的魅力。

  周晓晓没有站在莫凡的面前,他既然瞒着她,定有莫凡自己的看法。

  她选择尊重。

  国内沈家别墅。

  “混蛋,一群没用的东西。抓不到人就算了,居然掉海里去了?”沈佩连来几日都不曾有任何消息。

  原来,追杀莫凡他们的那帮人,在看到莫凡和周晓晓跳海后,知道回去沈佩不会绕了他们,就算勉强求的沈佩的原谅,法国黑手党的教父K也不会留着他们。

  法国黑手党的教父K为了打进中国A市的主导权,必要铲除莫凡。莫凡是他最大的阻碍。

  他得知沈佩在暗中对付莫凡,便主动联系沈佩。不曾想,见到沈佩后,法国黑手党的教父K才知道什么叫做最毒妇人心。沈佩的心计谋略比起他这个法国黑手党的教父K还要阴毒。

  若他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黑帮大佬,那么沈佩就是阴狠恶毒的国王。

  比起女人的狠绝,男人的狠,不算什么?最起码他身为法国黑手党的教父K,有些事情,他还是不愿意做的。

  “沈佩女士,这一次,若是动用我的人,莫凡就不会有机会跳海,让我们失去主导能力。”法国黑手党的教父K孤傲的看着沈佩。

  沈佩笑着回:“你是法国黑手党的教父K,这种活,怎么能麻烦你?”

  “哈哈,难不成,沈小姐是不想杀莫凡了吗?”

  沈佩也跟着法国黑手党的教父K笑了起来,随后阴森森的说:“我是想活捉,然后慢慢折磨。”

  法国黑手党的教父K赞许的看着沈佩,竖起大拇指,“有魄力,我喜欢。”

  沈佩做了邀请状,法国黑手党的教父K便随着沈佩进卧室密探。

  又是一天过去了,莫凡拿着用捕鱼的钱,买了一身岛上最贵的衣服,以及配套的项链。

  他满心欢喜地推开门,周晓晓一直再等莫凡。

  “晓晓,今天阿金媳妇买了两样东西,阿金让我给你送过来,你拿去试试。”莫凡将手中的袋子递给周晓晓。

  周晓晓接过袋子,鼻子一酸,这个傻瓜莫凡,当真以为她这么好欺骗的吗?

  周晓晓将袋子放在床上,转身抱住莫凡,趁机将手伸进莫凡的怀里。莫凡不明所以的就被周晓晓拔了上衣。

  莫凡捂住周晓晓眼睛,带着轻薄的口气说:“晓晓,饿了?这么着急?”

  周晓晓不理莫凡,伸手拿开莫凡的手,怔怔的看着莫凡。

  莫凡偏过头,闪躲着周晓晓的视线。

  周晓晓踮起脚尖,狠狠地吻上莫凡的嘴唇,带着攻擂的趋势,长驱直入,霸道的占领主权。

  莫凡将周晓晓抱起,扔在床上,发了狠的说:“晓晓,你不该惹火的。”

  周晓晓异常的热情,双手圈住莫凡的脖子,性感的嘴唇有意无意的滑过莫凡的脸颊,轻声地说:“莫凡,我今晚负责灭火。”

  莫凡一听,浑身一震,迅速的占领主权,全局攻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