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八章人各有命
本章由 听客 在 2016-05-23 18:36:52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听客解封者

  “哎,你们说老向万一挺不过去这个坎咋办?”王玄真其实心里也没底,这就跟新婚燕尔没经过人事的小夫妻一样,没有过实战经验洞房花烛夜的时候谁知道往哪捅,大腿朝哪边开啊。

  向缺要是一失手,小命可就嘎巴了。

  “冤有头债有主”杜金拾一撇嘴,傲然说道:“张嘴就说干死谁那是吹牛逼,但一失手也没准”

  王昆仑嗯了一声,说道:“血债血偿吧,给他们整个灭门惨案就行了”

  向缺到底有没有把握解决金蚕蛊呢,答案是必须的,说手到擒来可能有点夸张,但要说费多大的劲那也不至于,因为就在当初噬金蚕进入他体内的时候,他就明显感觉到一股极其渴望的神念传了出来。

  十殿阎罗镇狱图封印一开,西山老坟之物就跟开闸的洪水似的,四处追击噬金蚕。

  开始的时候场面还比较平静,没过多久一阵“叽叽叽,叽叽叽”的急促叫声就从他身上传了出来。

  独南苗寨,努雄正在四处敬酒,这酒喝的他已经完全不知道是啥味了,他就想借着酒精的麻醉让自己彻底麻痹了,省得晚上办事的时候跟操刺猬似的,一点心情都没有。

  “嗯?肿么回事内?”端着酒杯的努雄身体忽然一顿,明显察觉到自己的噬金蚕母虫似乎再给他传递着一种惧怕和空旷的念头。

  开始的时候努雄没有在意,以为是自己喝多了酒精有点中毒,连蛊虫都被影响了。

  但过了片刻之后,努雄顿时呆了,他身边的人居然眼睁睁的看见努雄的身体表面一个指甲大小的鼓包正飞速的在他全身游动起来,而努雄的神情则是极度慌张,恐惧和不可置信。

  西山老坟之物有点阴暗世界收割机的意思,凡是阴魂厉鬼,蛊虫这一类东西它似乎都能当成十全大补丸来吞噬掉,非常的感兴趣。

  早在向缺被下蛊的时候它就已经饥渴的不行不行的了,要不是十殿阎罗图压着它,它早就把那个小虫子给生吞了,因为它隐约感觉到吞了这玩意之后,自己的实力似乎能稍微的提那么一点点。

  但只可惜,向缺没给它这个机会,噬金蚕在被追的无处可逃,眼看着就要被西山老坟之物给吞噬掉的时候,向缺突然张开嘴,引导着蛊虫往这边跑。

  “吱吱吱,吱吱吱······”随着那尖锐的叫声临近,向缺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嗡嗡直响的时候,一个指甲盖大小的三金色虫子从他的嘴里飞了出来。

  “嗷······”一声极度不甘的吼叫,从他体内传出。

  “这让你给吞了,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味上等的药材”向缺嗤笑了一声,右手猛的一抓,一股炙热的火焰从手中迸发而出,然后极速缠绕上了刚刚被逼出来的噬金蚕上。

  三昧真火包裹住噬金蚕后,只一瞬间的功夫,一抹黑灰就凭空出现在向缺身前。

  金蚕蛊终归只是世间凡物,如何能顶得住能焚化万物的至阳三昧真火。

  噬金蚕被炼成了一撮灰,向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玉瓶伸了过去。

  据说,噬金蚕的灰不但能解百毒,而且用处颇多,最关键的是金蚕似乎存世已经不多了,只有独南苗寨里饲养了几只,这东西被大熊猫都珍贵得多,少一只那就是真少了,想生可能都生不出来,绝对是世上最稀缺的物种之一。

  独南苗寨。

  !酷(B匠网首j发q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努雄瞪着快要凸出来的双眼,嘴里呜咽着含糊不清的念叨着。

  他像疯了似的倒在地上翻滚起来,努雄整个身体忽然泛出一中让人惊愕的淡黄色,那股令人作恶的恶臭则是忽然密布于整个苗寨。

  片刻之后,努雄的眼神空洞了,似乎没有了任何的知觉。

  “向缺······他,炼化了我的蛊虫?”努雄的脑袋里只有这一个念头:“这不可能,炼化金蚕蛊,他人也活不了,不是还有几天呢吗,他为何这么着急?”

  寨子里全是苗人,懂得养蛊的更是占了绝大多数,所有的人都惊诧的望着倒在地上的努雄,了解独南苗寨的人一脸的不可置信。

  “努雄给什么人下了噬金蚕蛊?而且金蚕居然还被破了,多少年了也没听说有人能把噬金蚕给炼了的”

  “完了,努雄的母虫死了,他这辈子都别想在碰蛊了”

  片刻之后,族老让人把努雄抬进了自己的房内,仔细再三的检查之后,幽幽的叹了口气。

  “两败俱伤么?他体内的蛊被炼了,那他的人基本上也死了,这样也好,努雄你虽然无法再让金蚕蛊认主,但至少你的人以后是没事了”

  努雄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族老的这句话潜意思是告诉他,以后他将可能会作为寨子里传宗接代的工具来培养了,下半辈子所能做的,就是给寨子配种了。

  努雄觉得自己的一生挺悲惨的,前半辈子作为寨子里的顶梁柱来培养,过的顺风顺水,可人活了三分之一的寿命后一生就出现了相当离奇的转变。

  特别是自从碰见那个家伙之后,他的下半辈子全毁了。

  现在唯一能算让人有点安慰的是,他至少没成为个废人吧。

  “咔嚓······”一丝细微的碎裂声,这时突然从旁边的祠堂里传了过来。

  努雄和族老都是茫然一愣,他们清楚的记得祠堂里所有被做了手脚的命牌都已经碎过一次了,这个时候不可能还会有命牌在碎了。

  “难·····难道,我······我们漏了一个”努雄张着嘴,磕磕巴巴的说道。

  族老愕然的看着眼神有些涣散的努雄,手指指着他,颤巍巍的说道:“不,他还没死?不,不可能,他······他居然没死,他炼了金蚕怎么可能还活着”

  努雄的身子直挺挺的躺了下去,身上的魂魄缓缓离体,颇有不甘的望了眼躺着不动失去知觉的躯体,然后用充满彷徨无助的眼神眺望远方,似乎很想找到向缺问问,为什么你炼化了我的金蚕蛊可你却没有死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