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伟退了自己的微信把他媳妇的给登了上去,然后打开界面搜索附近的人,百米范围内的就蹦出两个人。

  其中一个点开头像后,是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抬头仰望苍天依靠在奔驰上的相片,微信名叫困的睡不着,个性签名是“命犯桃花一朵朵,每朵都得有结果”

  佳伟用他媳妇的号跟这个困的睡不着打了个招呼,几秒之后就收到了同意添加的消息。

  佳伟媳妇名叫一只寂寞的小嫦娥,平时比较喜欢自拍,经常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给自己拍几张相片然后拿到美图上修一修,这些相片非常具有杀伤力,基本全是大白腿,沟深似海,妥妥的有引人犯罪的冲动。

  “哈喽啊大叔,是不长夜漫漫难以入睡啊?”佳伟发了条信息过去。

  ;更新H最快x上oL酷☆X匠_网@

  工地上的老头顿时浑身一激灵,放下手里的酒瓶子眼睛冒光的回复道:“嗯,祖国还未统一我心有牵挂”

  小嫦娥发了个崇拜的表情:“叔你可真幽默,我就得意成熟有内涵的男人”

  困的睡不着回了一个笑脸:“我的成熟源自于岁月的沉淀,我的幽默来自于生活的阅历,我的人生信条就是黄瓜必须拍,人生必须嗨”

  “我去,这老头真他妈的骚气,五十来岁了逗扯小姑娘这磕给你唠的一点代沟都没有,我估计他上到八十下到十八的都有通杀的实力”王玄真看着聊天记录,顿时感觉自己都跟不上这老头的节奏了,在泡妞的道路上果然是越老道行越高啊。

  向缺挺诧异的问佳伟:“你怎么知道他这么善聊,比较容易勾搭呢”

  佳伟一边回复那边,一边说道:“大半夜的肯定无聊啊,再喝点酒那就明显有点思想和肉体上的双重躁动了,刚才他在那摆弄手机没事就摇一摇,摇了半天也没碰到跟他聊天的人,我这时候一加他他肯定不淡定”

  向缺接着说道:“问问他真名是什么”

  “周大全”

  十多分钟之后困的睡不着和寂寞的小嫦娥已经唠到热火朝天的地步了,隔着手机屏幕他们都能互相感觉到对方的激情澎湃了。

  寂寞的小嫦娥:“大叔,你能开着你的奔驰带着我出去喝一杯,让我面对面的感受下你的人生阅历么?”

  困的睡不着那边停顿了一下,他们几人探出脑袋就看到那老头从摇椅上站起来十分不淡定的来回踱着步,然后走到施工队那边似乎在和人交代什么。

  困的睡不着回了一条信息:“偶今天晚上要成为你怀里一只会讲故事的小白兔”

  “骚气熏天啊,这老JB灯要往沟里掉了”王玄真乐了。

  向缺说道:“走,找个偏僻点的地方把他给调过去”

  走到一处漆黑无比的胡同,佳伟给老头发了个定位过去,然后告诉他自己穿好衣服马上就要出门了。

  五分钟之后,隐藏在暗处的几个人就看见一个人影急不可耐的走了过来,抻着脖子四处张望,找了半天也没看见期待中的大白腿。

  老头有点着急的喊道:“寂寞的小嫦娥你在哪呢,我是兔兔啊”

  向缺他们差点没抽了,王玄真嘀咕道:“草他么的,我已经很久没有崇拜过一个人了,今天我必须得低头承认,要论没脸没皮他绝对能把我给甩出两条街去”

  向缺转头低声对佳伟他们说道:“你们回去吧,这没你的事了”

  佳伟和小磊带着人迅速的从暗中悄悄的走了出去。

  胡同里,老头掏出手机看了下定位,然后低头赶紧给小嫦娥发了条询问的信息,但就再这时他的身后突兀的冒出一条人影来。

  “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早降,七窍未临······周大全,周大全,周大全”

  老头身后,向缺念咒手结法印连续唤了三声对方的名字后,周大全条件反射的回头“啊”了一声。

  “啪”一张引魂符咒贴上了周大全的面门上,向缺念道:“魂魄自在,身无挂碍······魂出”

  周大全双眼突然变得迷茫起来,整个人都呆立不动,然后一道淡淡的影子从他的身前浮现而出,那道影子跟周大全十分相似,只不过面无表情双眼空洞,静静的飘在半空中。

  这是叫魂,向缺用引魂咒把周大全的一道魂魄从身体里给叫了出来。

  魂出于体的现象比较常见,特别是五岁以下的孩子一旦受到什么惊吓或者摔着脑袋的时候,巧合之下魂就会离体,再者就是熟睡的时候魂魄不稳的情况下受到点外因骚扰也会出现离体的状况。

  其实处理这种魂魄离体的症状比较简单和容易,只要亲人在孩子耳边连续呼唤他的乳名就行,或者用叫鸡魂喊一遍。

  “公鸡魂,母鸡魂,别惊慌,别逐散。鸡圈有狗守,家中有主人,主人有弓弩,主人有长刀”

  通常来讲,只要魂魄没有受到伤害小孩子的魂都会被叫回来,如果叫不回来那就得请专人叫了。

  如果是成人的话,魂魄离体就比较少见了,因为成年人各方面已经稳固长全了,不会轻易出现这种状况,除非采用一些叫魂的手段,就比如刚刚向缺用的引魂咒叫魂经,但如果是警察,军人或者性格极其坚毅的人叫起来就比较麻烦。

  魂魄离体对人没有什么大碍,只要魂魄不受创然后在及时给送回去就行了。

  离体的魂魄是没有任何知觉的,但却记得之前发生的一些事,而魂魄回归之后也根本不会知道此时发生了什么。

  “周大全,我问你答”向缺对着那道魂魄轻声念叨。

  周大全的魂回了一声是,向缺开始询问有关半年前陈家风水之事。

  几分钟之后,向缺和王玄真离去,周大全的魂魄飘向了自己。

  过了片刻,周大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然后茫然的四处张望,似乎十分诧异自己怎么会突然跑到这来了。

  而向缺和王玄真在离去之前,已经把他手机里的聊天内容都给删除的干干净净了,周大全根本就想不起来,他今天晚上曾经想要当一只小白兔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我也闪亮登场,给自己整个画面,谢谢江哥昨天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