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在公司冷静的指挥着一切,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刚才被他随手一甩的周晓晓倒在了地上,扎着的针头也散落了,血流了一地。

  于是顾渊去到病房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周晓晓躺在地上,手上都是血淋淋的,看起来异常的可怕。可是细细一看,她穿着白色的病号服,躺在白色的地板上,像一朵盛开的红色妖姬,妖艳极了。

  在病房门口愣了几秒之后,顾渊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把周晓晓扶起来,大叫医生。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止了,有一种很可怕的感觉,说不出来。

  他大概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这么焦急过了吧。

  顾渊就这样静静的抱着脸色苍白,浑身是血的周晓晓,哪怕血都染上了他的白衬衫,顾渊也不介意,他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医生很快就来了,周晓晓被送进了急诊室,诊断出来她只是因为失血过多。听到这个答案,顾渊才松了一口气。

  或许是因为对周晓晓过分的关心,以至于顾渊和周晓晓产生了一种心灵感应,他今天在办公室的时候总是觉得很不安心,于是他赶过来了。

  2酷ur匠Y网K正%版9首发…a

  没想到,周晓晓居然出事了!

  顾渊真的无法想象,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这个女孩是不是就这样死在这里了。

  而这个时候的刘氏。

  刘棽棽拿着一沓报纸,看着上面的内容,她笑了笑,真好,这样真的挺好的,那她就可以和莫凡在一起了。

  想起莫凡,刘棽棽感觉自己的心里都是暖的,心跳的很快。

  那个男人真的是很有魅力呢!英俊的侧脸,对自己的妻子很好,长得帅气。总之,在刘棽棽的眼里,莫凡就是她的一切,她一定要和莫凡在一起。

  一想到自己能够和莫凡在一起,刘棽棽的心里就很高兴。她穿着白色的小洋装,化着淡淡的妆容,拿着今年的限量版包包走进了刘氏集团。

  “爸,我不想和顾渊结婚了!”一去到办公室,刘棽棽就一脸不高兴的对着自己的父亲刘建国说,她必须要先过父亲这一关才可以。

  刘建国并没有抬头,只是继续看着自己手机的财经报纸,一脸的笑意问自己的宝贝女儿,“怎么了?你要相信爸爸的眼光,顾渊是你最好的结婚对象!”

  面对自己的宝贝女儿,刘建国那是真的很宠爱。他不想自己的女儿沦为商业的牺牲品,他希望自己的女儿过得很幸福。

  这个时候的刘棽棽是真的不高兴了,小嘴一嘟,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就不开心了,一副我就是不想理你的样子。

  刘建国并没有什么感觉,他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女儿从小就喜欢耍小孩子脾气,他已经习惯了。

  “总之,爸,我就是不要和顾渊结婚,他一点儿也不好,私生活不检点,我不喜欢这样子的人!”刘棽棽嘟着嘴,一副特别不高兴的样子。

  这个时候刘建国才终于从那一堆财经报纸里抬起头来看着刘棽棽,一脸好奇的问:“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想要结婚呢?还有,他的私生活为什么不检点,你怎么知道的?”

  面对自己父亲一系列的问题,刘棽棽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虽然报纸确实是在A市大肆宣传过的,而且自己的父亲也是知道的。至于那些照片,刘棽棽绝对不能说是一个女人给她的。

  那个女人似乎知道刘棽棽心里的想法,她变着法的约她出来,一开始的时候,刘棽棽还以为她是个骗子,毕竟这个时代,骗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而她,贵为刘氏的千金,是刘氏董事长唯一的女儿,当然身价也是很高的。

  可是那个女人真的知道她的想法,她只是说了一句:“你出来,我给你一些东西,这样你就可以和顾渊解除婚姻,可以和莫凡在一起了!”

  听到心里,刘棽棽的心“咯噔”了一声,她确实想要和顾渊解除婚姻,和莫凡在一起,因为她觉得,周晓晓不配和莫凡在一起。

  更重要的是,她喜欢莫凡这件事很多人都不知道。所以她对那个神秘的女人越来越好奇,真的很想见一见。

  所以最后刘棽棽还是抵挡不住诱惑出来见了那个神秘的女人,其实那个人就是沈佩,但是刘棽棽不认识她。

  在刘棽棽的眼里,那个女人真的很漂亮,有一种气质的美感。两个人约在咖啡厅,刘棽棽穿着小洋装去到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在等她了。沈佩穿着藏蓝色的旗袍,看起来风情万种!

  后来没说多久的话,沈佩就把自己拍到的所有照片给了刘棽棽,为了不怀疑,她还和她要了一大把钱。所以在刘棽棽的眼里,那个女人只是冲着钱来的,并没有什么企图。

  “反正我不要和顾渊结婚,我要追求我自己的幸福!”尽管刘建国一直在问,可是刘棽棽还是没有说,毕竟不光明。

  “哦?”这个时候刘建国倒是很有兴趣的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女儿,“那你的真爱和幸福是谁啊,说说看,说不定我会答应你解除婚姻的!”

  听到自己的父亲这么说,刘棽棽自然是高兴的,她脱口而出,“我的真爱是莫凡,莫氏的总裁,我对他可谓一见钟情!”

  听到莫凡这两个字,刘建国的脸一下子黑了起来,当机立断,“不行,我不会让你和顾渊解除婚姻的,你也别想和莫凡在一起,不可能的!”

  刘棽棽一下子里激动了起来,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从小父亲都是很宠爱她的,她所有的要求父亲都会答应,可是现在,父亲究竟怎么了!

  想完,刘棽棽就把包里的报纸和那些照片拿了出来,递给了自己的父亲,“这样的男人我不可能接受的,还没结婚就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我不要!”

  一边说刘棽棽还一边哭,她相信只要自己哭,刘建国一定会心疼的,不会不管她的!毕竟自己的父亲最怕的就是自己流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