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升过职的晓晓一身的干劲,似乎不知道疲惫是什么样的感觉了。不停的翻阅着材料,不知不觉便工作到了晚上,空荡荡的办公室竟然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还剩最后一份材料了,做完就能回家了”想到家,周晓晓就想着,不知道莫凡今天晚上会不会回来。

  尽管知道莫凡已经不在乎自己了,可周晓晓的心里还是十分挂念他的。毕竟是与自己同床共枕的丈夫,怎么会不想念呢?也许女人永远都是这样,表面上吵着,恨着,其实心里还是想的。

  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认真的看完了最后一份材料。

  收拾完了东西,准备离开办公室,没想到,保安叔叔以为办公室里没有人,居然从外面把门反锁了。

  估计是因为自己的座位靠近窗边,保安没看到这边勤奋的灯光。周晓晓拍了半天门,外面都没有任何反应。估计保安叔叔都睡着了。

  她只好打起手机的电筒,开门走进顾渊的办公室里,准备找一下放在办公室的备用钥匙。

  突然,四周一片漆黑,电闸也被关掉了,仅有的一点儿灯光也没有了。周晓晓害怕的连手机也掉在了地上,整个办公室里只有周晓晓一个人,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黑暗的气息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压得她透不够气来,感觉自己的呼吸一点点变得急促起来了。

  她第一时间还是想的莫凡,想到莫凡,她的心更痛了。

  面对无止境的黑暗,那些不好的回忆像潮水一般扑面而来。

  那是她六岁的时候,那个夏天的夜晚,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晓晓,要不要来玩捉迷藏啊”那是个大她三岁的表姐,拉着邻居家的小妹妹,笑着对她说着。

  “好啊,好啊!”看着平常都不搭理自己的表姐终于愿意跟自己玩了,她便开心的答应了。

  表姐先用一块布绑在邻居小妹妹的眼睛上,然后过来拉着我,走向了阁楼。

  “我带你去个地方,她肯定找不到”表姐一脸天真的看着我,指了指那个柜子,说“就这了,进去吧,她肯定找不到你了一等会我叫你,你再出来,听到了么?”

  “好的,记得来找我哦”看着表姐漂亮的大眼睛,我丝毫没有犹豫,便钻了进去。

  在那里等了好久,还是没有人来,推了推柜子的门,发现怎么也推不动,应该是从外面锁住了,晓晓被吓得大哭了起来,却始终没有传来第二个人的声音。

  她不停的叫着,可是除了旁边的老鼠吱吱吱的叫声,再没有其他的任何声音了。

  晓晓在里面哭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晨才被爸爸妈妈找到。因为惊吓过度,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

  所以,她特别害怕黑暗,晚上睡觉都要开着一盏小灯。

  她又想到了莫凡,那个她深爱的男人,不知道他这会又在干嘛,会不会这个时候,他也正担心着自己。周晓晓多么希望,莫凡此刻能陪在自己的身边。

  黑暗中的周晓晓寸步难行,她感觉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越来越困难,她只能使劲呼喊,拍打着门,希望有人能发现自己。

  晓晓没有注意到远处的手机屏幕发出了亮光,莫凡打来了电话,可惜因为手机静音她也没听到电话。

  有些事,可能就是这样,阴差阳错。

  莫凡忙完手边的工作,便想到晓晓了,给她打了电话,一直都没有人接,他心里隐隐有些担心。拿起手机,莫凡又给家里的妈妈打了电话。

  “妈,晓晓睡了么,她今天在家还好么?”莫凡给妈妈打了电话。

  “我正准备跟你说呢,晓晓她今天去公司上班了,身体还虚弱这呢,我是好说歹说,怎么也拦不住她。都这么晚了,她到现在还没回来,你还是快去她公司找找吧!就怕是出什么事情。”莫凡的妈妈焦急的说着。

  “好的,我马上去她公司!”莫凡说完便挂了电话。

  、^最新}章(i节h上B酷H匠网

  莫凡的车开得飞快,心也在砰砰的跳着。他的思绪混乱,不知道晓晓为什么不接电话。

  是出事了,还是因为跟顾渊在一起?

  莫凡不敢想,他只想尽快出现在晓晓的身边,生怕晚一秒晓晓就会从他的身边消失。然后投入顾渊的怀抱。

  那个顾渊,真不是个什么好人,居然整天盯着晓晓,还那么殷勤。那张嘴脸,真是越看越讨厌,但是晓晓好像还那么信任他,真是个傻女人。

  可是对那个傻女人,莫凡却怎样也讨厌不起来,反而越来越喜欢了。

  突然,莫凡的电话响了起来,那个私人手机号,知道的人可是少之又少。怎么会有陌生的电话打进来?

  莫凡没有理会,只是在专心的开着车,他现在的脑子里全是晓晓,她的一颦一笑,都在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可来电铃声却在不知疲惫的响着。

  “喂?”莫凡担心是晓晓的电话,便接听了。毕竟晓晓有时候脑子并不好使,忘记带手机也是常有的事。

  “莫大总裁,你终于接电话了?我可是有好消息要告诉你呢。”电话那边响起了一阵略带沙哑的女声。

  打电话的是个女的,生音也有些熟悉,可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谁。

  “有什么事?快说。”莫凡感觉到了对方的不怀好意。

  “我这可是有一些您夫人跟顾总经理的一些资料,您感兴趣么,还包括你那个还没出生便死去的孩子,你想知道么?”

  “什么孩子?骗我也要找个高级一点的理由,我根本就没有孩子,骗我可没什么好下场。”莫凡对着电话愤怒的说着。

  他的内心是恐惧的,万一她说的都是真的,自己又该怎么办。

  “别着急,我给你发张照片你就知道了”说完,对方就把电话挂了。

  莫凡心里更加忐忑了,便把车子停靠在了路边。

  “叮咚”短信来了~居然是一张周晓晓做流产手术的手术单,姓名,身份证信息全都正确。关键的是,家属签字的那一栏,姓名是—顾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