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化妆后赶紧跑了一段,然后上了船逃走了,下船的时候,已经是好几个城市外的地方了,廖菊兰看着身边这位又丑,又老,又瘸的男人,她甚至只知道他是一个大厨,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因为大家都叫他“老王”,可是这个人已经为了自己付出了太多。嫁给他,也正是合了天后的意啊。

  廖菊兰说:“王大哥,咱俩成亲吧。你对我这么好,我愿意嫁给你。”

  老王当时眉开眼笑,说道:“好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等我在这个城市里找到工作,咱们安顿好了就成亲。”

  “嗯。”廖菊兰虽然不爱他,却真心感谢他。且老王除了长得磕馋,人却是坚强勇敢有担当的,嫁给他自己也不亏,只是自己终究是要让老王吃亏的,因为自己已经死了。好吧,尽力对他好吧。

  贫苦的生活廖菊兰并不害怕,只是她会想念,会自责。想念太子,自责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让腹中的孩子随自己一起没有了身体,也自责红发先生对自己的付出。

  她和老王租了两间老妇人的房子来住,老妇人帮他们张罗着成亲的事。不久之后,他们也插上了红烛,准备成亲了。

  坐在洞房中,廖菊兰却没有一丝新人该有的欢喜与害羞。她想念太子了,想嫁给的人也是他,可是既然天后有意让她嫁给一个又丑又瘸又穷的人,她也就认了,况且这个人还对她有恩。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老王在掀开了她的盖头后,看到了她满脸的泪水,就没有和她洞房,只是自己睡在炕的里面了。廖菊兰也就忐忑不安地躺在了她的身边。

  刚睡着,就被“丫头,丫头”的声音叫醒了,她坐起来一看,是杯子和镜子出现了。杯子说:“真是胡闹,你怎么嫁人了?”

  “这个人对我有恩。”

  镜子说:“我们只是回来看看你,你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吗?”

  “我想去看看太子。”

  “可以,但是你不能告诉他你的事。”

  “好的。”

  廖菊兰随着杯子和镜子的施法往东宫的方向飞去,看着各家各户安安静静的样子,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真是死了,要不怎么能飞呢?来到了东宫,太子正一个人站在窗前望着夜空出神。

  廖菊兰轻轻来到他身边坐下,叫了一声“哥哥。”

  太子骤然一回头,看到了廖菊兰,当时就吓了一跳。只见她穿着一身粗布衣服,头发松散地披在脑袋后面,而她走起路来的样子,也有点飘乎乎的。

  “兰儿,你怎么来了,我是不是又梦见你了?”

  “啊?”廖菊兰看到太子似乎是瘦了,神情也很憔悴。哥哥这是怎么了?他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他梦见过她吗?想到这里,廖菊兰一阵心酸。不管在他的心里,是把她当成妹妹还是爱人,他的心里都一定有她。

  “哥哥——”廖菊兰的身体比思想更快地扑进了太子的怀里。

  太子机械地搂着廖菊兰,摸着她的头发,问她:“兰儿,你怎么穿成了这样,你这段时间究竟去了哪里?我派了一些人去找你,可是都没有找到。”廖菊兰摸着太子的胡茬,看起来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刮胡子了,她从没见太子这样认真地看着过她,他紧紧地掐着她的胳膊,好像在质问她一样,又好像是极度地关心着她。

  “哥哥,你瘦了。”

  太子没有告诉她他为什么瘦了,只是用自己的下巴磨蹭着廖菊兰的头发。两个人彼此之间的想念此刻已经无需表达,廖菊兰默默地流着眼泪,她怎么能够告诉他她已经死了呢?怎么能够告诉他她已经和别人拜堂了呢?怎么能告诉他他们已经有了孩子,孩子现在却还不知道在不在呢?

  “菊兰,你难道一点都没有想我吗?”太子问道。

  “哥哥,我想你,非常想你。”廖菊兰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我一定会尽力帮你解决的。”

  廖菊兰抬起脸看着太子,说道:“我知道,在哥哥的心中是有兰儿的吧。”

  酷3匠!-网永9久免%…费?看yw小6说B

  太子眉头皱了一下,轻轻冷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哥哥,你和嫂子圆房了吗?”

  问完这句话,廖菊兰感觉到太子的手颤抖了一下,他说:“你希望我们圆房吗?”

  “希望。哥哥,兰儿知道,你和嫂子青梅竹马,你们很相爱,而且你们的姻缘是天定的,你们当然会幸福的。”

  太子又冷笑了一声,说道:“那你呢?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了吗?”

  “我……我……有一个人他救了我的命,为了我无家可归,我已经准备要嫁给他了?”

  “什么?”太子的声音一下子大了,他推开了廖菊兰,说道:“所以呢,所以你这次是来和我告别的是不是?”

  廖菊兰眼睛里闪烁着泪花,她说:“不是告别的,我只是,只是想你了,我想让你过得幸福。”

  而太子却生气了,他说:“好吧,我很幸福,其实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的,只要你有了好的归宿我也就放心了,我和你嫂子已经圆房了,估计快要有小宝宝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廖菊兰这么说是想让太子忘记她,和太子妃好好过,可是现在听太子这么一说,她却好像有千万根针在扎她的心一样难受。她说:“那就好,那就好。”她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了,她用和红发先生学过的法术给太子施法,让太子晕过去了。她把太子扶到书房的床上,给他脱了鞋子,盖上被子,然后来到院子,纵身一跃,离开了东宫。

  第二天早上,太子醒来,他以为昨天晚上是自己又梦见了廖菊兰,只是这次的梦太真实了。其实他并没有和太子妃圆房,他是听廖菊兰那样说气得才那么说的。他攥紧了自己的拳头,也许廖菊兰已经生气了,他知道她一直是爱他的,她听说他们圆房之后生气了,要不然她怎会一听到他们圆房就走了呢?即使在梦中,他也不想让她生气,他再也受不了她的离他而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