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这个混蛋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的天算真的已经没有用了吗?”

  小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一边跑了出来,来到天香的面前,一脸紧张的看着天香,眼中有着不安和彷徨,天香手摸了摸天从的脑袋,没有说话,天从的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罢罢罢!你想如何就如何吧!”

  天香无力的摆了摆手,满面愁容的走开了,就剩下沉默不语的众人,詹天前后看了看,每个人的神色都不一样,每个人似乎都在思考着什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思想是不能够干预的。

  你可以干扰他人的生活和行为,但是却不能干扰他人的思想。

  “你有什么打算吗?看样子你的母亲已经答应你和我走了。”

  詹天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小天从,不由得心中一读。自己做错了什么吗?没有自己并没有趣做错什么,错的只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们而已,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个错误的。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为什么要找到我,如果需要我的代价就是让我知道母亲的绝望的话,那我另可不愿被需要。”

  詹天动了动嘴角,始终没有说出话来,或许看着哭泣的女孩子,心中的负罪感,让他极为的沉重。

  “大哥并没有给你的母亲带来什么灾难,只是将一种她逃避的事实拿出来摆在面前,不经人事的你现在或许不懂,但是你会慢慢的懂得。”

  天从看着龙昊,他不明白龙昊为什么会这样说,一个在心中撕开的伤口却是不自不觉之中慢慢的恢复起来。

  “因为,大人的世界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脆弱,天从你大可放心。”

  龙昊安慰着天从,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但是天从的心情是明显好多了,只不过会偶尔的发呆,看着詹天的时候,目光之中流露的是迷惑和不安。

  这种情绪,就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他人她自己也是天从族人吧,詹天的身上有着看不透的色彩,而天从更加的看不透。

  最终,詹天一行人还是离开了山谷,不过离开的时候,伊人也随了上来,原因就是始终很久的天骄忽然出现将伊人塞给了詹天,然后用一种极为暧昧的目光看着他,这一切詹天都是无奈。

  风拂过面纱,素衣站在一座山顶之中,看着詹天他们远去的身影,对前面那个有些孤独的身穿白衣的女子,竟然是游戏不忍心。

  “既然不忍,有何忍心?"

  天香拿出了小天从小时候经常佩戴的一块玉佩。

  “疯疯傻傻,真真假假,那詹天小子已看破我的拙劣演技,只不过他在做那恶人,将天从的恨给了自己,而且天从的心早就不在天从谷了,她需要的也是一个负担,一个可以让他安下心的负担。”

  “或许,我就是她的那个负担吧。”

  “哎!回去吧,后辈自有后辈的福气,或许我们干预太多了,遭到了他们的反感了吧!”

  年轻,美丽的谷主这个时候不由的在素衣的眼中竟然有些沧桑,或许就是天香平常在人前隐藏的太深,这个时候因为悲伤,而将身上的重重枷锁,放下了吧。

  素衣复杂的看了詹天一行人一眼,又看了看经过字身后走过极为慢的天香,心中忍不住叹息。

  或许,一些矛盾就是因为一件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情,而渐渐的加重,最后变得不可收拾吧。

  天从谷的地理位置距离詹天他们是越来越远了,每个人都静静的走在路中,一方面是为了警惕周围的环境,以防出现意外,另一方面,众人之中因为两个陌生人的加入,气氛变得有些尬尴起来。

  就算是张炎这样平时大咧咧的小男孩,如今也是一脸的难过,因为他满心欢喜的去找天从交谈,结果却是遭到了很冷淡的对待,即便是张炎在怎么得不知世俗,可是那讨厌的神态他还是看的出来的,不由得有些灰心丧气,一个人闷闷不乐的走在张坤的身边。

  张亮看着似乎对自己等人仍然有敌意的伊人,这个充满魅力的姑娘,并不像天从谷谷主那样将自己的美丽遮挡,而是大胆的露出来,一点也不在意的姑娘,有着很坚强的性格,对他在队伍的安排也是很不配合。

  一个队伍,现在的凝聚力可以说很差!很糟糕!

  龙昊慢慢的走向了天从,将她单独带到一边,似乎在疏导着天从的心思,张亮也是看到詹天在朝着伊人靠近过去,不过伊人的身上虽然有着阳光般的气质,但是却犹如太阳,光亮的让人不敢靠近。

  酷匠sy网首{发

  “你想要说些什么?”

  伊人在詹天靠近来的时候,并没有给詹天说话的机会直接问道。

  詹天脑门顿时出现了汗水,紧了紧手指,看着伊人,看着伊人深厚的那片森林,那里使他们刚刚离开的地方的方向。

  “如果你不想离开天从谷,你还是可以回去的,这趟浑水不想你想象的那样,它深的很!”

  詹天苦笑,摇了摇脑袋。

  “有多深,比这天还高,地还厚吗?”

  伊人瞥了一眼詹天,现在詹天的这些话,让他对詹天的性格似乎又有了新的见识,只不过,她没有去问,因为这些说破了,一切都会变得更快了。

  伊人出乎意料的冷漠让詹天有些不适应,也是,一个先前不知道为何哭泣,但是却是有着奇特的熟悉感觉,这个人让詹天很紧张,至于紧张什么,,詹天还真是莫名其妙的。

  “是的!”

  伊人因为詹天的话,而渐渐的惊讶起来,走动的双脚不由得停住了,她停住的时候,詹天也就停住了,风微微的吹动了周围的树叶,一切都安静,停止下来。

  龙昊天从,张坤三兄弟都停住了脚步,看着那对峙的两人,詹天的年纪比伊人要小,发育并没有伊人发展的快,所以詹天比伊人要矮一点。

  詹天抬头看着伊人,伊人看着詹天,她的眼中充满了疑惑,心中想要问一些问题,可是话到嘴边,不由得又咽了下去,最终犹豫再三之后,伊人还是开口了,不过她的回答倒是让詹天眉头一皱。

  “你知道吗,我并不是天从谷之人,我是谷主从另一个地方,我出生的地方带来的,她说我原本的家乡被一群强大没有界限的人给毁灭了,而且她亲眼看见我出生的时候,整片天空都是雷霆,然后一个强大的人出现,抹杀了一切,仅仅就是一举手之间,我那原本或许充满生机的地方,就全部变成了荒漠。”

  “我问谷主,那为什么我会出现在天从谷之中呢,那个神秘而又强大的人发现了她,将我交给了谷主,说这个女娃将来竟会遇到一行人,那群人之中有着一个可以改变世界格局的人。”

  伊人说完的看了詹天一眼,然后转了个方向朝着呆呆的看着她的众人,忽然之间竟是笑了起来。

  “你说,你们哪一个是这样的人,是你?还是你?还是你?”

  伊人挨个指了指众人,没有人回答他,最后伊人回过身体指向了沉默的詹天,轻轻的吸了口气,歪着脑袋,笑着问道。

  “是你吗?詹天,你的那只眼睛为什么不敢轻易的露出来,我知道,因为这双眼睛之中遮住的还有一只眼睛,我在这里面看到了伤心,恐惧,毁灭!就像是一个里面住了个一个恶魔,为什么谷主这般强大的人会对你束手无策,就是因为害怕你体内的恶魔,或者说你就是一个恶魔,对吗?“

  伊人微笑着轻轻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让一旁人一边因为她的话儿震惊的同时,也是也是困惑着看着詹天,真的是这样的吗,詹天的那只眼睛他们没有细致的看过,因为那遮住的恐怖的骷髅一样的脸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有人回去注意詹天的眼睛。

  更不要说,眼睛之中还有另一只眼睛一说了。

  “你想说的是这样的眼睛吗?”

  詹天无奈的解下了眼罩,小天从惊恐的捂着嘴,看着詹天,再也生不出任何的别扭,以来他并不没脸见人,而是太恐怖了是害怕吓到他人。

  黑色的丝巾滑落在詹天脚边,詹天第一次真正的在众人面前展示他的创伤,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只不过是太吓人了,显得不美观而已。

  詹天笑着,裂开了嘴,因为伊人渐渐变化的神态,因为每个人不同的反应。

  “我和你么不一样的,这个样子是我几乎付出生命的代价用残破的第二魂痕刻印兽祖级别的魂魄而导致的,因果循环,有收获就现有付出,我早就知道了,你说我眼中有个魔鬼,你说对了,我的这只金色的却犹如漩涡一样的眼睛里面是一个陨落的世界,但是在这个世界之中,里面有着许许多多恐怖的身影,他们庞大的,比山还要大。”

  “也是因为这个,我知道我的身上有着不同于其他人的重担,这是一个种族的寄托,他们藏在我的眼中,只不过是想要我给他们一个新的家而已,只是现在的我没有这个实力,但是你们有,我的心告诉我,你们会帮我的。”

  詹天笑的不由得有些凄凉,龙昊走了过来,拍了拍詹天的肩膀,张亮,张坤,张炎,他们都相信这詹天,即使这样的事情很是诡异和匪夷所思。

  每个人都相视一笑,摇摇头,只是没想过这个故事竟然是这样骇人听闻。

  或许当他们遇到詹天的那一刻,就应该做好下一刻毁灭世界的行为的真实性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