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他和唐诗诺之间是什么关系,他们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以至于任康把当成宝物一样来祭。

  但是我觉得,他一点都没有忽悠我的架势。我完全可以编出个理由,谎话,故事,无稽之谈等等,对他说我的名字来历,以及我和唐诗诺之间的关系。

  然后在说出一个天文数字,只要他满足我的要求,我就说。

  可是我不觉得他会浪费更多的金钱在我身上,这是直觉,所以我没说。

  任康转正身子来疑惑的问我。

  “怎样?思考得怎样了?你还是继续用沉默来和我们对抗吗?”

  另一旁的卓克双手怀胸,先是瞄了我一眼后淡淡说道。

  “任少,同样身为盗贼,我相信他不会轻易的说出自己的过去和名字的。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柯阔也在一旁煽风点火。

  “他说的很对。我们审问他大概两小时了,现在都早上八点多钟太阳都出来了,他还是不说。我想,就算你在他身上投入更多的钱,还不如我们的审讯方式来得实在。”

  这两人的夫唱妇随,让任康内心产生极大的不满。他斜眼瞪着卓克一眼后,淡淡的说。

  “我的事情,我办事方法,需要你们来拿主意?”

  卓克一见到如此高傲的任康,也没有再说什么。说话的倒是柯阔。

  “任康,把他交给我们,就算他不说出来,我们大不了就把他埋在荒郊野岭算了。”

  这会儿任康愤然转身,对着柯阔大骂。

  “你这个人怎么办事的?!啊?!待在我身边这么长时间了,你连这些小事情都想不通?!他在我这里消失的!他在我这里死去的!难道诗诺这点小问题都猜不透?!你以为人家是小孩子是不是?”

  一连串的炮轰,让柯阔差点连脚跟都站不稳。此刻他也没有再旁边说任何建议,来指点任康到底如何处置我。

  内心愤愤不平的他只是掏出兜里的烟盒,给自己点上一根。

  任康的表情大变,让我顿时觉得他是一座活火山。我不知道我在他面前任性,倔强装着沉默这么长时间,把他的耐心磨尽之后,他会不会对我做一些事情…做一些比柯阔卓克几人还要残暴的事情。

  他花了半分钟的时间才能平复刚才那股怒气,接着他缓缓说,放低身子与我四目对视。

  “你可要想好了。我给你准备的这笔钱,足够你去赌城花个一年半载的,也可以让你沉浸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一句话,换来你下辈子的无忧无虑,换做是我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接受。现在你还有一次机会,说不说!?”

  即便他说得再好听,我也不会接受。这并非在我的原则之内,我就是不想接受而已。

  他这次能雇佣一群盗贼团伙盗窃宝盒,可谁敢保证他不会雇佣一个作恶多端的杀手来取我性命?

  哦,好像我没资格说这些,我当时已经是半身不遂了。

  沉默了许久之后,我的沉默已经算是对他的回应了。

  他咬着牙点头,口头上说“好好好”,转身,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可是他竟然趁着我一个不注意,脱下脚下的拖鞋,扬手就是给我一鞋底!

  他下手之重,耳朵不断嗡鸣,眼前眼花缭乱,甚至头顶出现另一个星星光环一般。

  还没等我缓过来,他用锐利的眼光死死的盯着我的脸,看我就像看着美女一般。

  久许后,我听到胡祥说这样的一句话。

  “难道他快死了?她脸上都脱皮了。”

  他在说什么?什么脱皮…

  一想到这里,我算是醒悟了!

  人皮面具!

  ☆R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因为人皮面具!人皮面具已经毁了!

  任康重新穿上自己的鞋子,缓缓走近我,轻轻撕下那个缺口的人皮面具后说道。

  “原来这不是你的真实面目啊…兄弟,你真的有一手。”

  其他人因为这种现象全被吸引了过来,纷纷围在我身边。那个叫胡祥的似乎一眼就看穿我的把戏,从脖子出,脱下我的人皮面具。

  这下子,我暴露在清晨8点钟的太阳、暴露在鸟语花香的清晨上…

  脱下人皮面具后,我并没有任何感觉,没有任何反应。任康和柯阔两人似乎很是惊讶,他俩看着我,瞪圆双眼,久久没反应过来。

  我内心在讥笑:怎样?任康?就算平常的你行为举止再怎么个温文尔雅,我的出现,好比股市突然下跌还要来得实在吧?我是不是让你们胆颤?是不是让你们觉得难以置信?

  那个叫魏忠的人,因为有了先前的人皮面具的掩饰,他以为我表面下还戴着一张。在我的面部这里捏一下那里撕一下,确定没有其他面具后这才停手。

  “你到底是谁?”卓克问我。

  “我知道他,”任康带着一丝惊喜的微笑说,“之前我们见过面,对吧?”

  知道了你还用问?这不是废话吗?我也不想见你的。

  柯阔倒吸一口气,突出白色烟圈后淡淡的说。

  “我之前还在想,身为通缉犯的你到底能躲到哪里呢!黑曼巴。”

  “黑曼巴?”卓克疑惑的说。

  “对,先前风靡于电视屏幕上的越狱犯,”任康边说边丢下手中的面具,“真的是冤家路窄啊?你说是不是?黑曼巴?”

  难得我有心情跟他开玩笑。

  “其实我是故意让你发现的…刚刚…刚刚那个条件还算数不…就是你刚刚说的那笔钱…还算数不?我需要它哪来跑路。”

  周围的人一阵哄笑。笑后,任康接过柯阔递给的一块钱放在我身上说。

  “别说我失信于人。要是你刚刚说出来的话,我还能好好考虑考虑呢!没准我会给你十万、百万、甚至千万…可惜老天似乎是站在我这边的,他没眷顾你。”

  这样的玩笑实在笑不出来。

  可我的出现却让在场的其他人,也就是卓克包括他的团伙,与我素未谋面的那些人产生好奇心。

  “你说他是囚犯?越狱的?”魏忠问。

  “是的,但是他先毁约,还把我司机的钱给拿走。我正愁着上哪里去找你呢…”任康嘴角上扬,“没想到…地狱无门你自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