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菊兰从没看过楚王,也就是她的先生是这幅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魔鬼一样的,他拿出手绢,擦了擦间,把剑插入了背后的剑鞘,继续往前走着。廖菊兰继续跟着他。

  又往前走了一段,旁边仍然是那个湖,湖边盘着一条巨蛇,比廖菊兰在乐府后山上看到的那个还要大,那条大蛇感觉到了杀气,立起身子,伸着长长的蛇信子,看着楚王。

  楚王轻蔑地看着它,道:“怎么,你也想拦住我的去路吗?”

  那蛇竟然点了点头。

  “好啊,那我就送你早点去见佛祖吧。”说着,他又拔出了剑。巨蛇和楚王在空中打斗了起来,几招过后,那蛇突然倒了下来,身上流着血。

  楚王冷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走了一会儿,前面有一只凤凰等着他呢。楚王又说道:“你也活够了吗?”

  那只凤凰很像那日在乐府后山他们看到的那只,凤凰说话了:“主人,您已经走火入魔了,快快回去吧。”

  “走火入魔,胡说,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主人,您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给您让路。”

  “我凭什么听你的,笑话。”

  “那好,主人,你说,你是谁,为什么来到这里,来这里干什么?”

  楚王愣了几秒钟后,说:“我记不清了,但我记得清的是我要从这里出去!”

  “主人,您可以回头从来的路出去啊!”

  “笑话,我为什么要走回头路。”

  廖菊兰突然明白了,这只凤凰就是乐府后山上的那一只,而楚王可能是走火入魔了。那凤凰对廖菊兰说:“小丫头,你赶紧拽住主人,让他离开这里。”

  廖菊兰说:“我也想让先生回去,可是他不停我的呀!”

  “你试试,不试试怎么能知道呢?”

  这时楚王又去拔剑了,廖菊兰赶紧拽住了他的胳膊,道:“先生,先生,这个梦太可怕了,咱们快快醒来吧。”

  楚王怔怔地看着她,说道:“这里是梦?胡说!”

  这时在廖菊兰的耳边有一个声音说道:“你去吻她,只要你一吻他,他就会醒来。”

  廖菊兰赶紧看向四周,却看不到发声的人。眼看着楚王就要把剑拔出来了,廖菊兰赶紧双手勾住了楚王的脖子,用她最快的速度吻上了他的唇。

  楚王又是怔怔又是愤怒地看着她,他的唇好凉啊,像冰一样。廖菊兰刚又这个感觉,一道白光劈来,她再次从梦中醒来。

  忽的一下,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摸着自己的唇,好像那种冰凉的感觉还残留在她的嘴唇上。

  第二天白天,她找机会去问楚王:“先生,先生,你昨天晚上又做梦了吗?”

  楚王看着她说:“没有,从那次梦到受伤后再没做过梦。”

  廖菊兰很奇怪,看来先生并不知道他自己做梦,可能他昨晚真的是走火入魔了。

  可是到了晚上,廖菊兰竟然又进入了那个梦境。她看见楚王一袭白衣,火红的头发,正在雪地里打坐呢。

  “先生,先生——”

  楚王抬头看着她,说:“你又来了,我告诉过你,我不是你的先生。”

  “你就是我的先生,只是你走火入魔了而已。”廖菊兰在怕自己又梦见大雪,所以在她睡觉前她就传说了棉衣,所以这次她没有冷。

  “今天穿得挺厚的嘛。”

  “呵呵,先生,你不冷吗?”

  “不冷。”

  “先生,这里怪冷的,咱们快快从梦中醒来吧。”

  楚王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说:“我再和你说一遍,我不是你的先生,不许叫我先生。”

  7酷\…匠-j网永/z久8免0费Vy看t小&!说i

  “那我叫你什么呢?”

  “不知道。”

  “哦,‘不知道’先生。”

  “再说了,你说的醒来,指的是你上次用的那种卑鄙的方法吗?”

  廖菊兰一下子想起了上次自己亲他的事,脸红了起来。“天啊,他白天不记得自己做梦了,在梦中却能回忆起以前做的梦,真是奇怪。”

  廖菊兰挠着脑袋,说:“那只是在梦中,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吗?那我怎么会感觉那么真实呢?”

  “那个,我就叫你‘红头发’吧,红头发,这次怎么不进那个洞了呢?”廖菊兰指着前面的洞说。

  “不进去了,没意思,这次我要往那边走。”说着,他站了起来,迎着大雪向前走去。廖菊兰跟在他的身后,她感觉他比在现实中高了一些,她躲在了他的身后,这样,风雪对她来讲就小了一点。

  天和地都是那么白茫茫的一片,只有风雪伴随着他们。忽然红头发拉起了她的手,向前飞去。廖菊兰啊的一声,吓得不轻,她赶紧抱住了他。不一会儿,他们飞到了一个冰河上空,红头发把她放了下来。

  “饿了吗?”红头发问她。

  “饿了。”

  ‘红头发’一跺脚,那冰就裂开了,好几条鱼从冰缝中蹦了出来。廖菊兰赶紧伸手去捡鱼。‘红头发’施法弄出了火堆和木签,廖菊兰把鱼用木签穿好,烤了起来。

  ‘红头发’坐在她的身边,她看着他的脸,觉得他很寂寞。于是她问道:“红头发,你寂寞吗?”

  “应该寂寞吧,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没关系,以后我陪着你好了。”

  “哦,你真的愿意陪着我。”

  “恩。”

  “问题是这里白茫茫的一片,好像除了进那个山洞我根本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他说道。

  “你可以叫我炼武功和法术啊!曾经有人,啊不,是一只凤凰对我说过:我是一只凤凰。所以我想:我应该是能够学会法术的。”

  ‘红头发’看了看她,说:“好吧。”

  “那我以后还是叫你先生吧。”

  “好吧。”

  吃完了烤鱼,他们就开始练功了。红头发变出了一支木剑,他一剑一式地交她,廖菊兰学得也很认真。

  第二天早上她在自己的房间里醒来的时候,很累,翻个身还想继续睡,可是乐府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起来了。她喉咙干渴,赶紧抓过一个茶杯喝水,一不小心,杯子掉在地上碎了,这是她唯一的杯子啊!可是她渴的厉害,说道:“杯子妖怪,对不起了,谁让你生来就是杯子呢?以后我就用你来喝水了。”说完,她就往杯子妖怪里面倒水,然后喝了起来,喝完她又说:“哦,对了,为了公平起见,镜子妖怪,以后我就要用你来照着我美丽的容颜了。”说完她就跑了出去。

  她跑出去后,杯子说:“倒霉啊,在她眼里,我就是装水的吧。”

  镜子笑了,说:“我说杯子兄,我也比你好不到哪儿去好吗?不过她用你喝水可是大大有好处的,你身上的灵力会渐渐进入她的体内,这样她在梦中消耗的体力和精神就能够补回来了。”

  杯子妖怪说:“是啊,镜子兄弟,你不是有预言的能力吗?你在她的梦中看到了什么?”

  “如果我没有猜错,她梦中的男人应该就是天帝的魔性灵魂。天帝下凡人间,怎料他的灵魂却走火入魔了,引得他内心深处被封印的魔性灵魂苏醒了。而廖菊兰因为吃了他的血炼的血灵芝,竟然能够到他的梦中去与他那魔性灵魂相见,这可真是孽缘啊!”

  “一切都是上天注定,天帝今生本来是来寻找你我的,却在这里让他的魔性苏醒了,我倒是替廖菊兰捏了一把汗啊!”

  “我已经看到了廖菊兰的以后,本来如果她再梦中与天帝的魔性灵魂相见,那灵魂早晚会将她的灵魂吸光,因为他的魔性太强了,就算他不愿意吸,她的灵魂也会自己跑入他的体内。可是她竟然用你这个万灵杯喝水,这样她自身人的灵魂逐渐消失的同时,你的灵力又会源源不断进入她的体内,所以,她必然会成神的。”

  “哎,就怕他们那时孽缘已深,又或者是转世后的青华帝君会给与她伤害,到时候她成神成魔可就不一定了。”

  “是啊,好在我们一直在她的身边,她就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但愿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