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会打断他的话,纯粹是在场还有保安的存在。你要知道,他们闲来无事做,可能会将我的双重身份暴露出去,那到时候就糟糕了。

  任康和我想的一样,虽然我知道他内心非常不满,可他还是很平静的回应我。

  “你以为我不想报警吗?得看看你现在和谁相处!这要是在法律上,诗诺万莲她们都会成为帮凶!你知道这罪行有多大吗?嗯?”

  是的,到时候说不准,唐诗诺还有其他人都会以窝藏罪犯的罪名统统进入监狱。

  其中的细节我就不必再说了。任康以他少有的厚脸皮赖在大门那,不管怎样他都要进屋坐一坐。唐诗诺无奈,只好允许他进屋。

  就这样,他的人带着许多保健品进屋,我并没有跟着他进屋,而是与卓克那帮人待在一起。

  卓克这个人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不错的,和柯阔比起来很好。可隐隐约约之中,我已经知道他是属于任康的那个盗贼团伙。

  为了防止隔墙有耳,我、范兴学和冯文明三人约他们到别墅内闲逛,并聊天。

  说来也奇怪,我们与他们的地位明明是敌对势力,可那时候我们竟然能和平相处。

  走在一起时,冯文明先打破沉默。

  “胡祥,退役这么久了,你这段时间去哪?或者有什么发展?”

  “发展?”小个子胡祥挑眉说道,“我并没有什么发展!我的发展就是现在!”

  其次到我说话,我看着那个胡渣卓克,以一种熟人的方式说。

  看正1版章《节G上c酷/*匠vs网

  “你帮任康他们拿走宝盒,他给你们多少酬劳?”

  卓克这个人并没有装什么高冷,可他还是不承认是他偷走的宝盒。

  “你需要记住的是,我并没有偷走什么宝盒。我们现在也想知道宝盒在哪里,可就是找不到。”

  “不承认也罢。但是不得不夸赞你们几句,你们取走宝盒的方式,实在是有些大胆。”我说。

  这会儿卓克也别开话题。

  “先不说我们,来说说你。听说你因为盗窃入狱,想必你肯定是个失败的盗贼。”

  “这句话是称赞我还是贬低我?”我反问。

  “是怎么个意思你自己琢磨。值得一提的是,你闯入任康别墅的方式实在是有些鲁莽。要是我的话,肯定不会那么鲁莽。”

  “洗耳恭听。”

  然后,他站在我的角度上给我重新拟定当时的计划。

  他说,利用同伙支开狗是非常实用,但不过未免太招人引起注意。换做是他的话,他会冒着被狗察觉到的风险进入屋内。理由很简单,连敏锐的狗都没发现动静的话,那么其他人就不会察觉到。

  他还赞赏我来着,说保险箱的指纹这一块,我处理得非常好。

  实质上,保险箱的指纹是万莲给我的,她处理得才是最好的。

  “我想不明白,”我问卓克,“为什么我在行动时你们没有抓我,直到我快完成任务时你们才从阴暗处出来?”

  “你真的想不到缘由吗?我听说你有智商能走出监狱,这点问题都想不通?”他反问我。

  “猜不透,为什么?”我问。

  他对我委婉一笑,并没有说出其中的实情。

  事后我想想,这难道是为了证明他们的能力吗?这为了证明我在任康的手中更像是被压在五行山下的孙悟空?或者说,活捉我这对他们来说更具其他意义?

  我猜不透正确想法,但我只知道,这样或许会让他们更加得瑟!

  “不过呢,你的骨头确实有够硬的,”卓克仰头说,“你都被柯阔蹂躏成这个样子了,还能如此硬气,真的是佩服,佩服~”

  为了从他身上找到点面子,我也挑他的刺。

  “实际上,你们可以从C的别墅,大胆伪装成拍客进去,然后找个机会上二楼拿走宝盒的。不过你们没有用这种简单便捷的方法,我相信你们自有自己的苦衷。或者当天拍卖时,有人在屋里,导致你们无法正常工作。”

  他没有说话,可这在我心中,却成为一种默认。

  是的,真正的宝盒现在就在任康手上!只是我不懂的是:唐诗诺非常看重宝盒,想必肯定有自己的原因。那么现在任康已经得到了宝盒,如同掌握了唐诗诺的命运,那么任康不应该做一些其他什么事情来?

  我和卓克彼此不了解彼此,但是职业相同的我们却让彼此闲谈跟一个久逢未见的老友一般。话题也随着越来越多。

  后来,我们六个人分成了三组,在外头闲聊。因为不在彼此身边的关系,我并不知道范兴学和魏忠、冯文明和胡祥都胡祥聊了些什么。

  接下来,就是我和卓克两人的对话。

  “刚才说到,我是警方的眼中钉。这句话我要纠正,实际上我们都是警方的眼中钉!只是我们伪装得很好罢了。”

  卓克点头表示赞同。

  “做我们这一行的,肯定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们和警方如同猫和老鼠,他们天天想追我们,可我们每次都能临阵脱逃,”说到这里,他转过头来看着我,“实际上我和你不同的是…黑曼巴,你身上有更多的罪名。即便警方找到了我,他们找不到我偷的东西(赃物),他们也无法治我的罪。”

  我听到这里,内心一笑:呵呵~你以为警方的人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呵呵~呵呵~你果真还是太年轻了。

  接着我们聊着聊着,就又回到宝盒上。

  我问他,现在都拥有宝盒了,你们还在浪费什么时间?

  他还是那样,没有正面承认,可他给了我一点暗示。

  “你觉得呢?小兔子和狼那个故事,你想他们需要什么?”

  身为当事人的我,一开始也不了解他这句话是几个意思。但是很快的我就反应过来了。

  “小兔子和狼”实际上说的是一个儿童故事。故事细节我就不说了。狼想进门,把这点放在现代上,这代表什么?

  需要钥匙!

  有意无意间,我感觉卓克和任康柯阔他们两人相比,完全是一个对手。

  值得尊敬的对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