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病床上的周晓晓耳边回荡着顾渊的话。

  对于顾渊说的计划,周晓晓心中多少是有点动摇的。若对方不是莫凡,她恐怕都不会犹豫吧!定要对方血债血偿!

  哪怕莫凡偏袒他的父母,哪怕他冷漠,甚至在这个时候背叛了她,可为何在她周晓晓的心里,这个莫凡的男人占据那么大的位置。

  地上破碎的手机,无时无刻地嘲讽她。

  周晓晓闭上眼睛,心中冷笑,她恐怕是这个世界最傻的人!居然瞎了眼,才会相信这个叫莫凡的男人,不会出轨,不会背叛她。

  吱呀!

  病房的门被推开,周晓晓看过去,原来是莫凡。

  许是照片刺激了周晓晓的神经,她只觉得眼前的男人,真虚伪!

  在来的路上,莫凡就接到手底下的人汇报,顾渊在病房陪了周晓晓很久。期间说了许多私密的话。

  莫凡看了躺在病床上的周晓晓,尽量放低语气说:“你这会感觉如何?还难受吗?”

  周晓晓讥讽道:“看到我好好的,莫大总裁是不是挺失望的?”

  被周晓晓讥讽的莫凡,强压住心中的酸楚,自嘲的说:“你也是用这个口气对待顾渊的吗?”莫凡说完便走到病床边,认真地盯着周晓晓的眼神。

  “你没资格和他比较,因为你不配!”

  “你又本事再说一遍!”莫凡愤怒地用手捏住周晓晓的下巴,气急败坏的说。

  周晓晓用手掰开莫凡的手,下巴捏的真疼,可周晓晓只觉得不及心中的十万分之一的疼。

  其实,本该好好谈一下,解开彼此的误会,偏偏周晓晓看见了莫凡和刘楚楚亲密的照片。而在莫凡的心中,他不过就是去公司处理事务,顾渊就明目张胆地和周晓晓在病房相处那么久。

  越是想到顾渊,莫凡的手就不自主的用力,周晓晓吃痛,几乎是从鼻子里面冒出的话,还带着浓浓的哭腔。“放开我,你,你,弄,弄疼我了。”

  莫凡看着拼命挣扎的周晓晓,心中不忍,可妒火中烧。

  他略带惩罚意味俯身吻上周晓晓。

  唇齿间的相依,起初周晓晓很抗拒,双手不停地推开莫凡,甚至不惜捶打莫凡的脑袋。可莫凡霸道的侵占她的唇,清冽的唇落在周晓晓的嘴唇上,她有些松动了,甚至有一点点沉迷。

  说到底,她周晓晓的心,还是爱着莫凡的!

  “晓晓,对不起。”松开捏住周晓晓下巴手,莫凡的吻落在周晓晓的耳边。一句带着暧昧气息的道歉飘进了周晓晓的耳朵。

  原来,莫凡的一个吻,一句道歉,就能让周晓晓安静下来。

  多可笑,真没想到,莫凡的演技如此精湛。

  上一秒温柔的抱着另一个女人,这一秒就能将面前的女人迷惑。周晓晓心想,以前怎么没发现,莫凡的演技这样自然?

  莫凡见周晓晓安静,情绪也稍微缓和一点,苍白的脸上,挂着一点点红晕,他心里稍微有点愉悦,至少,他的周晓晓,在他的亲近下,脸色似乎好看一点了。

  “以后,不要再喝酒了。”莫凡边摸了摸周晓晓额前的发,边关心的叮嘱道。

  周晓晓“嗯”了一声。

  “顾渊,怎么知道你在这的。”莫凡不悦的挑了挑眉,虽然不该在刚有点缓和的气氛下,

  提到顾渊这个名字。可莫凡就是很想知道,顾渊为什么经常来找周晓晓。

  “你是想问,我和顾渊在病房里都干了些什么,对吧!”周晓晓带着不屑的表情看着莫凡。

  莫凡看了一眼周晓晓说:“我就是关心你一下,没必要这么争锋相对!”

  周晓晓指着地上的手机,笑着说:“我收到一个短信,是你和一个女人拥抱的照片,莫总,你是不是很想说,你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你。”莫凡有些气结,这是谁下的套路,一环扣一环,他不过是安慰了刘楚楚,居然还被偷拍。又是顾渊,可真为良苦用心啊!

  周晓晓见莫凡脸色不是很好看,越发觉得莫凡是背叛了她,心中一冷。

  “莫总,你还是离开吧,我不想见到你!”

  莫凡瞪着周晓晓,怒道:“你不想见到我,想见到谁?顾渊,是不是我的存在,打扰你们偷情啊!要不要我给你们安排一下,换个好一点的地方?”

  “莫凡,你别在我这发疯,也不看看你,你都背着我做了什么事情,还有脸倒打一耙。”周晓晓冲着莫凡喊道。

  莫凡自知理亏,他以为,周晓晓会相信他,可现在看来,他倒是太过自负。周晓晓宁愿相信顾渊的话,也不愿意相信他。

  “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莫凡闭上眼睛,有点疲倦,最近的事情,让他措不及防。

  感觉无形之中,有股力量,牵制着他和周晓晓的视线,总觉得有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这种感觉,真不美妙!

  周晓晓压制心中的怨言,强迫暴躁的心,冷静下来。或许,莫凡只不过就是安慰一下哭着的刘楚楚。

  “不管你们到底什么关系,我也不会再在你身上浪费一丝一毫的情感。”

  莫凡心中一痛,眼前这个女人,还是他最爱的晓晓吗?为何同样的脸,却让他觉得陌生,莫凡嗓子有些哑,沉着嗓子说:“你变了。”

  周晓晓闻言一震,呵呵!变了,如果经历这么多,还不学着改变。,不去反抗,就这样任人宰割!

  “难道你就没有变!”

  “就算我们都变了,至少我们还是一家人,不是吗?”莫凡第一次带着哀求的语气询问周晓晓,因为他第一次,不敢确定,他所说的一家人,在周晓晓的心中,究竟是怎样的答案。

  周晓晓看了莫凡一眼,冷笑一声,“我可不敢和莫总成为一家人。”

  莫凡瞧了一眼周晓晓,心中明白,怕是最近发生的太多,再加上有心人的设计,周晓晓怕是一时间不会冷静下来。

  莫凡决定打情感牌,赌周晓晓会对他心疼。

  %酷j、匠网B首D发

  “最近爸爸昏迷不醒,国外医生也素手无策。公司账目也出现问题,如今,多事之秋。有些事情,我们还是说清楚,不能被别人利用!更不能被别人挑拨离间了。”莫凡循循善诱的说着。

  周晓晓在听到莫凡说,莫爸爸还在昏迷,医生都素手无策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毕竟莫爸爸昏迷和她有关,说不内疚,是不可能的。

  可以想到莫爸爸,就想到她的父母,这样的血债,她不报仇,有何颜面面对她的父母。

  “这些事情,告诉我干嘛?和我有关吗?”周晓晓冷静的说着,在莫凡看来,周晓晓此刻就像一个看客,漠不关心。

  “周晓晓!好一句和你无关,那我们再也不见!”

  周晓晓垂着眼眸,头也没抬,漫不经心地一句,“这样最好!”

  便听到莫凡摔门而去的声音。

  这是决裂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