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老向我花白粉价买的东西你他妈白菜价给我卖了?”

  “向缺,撒谎儿子的自从认识了你我的人生道路上全是坑,邦迪的创可贴都弥补不了我内心的创伤”

  “向缺,你一急眼能不能肆无忌惮的带我去嫖个娼?”

  “老向,你给我算一卦······咱俩下辈子还能不能做兄弟?”

  “老向······老向······”

  曹清道死了,没有人在墨迹自己了,没有人在和他碎碎念了,伴随着他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向缺的脑中就跟翻篇了似的,不断的回忆起了两人从相识到他身死那一刻曾经所有的过往。

  这个修为不是很高,嘴经常碎碎叨叨,又小气巴拉的茅山子弟,是自从向缺出终南山以后在他的生命中伴随了极其重要角色的一个人。

  可以说,如果没有曹清道,向缺下山之后的路走的完全可能是另一条。

  大半年的交往,向缺从来没煽情的对曹清道说一句你是我兄弟,生死之交一类的话,但话没那么说可事得照样这么办。

  “一言不合,就往剑上捅啊”张守城蒙圈的看着紧紧贴着剑柄双眼已经闭紧了的曹清道说道:“这他妈的,绝对是党的好苗子啊,投胎的早了,搁几十年前你这样的都能上小学生的课本了”

  苏荷愤愤的朝着张守城骂道:“你给我闭嘴,天师教有你这么个杂碎真是辱没了天师两字”

  张守城淡淡的说道:“骂我之前,你得把茅山也给带上,我他妈算主凶,茅山能脱得了帮凶的罪名么?”

  “我,没想要逼他死的”赵礼军楞的有点发木了,他没想到曹清道居然会毫无征兆的以自己的命来掀过今天这一幕。

  曹清道的死,真的是没有任何征兆么?

  向缺和苏荷同时察觉到了曹清道那生无可恋的一双眼神,也就唯有赵礼军时刻在想着把他当成是交换的筹码,而没有注意到这个从小把他当成是最尊敬的人的茅山小弟子,心已经被彻底的干稀碎了。

  向缺呆了,也傻了,因为曹清道哪怕在晚死两分钟的时间,也许只是瞬间,他就打算把自己身上被封印的天道气运交出去了。

  气运对向缺来讲就是种辅助的手段,但曹清道他却只认识这一个,也就只有这么一个。

  可仅仅只是晚张了那么一会的嘴,曹清道就自己把自己给捅死了。

  差了一点,人没了!

  向缺呆若木鸡,不可置信。

  曹清道的身前,渐渐的浮现了一道淡淡的黑影,影子很淡模糊不清,但却在逐渐成型。

  那是曹清道身死之后的魂魄。

  “唰”突然间,曹清道魂魄之后忽然出现一道漆黑阴暗的洞口,洞口内阴风阵阵阴气徐徐。

  毫无征兆的,曹清道的魂魄突然像是被一股极大的力道给拽动的了一样,他的魂魄还没成型直接就被吸引了那道漆黑阴暗的洞口中,然后洞口直接又再次无征兆的关闭了。

  “怎么回事?那个洞里怎么会有来自于阴曹地府的气息”张守城茫然的问道。

  赵礼军皱眉说道:“他有阴司的身份在身,阴司死后将直接被阴间召回,然后送入六道轮回去转世,防止魂魄在入阴间去轮回的时候发生意外泄露阴曹地府的事,常人可能还需要阴间判官来论定人生过往,但阴司都是直接喝孟婆汤过奈何桥入轮回转世的”

  苏荷叹了口气,说道:“人死如灯灭,清道彻底的弥散于天地间了”

  “呼······”猛然间,在场的人同时感觉到林内的天地气息开始疯狂的转动起来,所有身带修为的人自身道气都被连带着发生了轻微的紊乱。

  向缺的头发突然乍立,双眼密布着红的吓人的血丝,衣服瞬间像是被一股大风给吹鼓了一样,猎猎作响,他浑身的骨骼都像是在炒豆子一样,噼啪响个不停。

  “嚎······”向缺痛苦的仰头发出了一声嚎叫,咬破自己食指指尖,左手从包内拿出一道符纸“啪”的一下就将食指印了上去。

  “青莲花上生神永安,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

  “太清道德天尊,左社右稷不得妄惊”

  “玉清元始天尊,各安方位备守坛庭”向缺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吐在了符咒之上:“太上有命,搜捕邪精,护法神王,保卫诵经······弟子向缺,恭迎上身······急急如律令”

  “嗖·····”向缺手中符纸突然升空,随即直接爆出一团火光然后瞬间消逝不见。

  终南山古井观。

  观内那棵老槐树下已经睡死过去的老道突然在睡梦之中被惊醒了,眺望远方说道:“神打?这个兔崽子刚把自己逼的疯疯癫癫,这他妈的又在做什么死呢”

  老道似乎有心爬起来刚要掐指,但想了想了又重新倒了下去:“他承受不起我了,算了······也不能就可我一个人来啊,还是换个人折腾吧”

  京城,长安俱乐部内的一间套房里,床上空无一人,但在床下的地毯上却盘坐着一个紧闭双眼的男人。

  男子三十左右,散在脑后的头发被一根皮筋随意的扎了起来,身上只穿一身简单的白布衣裳。

  忽然间,似乎打坐的中年男子突然睁开眼睛站起身来,走到阳台上远望西北,皱眉说道:“这小子······遭逢大难了?那两个为老不尊的老家伙,就知道混吃等死,你们不护,那我来护犊子”

  中年男子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静立不动,整个人都仿佛在瞬间化成了一尊雕像,无声无息。

  “噗······”向缺突然喷出一口浓血,瞬间,所有的人都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忌惮的气息。

  “请神上身?”赵礼军抽出身后的桃木剑,谨慎的说道:“向缺用血祭强行提升修为,施展神打不知道召来了他的哪个先辈,他的修为要暴涨了”

  “唰”向缺突然睁开眼睛,神识从清明渐渐的转为了迷茫。

  /?酷i匠z网S首Y发}#

  “大·····大师兄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这不是高潮。

谢谢真心支持我的朋友们,奉劝大家一句,别和喷子一般见识了,我有跟骂我的人吵架那时间,还不如安心写几个字了是不是?

说一下,再骂人的,人身攻击的,我就禁言了,封ID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