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虚无的黑暗之中。

  丹忒琳面对着丝多珐,两人相视一笑,丝多珐道:“这次干得漂亮。”

  丹忒琳摇了摇头:“没能彻底解决掉隐患,我认为我干得不够好。”

  “至少让我们发现了,的确有某种存在,意图利用穿越者的魂灵来做些什么。”丝多珐舔了舔嘴唇:“引出了那条蛰伏数千年的毒蛇,也是极好的。”

  “可是,目前我们仅仅得知了那条蛇的存在而已,并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目的,到底有怎样的实力……这些,于我们而言都很不利呢。”丹忒琳说道。

  “不必担心,它一直都躲藏在暗处,为的大概也是不被我们所察觉到……这就说明,它对我们的存在会感到畏惧,会害怕被我们察觉到,这一次,若不是那个尤格有了性命攸关的危险,想必它依然会按兵不动。”

  “您说的也对。”丹忒琳轻轻点了点头,一副乖巧的样子。

  丝多珐道:“不过,这些事情你不用去担心,有我和其余的几名使徒在,星魔将中,也还有一大把没有执行任务的闲人,你现在只要按既定的路线完成我们的计划就好。”

  最Q新o章q节u上N酷匠O\网(=

  “是的,我会好好完成任务的。”丹忒琳说完,又道:“那么,那个薇薇安,您觉得该如何处置呢?”

  “薇薇安……”丝多珐脑海中闪过一丝那个绝美女剑士的影子来,“既然她落到了你的手里,就由你来决定吧。”

  “真的?全权由我处置?”丹忒琳嘴角微翘,“我看您似乎以前指点过她,这可会让我嫉妒的,女人一旦有了嫉妒心,就会狠下心来让对方处于生不如死的状态哦。”

  “你要怎么让她生不如死呢?”丝多珐抿唇笑道。

  “她既然是尤格王子对外宣称的未婚妻,那么,现在肯定有一大堆落井下石的,能够占有前第一王子的女人……多么有诱惑力的话,而且就凭她那外貌,想要把她豢养起来做情妇的人自然也有一大把。反正现在我的任务之一也包括了笼络罗西亚王国的高层,不是吗?”

  “那也随你啊。”丝多珐叹了口气,“那女孩我以前的确指点过她,不过那也只是一面之缘,如果说为了我们的计划,那她也可以放一边去。”

  “您还真是越来越狠心了啊。”丹忒琳笑道。

  丝多珐道:“……狠心吗?我对那女孩,本来也不存在什么亲戚关系,没必要关心她的一切。”

  “既然这样,那我就废掉她的剑术,哼哼……没了爪牙,她就能老老实实做一只听话的小猫咪了。”

  “废掉她的剑术……”丝多珐眼眸中闪过一丝寒芒。

  “还是很可惜的,对吗?”丹忒琳歪着头问。

  “是有点可惜……不过,反正根据我们的测试,她也不是穿越者,而她那手中的魔剑,并非有极大危害的神器,就此废除她的剑术,收回她的魔剑,虽然不在我们的原定计划以内,但也无足轻重。”

  丝多珐说完,转过了身:“你想怎么做就去做吧,只要记住,我们的计划需要有条不紊的实施就行了。”

  “是,我明白了,您大可放心!”丹忒琳恭敬的朝丝多珐施了一礼。

  其实,想到那个薇薇安今后的境遇,丝多珐的确有一丝不忍,但是,薇薇安与尤格关系匪浅,而尤格……哼,他竟然真的悄然研制出了反魔力枪这类型的武器,型号丹忒琳等人潜入得及时,若那种武器真的在阿尔雷斯特大陆传播开来,那这片大陆就别再想安定下来了。哪怕她们投入全部力量来设法补救,都会变得极其困难。差一点,捅出了大篓子,还好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候彻底破坏反魔力枪,那些因此而死的技师和工匠,也只能是必要的牺牲了。而这些人的死,虽然看似被「战鬼」所杀,起因却是尤格的异世界思维,这只能让丝多珐把这股气算到尤格头上了。

  既然如此……那么,薇薇安,你的无妄之灾也只能是自己的命了,毕竟你在外还有个尤格的未婚妻这一层身份。

  丝多珐这么想着,渐渐的放下了对薇薇安的不忍与歉疚。

  ————等到薇薇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牢的房间里,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牢,但这间地牢的条件显然还不错,没有一般牢房的潮湿和肮脏,地面打扫得很干净,还有一张舒适的单人床,现在自己就躺在这张单人床上,这样的环境,真难以想象会是监牢,只不过那扇门上钢铁铸造的栏杆证明了它的确应该是牢房而不是旅馆。

  她轻轻的动了动四肢,并没有被人束缚的痕迹,只不过,总感觉有一点软软的,使不上全部力气,就连身体似乎也比往常更加沉重一些。

  薇薇安艰难的从床上支撑起自己的身躯,然后她环顾了一下四周——虽然房间干净整洁,却没有可以看到外面的窗户,除了那道被关闭得死死的牢门,似乎没有对外链接的通道了。她有些困惑的蹙了蹙眉:因为,她这才发现,自己的魔剑塔耳塔洛斯不见了!那把魔剑拥有神器的力量,不管自己离开它多远,它都会主动回到自己身边,所以,薇薇安早已适应了随时都能摸到魔剑的这种习惯。

  可是现在,魔剑不在自己身边!

  薇薇安真的很困惑:难道有人可以打破神器的制约力?

  她有印象的是,似乎自己被一个银发的女人给弄晕了,那女人……虽然不是战士,却拥有高深莫测的气势,到底是什么人?

  还有,尤格呢?似乎模模糊糊记得尤格像是被自己给从房顶上打落了下去……他,不会出了事吧?

  带着这样的疑问,薇薇安来到了紧闭着的牢门前,她用力的推了推,牢门纹丝不动……奇怪了,自己的力气,有那么小吗?这具身体虽然是女子,可至少经过了自己好些年的锻炼与适应,应该不至于如此柔弱才对。

  薇薇安很少独立去思考复杂的问题,她这个人除了练习剑术与提高剑术之外,没别的任何兴趣,就连个人身为男女的感情都基本不存在。可是这次,她感觉很不对劲,而且,似乎有一种什么灾难已经降临到自己头上的直觉。

  “哟,醒了啊?”

  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子,正是银发的丹忒琳。

  丹忒琳嘴角抿着笑意,表情有些不冷不热的看着薇薇安,挑衅似的问道:“怎么样啊,身为阶下囚的感觉如何?”

  薇薇安保持着警觉的盯着丹忒琳,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这里是罗西亚王国的首都罗西亚城,王宫内部的地下监狱,怎么样,环境还是不算差吧?”丹忒琳说道。

  薇薇安想下意识的去拔剑,却想起魔剑并不在自己身边了。

  看到了薇薇安的小动作,丹忒琳戏谑的提醒道:“对了,你那把魔剑,虽然是很特别的武器,而且也没什么灾难性的危害,但我们还是暂时替你保管了,当然了,那魔剑上的特定绑定效果也被我们消除掉了,所以以后它不会主动返回到你身边来。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一句,在你昏迷期间,我已经废除掉了你的剑术能力,从今以后,你就是个普通的柔弱女子了,不要说是剑气了,你恐怕连剑都挥舞不动了。”

  说完这话,丹忒琳凝视着薇薇安,似乎想要看她接下来会是什么表情。

  可是,薇薇安并没有露出惊愕和痛苦的神色来,她似乎还有些迷糊,眨了眨眼睛,隔了很久以后才问道:“——什么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