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之后,再无杨公风水”

  “放屁”杨啸怒目而视。

  杨老太爷重重的点了下龙头拐,老态龙钟的脸上瞬间一沉,喝道:“荒唐,我杨家千年基业谁敢妄言百年就断,简直是不知死活”

  不怒而威!

  王玉风被老太爷喝的顿时身子发颤吓的连退几步“砰”的一声撞在墙上。

  “草”王玉风靠在墙上,觉得自己太他妈丢份了,居然被一个老头一句话给吓哆嗦了。

  杨菲儿伸出手指点着他说道:“知道七星打劫的总纲口诀又怎么样,他敢散出去让天下皆知?他就不怕我们举全家之力出手灭了他?他这是怀璧其罪,有了不该有的东西那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他说,这不是重点”王玉风咬牙说道。

  “什么意思?”杨菲儿皱眉问道。

  “你等我捋一下的”王玉风掏出一根烟点上,缓和下被吓的有点发蒙的脑袋。

  杨啸逼问道:“你嘴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他怎么会知道我们杨家的不传之秘”

  王玉风斜了他一眼,撇嘴说道:“这么高深的问题你能不能别和我探讨?我是来传话的,传之前难道我还得去进修下心理学给你们研究研究那个人呗?”

  杨菲儿低声问道:“太爷爷,七星打劫的口诀,真的从没有外传过么?”

  杨老太爷默然的摇了摇头,说道:“在我这一代从未传出去过,甚至我也从未听闻过上几代的人提过此事,但毕竟七星打劫存在已经过千年了,这么长的时间谁知道中间出没出过什么差错,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绝对的隐秘的”

  “哎,你这么说就对了,美国总统牛逼不?他潜规则个手下不还是给整的满城风雨了,唐玄宗和杨玉环偷了五年情最后不照样被人所知,所以说秘密都是自以为是的,搞不好早就已经烂大街了”王玉风摇头晃脑的说道。

  老太爷抬起龙头拐指着他说道:“你嘴里说的那个人,废了我们杨家的子弟,掌握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居然还敢让你来挑衅我们?他难道不知道我杨公风水一怒,会有很多人要血溅五步么”

  “他说了,这不是重点”王玉风抻着脖子说道。

  杨啸瞪着眼睛说道:“你他妈哪来的那么多废话,重点是啥你到是说啊”

  王玉风吐出口烟,说道:“他让我问你们,杨家的七星打劫口诀全么?”

  lF酷}7匠网NS永,久n免`费p看Z)小◎☆说Ty

  “全么?”杨啸木然的重复了一句,有点没太反应过来,随即皱眉问道:“什么意思,我们杨家的七星打劫来自杨公祖师爷,是他当年自创的,一直在我们杨家延续,什么全不全的,废话”

  杨菲儿心里忽悠一下,对方这话肯定不是无的放矢,她忽然感觉身边的老太爷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杨老太爷颤巍巍的走到王玉风面前,问道:“你在说一遍”

  “他说,你们杨家的七星打劫全不全?”

  杨老太爷身子一晃,杨菲赶紧上前搀扶着,她和杨啸这时要在看不出王玉风所言非虚那脑子纯粹是进水了。

  王玉风夹着裤裆,打量着杨家三人的反应,他感觉自己纯粹是在老虎屁股上刷刷一顿割着小片刀,这顿小刀要是耍不明白,自己搞不好真出不了杨家的大宅院。

  王玉风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重申一遍,我就是个传话的哈,恩怨情仇啥的别往我身上整,对了那个人还说,七星打劫除了这个口诀外,还有个汇总······他十八岁那年就可以倒背如流了,七星打劫风水术他比你们杨家要了如指掌”

  比你们杨家要了如指掌!

  这话王玉风刚说完,杨老太爷,杨菲儿和杨啸顿时心里就突的一下,这就好像是自己养了个闺女一直当个宝似的护着,可忽然有一天来个人告诉你,你家闺女被我睡的都他妈想吐了,你说你腻歪不的?

  闹不闹心?

  憋屈不憋屈?

  没错,杨家人现在就是这个心里,相当的酸爽了。

  王玉风传完话以后就离开了杨家大院,让那三人在风中凌乱去吧,他怕自己不走,对方盛怒之下真把他给扔进山里去。

  “太爷爷,我们家的七星打劫真的不全?”杨啸和杨菲儿尽管已经料到了,但还是得确定一下。

  “每一代杨家家主在接任的时候都会得到老一辈人的一个叮嘱,就是在有生之年穷尽毕生精力也要补全杨公的七星打劫术”杨老太爷的神情非常复杂,除了愠怒和惊讶外其中还参杂着一丝喜意。

  坐在椅子上休息片刻,平复了下心情后,杨老太爷接着说道:“七星打劫术除了总纲以外还有个汇总,其中记载了国内各地的风水脉络,那是杨公当年在朝任职时遣八百名手下耗费十二年时间,一步一个脚印用两腿走出来后被杨公用时八年时间总结出来的,也就是说只要掌握了这个汇总你足不出户就能断言天下各地风水,但这份汇总自杨公死后就被遗失了,传言是被他当时的一个心腹带走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每任杨家家主在位时都会领命,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把杨公风水补全,这个叮嘱到现在已经被传了几百年了,却从未实现过,到我这一辈的时候甚至都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没想到啊没想到······”

  天下风水汇总,对于一个风水大师而言这就跟行军打仗的将军手里有副精密的军事地图是一个道理,有了这东西就可以如诸葛亮一般,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大事,这绝对是个难以抵挡的诱惑。

  杨老太爷重重的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沉吟道:“没想到,我在迟暮之年居然还能听到这个汇总的消息,天可怜见啊”

  杨菲儿和杨啸对视一眼,同时皱眉说道:“太爷爷,可是这份东西现在却是在那人手里”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份东西现在出现了”杨老太爷睁开眼睛,淡淡的说道:“拿回来,以慰杨家先祖的在天之灵,你们谁能得到,谁就是下一代的家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各位久等了,下午才有空,新鲜码出来的各位拿去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