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晓得知莫凡的离开,是因为莫老爷子昏迷不醒,在国外医治。

  本气势汹汹去找莫凡理论,真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心中却是这般不是滋味。莫老爷子的情况多少和她有关。

  她即便知道,她父母的情况和莫老爷子脱不了干系。

  但让她知道,莫老爷子因为她的缘故,昏迷不醒,类似植物人的时候,她没有报复后的快感,只有内疚。

  她混乱极了,一边段渊的集团,陷入经济危机,一边莫凡已经出国许久,莫老爷子病重。

  几样大事,压得她喘不过气。

  周晓晓现在的心情极其复杂,她盲目地开着车,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简讯,她将车听到临时停车位,打开一看,居然是沈佩发的辞职信!

  周晓晓叹了口气,她估计是伤害了她和沈佩之间的情分。这么久的合作无间,她居然会怀疑沈佩。

  她立刻回了一条短信,“对不起,以为你听到了什么风声,我为我的行为,和你道歉。希望你接受。辞职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沈佩收到周晓晓的短信,将手机一扔,阴狠的笑了起来。

  假仁假义,这多恶心!

  周晓晓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段渊的办公室,刚开门就闻见很强的酒味。

  周晓晓快步上前,一把夺走段渊手中的酒瓶。

  “别再喝了,我陪你,咱们一起想办法!”

  段渊抬眼看见,一脸心疼他的周晓晓,像个孩子似的,嘟囔道:“你不相信我会有办法,所以你去找了莫凡,我不想你为了我,再去见他。我不想他有机会伤害你,我想保护你。你知道吗?”

  周晓晓其实知道,段渊是喜欢她的。

  可周晓晓自然知道,再没有和莫凡彻底结束,她是不该给段渊任何希望的。终究是她太贪心,不想失去段渊这个朋友。

  她疼惜的抱着醉晕晕的段渊,轻声哄着:“我陪你一起想办法,别喝酒,伤身体。”

  “你不会丢下我,对吗?”段渊抱紧周晓晓,小心翼翼的问。

  周晓晓鼻子一酸,点点头,安慰道:“放心好了,我不会离开你的。我要陪着你,不过你不许这样了。”

  段渊又抱紧了一点。

  周晓晓将醉酒后的段渊送回住处安置好,便回公司处理事情了。

  接下来的几天,周晓晓陪着段渊,进行加班,将以前大大小小的资源全部调动起来。争取能够在短期寻求合作的大人物,来缓解集团的经济危机。

  周晓晓的道歉,并没有得到沈佩的原谅,但是沈佩一直在周晓晓身后,替周晓晓处理细碎的事情。

  一切都很正常,只是,周晓晓没到停下来,就会忍不住的想起莫老爷子,想起莫凡,她很想去国外,去美国看一下莫老爷子的情况,还有没有救治的机会。

  可她发现,她没有任何立场去见莫氏父子。

  头条上,她是出轨了!

  医院里,她和莫凡决裂了!

  她和他的父亲还隔着血海深仇!

  他又和宋楚楚暧昧不清!

  周晓晓还能有什么立场,去见他们!

  “晓晓,段总让你过去一趟。”孙部长喊了周晓晓一声。

  周晓晓整理一下心情,跟着孙部长,一起去了段渊的办公室。

  段渊见到周晓晓,立刻迎上去,笑着说:“晓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之前有个客户,现在成了美国财经界的大腕,现在有意和我们合作,不过一定要我们去美国面谈。我准备去美国会见他一面。集团就交给你了。”

  最近段渊脸上鲜有笑容,现在的笑容感染者周晓晓。

  她很开心,为了段渊的开心而开心。

  周晓晓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吃惊的问:“等等,你是说客户是在美国?”

  “对呀!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段渊不解的追问道。

  周晓晓挠了挠头,讪讪的笑了笑,将心中的雀跃压了下去,尽力维持镇定的说:“我觉得,我去见客户,你留守阵地。”

  段渊疑惑的看着周晓晓,许是,周晓晓心虚,她看向孙部长,叹口气道:“孙部长,你觉得该怎么做?我怕等段渊去美国,莫凡会出手打击段氏。”

  孙部长也是点点头,同意周晓晓的想法。

  段渊心里莫名开心,周晓晓终于在他和莫凡之间,选择为他考虑。

  “我不去,就让孙部长去吧,你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段渊拒绝了周晓晓的提议。

  周晓晓说:“段渊,我是代替你去的,而且我一定找到挽救集团的方法,请你相信我。可以吗?”

  孙部长心想,周晓晓去比他更合适,他是见过周晓晓的行事作风,他觉得段渊只是关系则乱。便打定主意劝说段渊,孙部长笑嘻嘻道:“段总,您是不相信自己的眼光,还是不相信,您的魅力啊?”

  段渊一下子明白孙部长话里的玄机,好呀!现在都敢调侃他了。

  段渊笑里藏刀的拍着孙部长的肩膀说:“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相信自己的魅力,不过,孙部长,最近话太多,是不是工作量太少了!”

  孙部长脸一白,像老鼠一样偷偷溜走了。

  “万事小心,我会安排好一切,过会送你去机场。”

  周晓晓雀跃的恩了一声。

  沈佩将周晓晓生活用品,工作资料等全部包装好,便和段渊送了周晓晓去了飞机场。

  看Da正!k版*章~节上酷N◎匠网u

  周晓晓下了飞机,就有客户安排的司机,接待周晓晓去了酒店。

  酒店里面的那位神秘客户,心情无比纠结。

  周晓晓有点紧张,如果没有猜错,神秘的客户,应该和莫凡有着莫大的联系,如果猜错了,她现在在美国,也总有办法找到莫凡。

  跟着侍从走进一间总统套房,房间的布置,让周晓晓莫名的愉悦。

  这样典雅的建筑风格,只有莫凡知道。

  这是他们的小秘密,她心里虽然恨莫凡的无动于衷,但见到套房,还是忍不住幸福涨满左心房。

  绕过客厅的门,站在卧室窗户口,笔直的背影,清冽的气息,不可一世的气场,双手插在裤子口袋的男人。

  周晓晓想哭,她从没觉得她会这般丢人。

  再见到莫凡的背影,她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想从后面抱着他。

  告诉莫凡,周晓晓不争气的想他了。原来思念是会入骨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