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玲玲非得让廖菊兰和柳如烟陪她去东宫看望太子妃。到了东宫,看到太子妃的美丽,廖菊兰的心中又是自卑自己没有太子妃漂亮,又是觉得自己对不起太子妃,而当太子妃对她们谈起太子对她的情爱时,廖菊兰却嫉妒了。

  太子妃说太子之所以没有和她圆房,是因为找人给算过了,说她是天上下凡的仙女,不能被凡人所玷污。“玲玲,你们都不知道,太子他对我有多好。每天早上都陪着我一起吃饭,还经常给我带回一些稀有的宝贝。你看我这副珊瑚手串,就是他给我买的。我听人家说,男人若是对一个女人有欲望,那是激情,男人若是为了一个女人控制住欲望,那才是爱情。”

  看着太子妃满脸陶醉的模样,廖菊兰不置可否。是的,太子最爱的女人始终是太子妃。而太子对她,只是想要救她而已。

  廖府,大厅内,廖菊兰的母亲正在和廖菊兰说话:“兰儿,袁家要和你退婚,因为他们找人给算了,说你的命里带着不详。兰儿,你一定要想开啊!”

  廖菊兰轻笑道:“娘,孩儿对袁绍的爱早已经不在了,巴不得和他拜拜呢!”

  “可是袁家说我们两家的联姻,是满京城都知道的,这样断了恐怕不好,所以把袁绍和你的订婚改成了袁绍和你大姐。”

  “这样甚好,反正我大姐早就和袁绍有私情,这样袁绍肯定特别高兴。”

  “菊兰,不要胡说,怎么会有私情呢?另外,你也不用愁,我听说上次在太子的婚宴上你唱歌以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好多公子都想和你结亲,听说你早有婚约才作罢的。”

  “哦,娘,女儿的婚事想自己做主,你和爹能不管吗?”

  “好的。我的菊兰要快快乐乐的,娘就开心了。”

  廖菊兰赶紧过去给她娘捶背,道:“娘亲真好。”

  母女俩正聊着,丫鬟小翠进来说:“夫人,三小姐,有一张请柬是给三小姐的。”廖菊兰接过来,母女俩一看,原来是太师之子,如今的内阁学士冯施琅写的请柬,请她、柳如烟、楚王、太子和太子妃一块到他家中做客。

  “菊兰,这冯尚冯施琅可是京城有名的公子哥,和太子关系又好,将来必成大器,你若能嫁给他,也是不错的。”

  廖菊兰抿嘴一笑,说:“我猜他喜欢的是如烟。上次演出,我唱歌,如烟跳舞,我在帘子后面看见冯尚的眼睛都瞅直了。”

  到了相约的日子,和如烟一起坐在轿子里,廖菊兰就逗如烟:“亲爱的如烟,冯公子一表人才,智慧非凡,人称‘小诸葛’,你说他会不会喜欢你哟?”

  “瞎说,人家那么优秀的条件,凭什么喜欢我呀?再说了,我就一定要喜欢他啊?”

  “说的是说的是。对了,如烟,我见过楚王,特别的俊美,也许你会喜欢他的。”

  看,正s版X章{t节`上y酷匠T4网s

  “我可是听说楚王为人高傲冷淡,都很少看女生一眼的。哎,上次楚王还给你包扎伤口了呢,你是不是喜欢楚王啊?”

  “啊,如烟,我天天在家照镜子的。你看看我,你看看我这张脸,我可是有自知之明的哟,我可不会喜欢上楚王的哟!”

  两个人一路互相调笑着就来到了太师府,冯尚特地让人免去了一切客套的礼节,他们也就不用在去拜见太师了。几个人围坐在一张大桌子前,冯尚对大家说:“今天是我的生辰,能邀请到京城中有名的俊男美女真是我的荣幸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他们开始做各种游戏了。第一个游戏是抽座位,本来廖菊兰是挨着如烟和太子妃坐着的。这一抽签,一下子如烟就挨着冯尚了。而廖菊兰又挨着楚王了,太子又挨着太子妃了。然后玩划拳的游戏,谁输了,谁就喝酒,结果廖菊兰笨啊,输了很多次,喝了一大杯子白酒。后来她再要喝的时候,楚王说道:“我替她喝吧。”

  廖菊兰感激地看着楚王说:“先生,啊不,楚王,谢谢你。”

  “别客气。”

  最后廖菊兰喝倒了,迷迷糊糊地靠到了楚王的肩膀上。几个人开始打牌。太子发现楚王很照顾廖菊兰,时不时地给她喝水,还把外衣脱下来给廖菊兰披上。而冯尚则一个劲的讨好如烟。后来她们俩下棋,针锋相对的,两个人说好了要是谁输了,谁就得在下次聚会的时候请大家吃饭。一场棋下来,如烟发现自己根本就赢不了冯尚。

  晚上回去的时候,也是楚王送廖菊兰回乐府的额,反正他也是要去乐府住的。这段时间,廖菊兰经常不住在乐府,楚王也有些奇怪。

  下了马车,廖菊兰还是烂醉如泥,她脑袋里还在回放着太子给太子妃挪凳子,夹菜,捋头发的片段,觉得有玻璃在扎她的心。楚王戴上了她在乐府中要带的面具,面具一戴上,他就变成了国画先生了。他抱着廖菊兰回到了她的房间,把廖菊兰放在了她的床上,廖菊兰却死死地拽住了他的胳膊,喊道:“你不要抛弃我,不要抛弃我!”

  “不抛弃,不抛弃。”

  廖菊兰像章鱼一样又缠了上来,楚王赶紧偏过头,等他刚要偏回头的时候,一下子和正在那里点着脚尖,看着他的菊兰亲上了。廖菊兰搂住他的头,把他的头往下拽,狠狠地吻着楚王。

  本来楚王是可以躲开的,可是这时镜子妖怪和杯子妖怪却施法让楚王不清醒了,他抱起廖菊兰,把她靠在了墙上,回吻着她。吻得廖菊兰根本喘不过气来时,他才清醒了。一下子推开了她,转身走了。而廖菊兰醉的实在太厉害了,她都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也不记得自己在哪儿,她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就睡着了。

  杯子妖怪和镜子妖怪施法让她回到了她的被窝中。第二天廖菊兰又在太子的别苑中见太子,廖菊兰虽然不记得自己昨天酒后失态的样子,但是却记得太子和太子妃的恩爱。而太子一直记着的却是她是怎么靠在楚王身上,而楚王又是怎么把她抱上马车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