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不到五分钟,一个三十几岁剃着光头穿着白色衬衫的壮硕男人从酒吧里走出来看了眼巡洋舰的车牌后拉开车门就坐在了上面。

  “旺哥,昨晚来的咋不去我那消遣一会呢?”光头朝前面凑了凑,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说,魏刚啊你他妈尿尿和泥玩的时候我妈和我爸还没约上会呢,你觉得就冲这个时间差你老管我叫哥合适么?”范旺回头递过去一根烟。

  光头接过烟却没抽而是夹在了耳朵上,然后笑道:“哥这个字,从我这角度上来讲是处出于对你的尊敬,跟岁数无关”

  范旺笑了笑,拿手指了指他说道:“我来华阴这么多次基本都是奔着睡觉来的,我熟悉这的女人但对这的状况不太熟悉,现在有个事要处理下,你给我想想办法”

  魏刚没犹豫,直接说道:“你说,我听听看

  “最近这几天,你们这地方是不是再找一个人······嗯,显著特征就是头发比较白”

  “那是比较白么,明显是白发如雪了”魏刚笑呵呵的说道:“头像我也看过了,是有这么个事,我下面的几个小弟最近正发动关系四处找呢,听说花红比较丰厚,十万大钞呢,旺哥你是跟那人认识,还是跟找的人认识?”

  范旺皱着眉头问道:“你也看过?找人的路子挺野啊,这是在遍地撒网啊”

  “路子野不野咱不说,但网撒的确实挺大,就昨天晚上我跟华阴的几个上台面的大哥喝酒,席间还谈这个事来的,除了我他们也全都接到了这个指示,让帮忙找这个人,找的时候别的不用管只要把人盯住了消息传上去就行”

  “知道是谁给传下来的话么”

  魏刚想了想,说道:“传话的人在上面,西安那边发的话,还有我听说不光是华阴,西安周边的城市好像也都接到了”

  范旺扫了眼向缺露出了询问的眼神,向缺头也没回的说道:“我就想知道下达命令的源头在哪”

  魏刚一愣,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副驾驶那人的脸,不太了解这人跟范旺是什么关系。

  范旺说道:“跟我你不用犹豫,他问的话就相当于是我问的”

  “西安龙八爷”

  范旺“嘶”了一声,皱眉问道:“这个老东西不是很久不过问事了么,怎么找个人这样的屁事他还打招呼呢”

  “他不但打了招呼,而且还是慎重的打了招呼,亲自打电话跟下面的人说的,务必要抓紧时间认真的把那个人找到,我这也是他几天前给打了个电话过来叮嘱的”

  范旺点了根烟抽了几口一直没吭声,魏刚接着说道:“旺哥,你家跟龙八不太对付,这么一看你肯定不是找人那边的,那你跟我打听,这就说明是认识被找的,对不对?

  范旺嗯了一声。

  魏刚看了眼前面的向缺,又说道:“旺哥,能让龙八这种退隐的老江湖亲自出面为找一个人说话,那明显找龙八办事的人很不简单······”

  魏刚话说了半截,但也点的挺明白了,那意思就是能不掺和就别掺和了,省得把身上整地一身骚。

  “这么说就只有龙老八能知道是谁要找人的了呗?”

  “你要问源头,我能告诉你是在他那,但再详细的我确实不清楚了,因为这种事对我来讲一点都谈不上重视,我让下面的小弟去找,纯粹是为了敷衍龙八的,我那么多买卖都忙不过来,有必要在乎个什么寻人启事么”

  “行了,刚子能打听出来龙老八就行了,你下去吧我得走了”

  魏刚打开车门,一只脚刚迈了出去然后又说道:“龙老八虽然不问事了,但地位和关系摆在那呢,门徒子孙遍地,在陕西他肯定还是这个”

  范旺看着魏刚竖起的拇指笑了:“把你刚才说的话好好想一想,然后再重新和我对白”

  魏刚下车后说道:“当然了,有旺少你这后浪在,早晚能给他拍死在沙滩上”

  范旺乐呵呵的说道:“你数学老师把尊敬这词给你教的挺明白啊,时刻注意保持自己的态度,我比较喜欢你这个范”

  “砰”车门关上后,向缺直接问道:“挺为难呗”

  “难度不就是让人克服的么,解决就完了”

  “龙八,何方人士啊?”

  范旺咧嘴一笑,说道:“老混子,混出段位来了,十七八就开始往起铲了然后一路混过来,八十年代严打和龙老八一批的混子十之七八全都进去了,该判的判该崩的崩,他却安然无事,到八十年代末的时候龙老八把进去那帮人的产业全都给归拢到自己手里了,九十年代又严打,他还是安然无恙,然后进去那帮人的产业又被他归拢了,到两千年的时候有说西安首富是某个地产商也有说是某个皇亲国戚,但其实那全都在扯犊子,明眼人都知道九十年代中期到现在龙老八就已经稳坐西安首富头把交椅而纹丝不动了”

  向缺哦了一声,恍然说道:“就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呗?”

  酷匠+{网永久免,u费看V小…%说K

  范旺点了点头,龇着牙说道:“其实这还不算难得的,最难得的是八十九十年代进去的那帮人后来出来了,龙老八居然是出来一个就拱手送去一份产业,再出来再送,人家说这二十年里龙老八送出去的钱都能顶一个县级市的GDP了,就跟他妈散财童子似的,难能可贵啊”

  “是个人物啊,钱收进自己口袋容易,往出拿那得费多大的劲啊”

  “可不是么,但龙老八还真就送的一点都不含糊”范旺赞叹的说道:“就光指这一点,你说得有多少人欠了他的人情?所以啊,有人说天黑以后,西安有个地下土皇帝就冒出来了,说的就是龙老八了”

  “哎,听你刚才跟魏刚的对话,你好像跟龙老八不太对付?”

  “嗯,重点就在那呢,也是个难点”范旺挺头疼的说道:“换成是别人我还能跟你打听打听,但对上龙老八······整不好得用刀枪棍棒来说话了”

  “我去······”向缺瞪着眼睛说道:“他都这段位了你还能跟他对付一下,那你这明显也不是条虫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和32a0解封两章,还有幸福使者打赏,风铃之旅的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