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说向缺居然今晚也要到成都了,杜金拾兴奋的小声调就给提了起来:“麻溜过来找我吧,速度,速度,晚上吹拉弹唱给你安排明白的”

  “快马加鞭吧,我有种迫不及待的冲动了”王玄真两眼冒光的说道。

  王昆仑瞥了他一眼,说道:“我是去接货,向缺呢是叙旧,你激动个毛啊”

  “我的裤子隐约已经有着急往下掉的趋势了,我能不激动么”王玄真抻着脖子急头白脸的说道:“进山当了半个多月的野人,出来后跟你俩又喝了一个多星期的大酒,我个人的性福生活全给耽误了,我都憋啥样了?你信不信我现在把裤腰带解开能给你喷出一脸富含高蛋白的面膜”

  “你可真埋汰,赶紧给我闭了”王昆吾无语的开着车。

  车子进了成都郊区后,一辆打着双闪的捷达停在路边,王昆仑把车停下后,小亮和德成提着个箱子就钻了进来,一见到王昆仑就相当激动的来个拥抱。

  “哥,担心你这么多天总算是见到人了,你要再不跟我俩联系,我们都想二进京找那个姓刘的算账了”德成眼睛通红的说道:“枪我都托人给弄来了,四把微冲一千多发子弹,就在家里堆着呢”

  “你俩那不是虎了么,去了还能回来么,得相信你哥的实力,能抓住我的人还在六道轮回里不知道去哪投胎呢”王昆仑递给两人一根烟,指着后面的王玄真和向缺说道:“叫向哥,王哥,这次遇难这两位哥哥帮了大忙,不然你们真有可能见不到我了,以后碰到他们都当好哥哥处啊”

  “向哥,王哥”两人点头,挺恭敬的跟他们打了声招呼。

  g最8)新B9章节上酷匠l网p

  向缺打量了两人几眼,发现小亮和德成子面相都不错,属于忠肝义胆那号人物,脑袋上没有反骨脸上没有小人痣,绝对属于称职的左右手,难怪王昆仑如此信任他们。

  “东西在这呢?没磕碎了吧”王昆仑拍着箱子说道。

  德成把箱子递给他说道:“好着呢,天天晚上搂着睡觉,我蛋碎了东西都不带碎的”

  “这话说的,你俩的蛋不比这值钱啊?对哥来说你们人最重要东西是次要的”王昆仑拍着德成肩膀说道:“苦了你俩了,跟我之后一直没好日子过”

  德成挠了挠脑袋,说道:“要是没你,那能有我俩吗?早就不知道被人给整死多少回了”

  小亮嗯,嗯的点头似乎挺不善言辞的。

  王昆仑发动车子后说道:“走,跟哥呆一天晚上吃点饭喝点酒,然后你俩还得跟我分开自己找个地方眯一段时间,等我信,啥时候彻底安全了啥时候再出来,明白不”

  “昆仑哥,我俩还藏在老地方,放心吧”小亮子说道。

  道奇一路疾驰,开始奔着向缺跟杜金拾约定的地点开去。

  “我靠,你这大腿上咋纹两条小鲨鱼呢,挺有点腥风血雨的故事吧,你带我回味下你的峥嵘岁月呗”在车里,小亮子就坐在王玄真旁边,他一低头就看见黑漆漆的车里小亮腿上纹的身就挺好奇,闲着无聊寻思听点故事啥的打发时间。

  “故事肯定有啊”小亮一脸害羞。

  “啥故事啊,是不挺传奇的?”王玄真来了兴致,相当八卦了。

  “那是二十五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出生在大年初五······”

  “啊?故事的节奏整的年代有点久远啊”王玄真挺认真的准备聆听呢。

  小亮眯缝着眼睛,神情非常庄重的说道:“我妈说我是双鱼座”

  王玄真咽了口唾沫,看着他腿上那两条小鱼神情尴尬无比。

  向缺都傻了,被整的相当无语了,他拉着王玄真说道:“哥,你那三角眼给我睁大点好不?那是鲨鱼么,那是招财鲤,一般捞偏门做生意的都喜欢纹这东西,你能不能别这么不学无术啊,太丢人了”

  王玄真掩面羞涩的给了小亮一巴掌,说道:“你这孩子,说话这么不老实呢,看把你王哥给糟蹋的,心干稀碎”

  小亮呵呵一顿傻笑,然后看着向缺一脸的黑线条愣愣的问道:“哥,你这纹身是明年春夏的流行趋势么?看着这么有个性又有味道呢,我冷不丁一瞅没给我吓尿了,不过这纹身师傅的水平挺厉害啊,你看你这脸白里透红与众不同,太有范了你给我介绍下吧,我也想走在时尚的前沿”

  “亮子,你别操你向哥了,他那都是伤疤,你再说下去小心他当场给你抽一个,能把你给吓突突了”王玄真乐呵呵的说道。

  半个多小时后,晚上八点多车子进入市区来到红牌楼一带,离着老远向缺就看见杜金拾上面穿着屎黄色的T恤下面是大花裤衩子,脚上踩着一双人字拖,靠在一辆黑色的奔驰旁叼着烟东张西望呢。

  “浩南哥,风采依旧啊”在车里向缺蒙着脑袋跟他打了声招呼。

  杜金拾听见向缺的声音就过来了:“哎,真是老向啊,你咋跑成都来了呢,真能折腾”

  “祖国大好河山千千万,我过来游山玩水散散心”

  “你这车里不少人呢,组团来的啊”杜金拾探着脑袋往车里看了一眼,然后疑惑的看着蒙着脑袋的向缺问道:“哎,你这啥风格啊,这么诡异呢”

  “不太适应天府之国的气候,脸蛋子不咋舒服”向缺含糊着回应完,又说道:“啊,组团来这混吃混喝的,你给好好接待下呗”

  杜金拾打了个响指,说道:“那能是事么,跟我走吧,今晚好好给你安排安排,你就看我的排面能不能给你长脸吧,在后面跟上我车哈”

  王玄真从车窗里露出脸,十分自来熟的说道:“兄弟,我们一路颠簸坎坷而来,除了肚子比较受罪以外,精神和肉体也是需要抚慰的”

  “吃完饭,再洗个澡按个摩呗”杜金拾挺明白的说道。

  “澡肯定是要洗的,但能来个鸳鸯戏水么”王玄真舔着脸说道。

  杜金拾顿悟了,说道:“要约炮呗?”

  “含蓄,含蓄”王玄真低头说道。

  “同道中人啊,咱俩一会好好喝一杯,探讨下有关妇科方面的问题”杜金拾抛了个眼神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黄昏旋律建了个本书的公会,就在页面那申请,喜欢的朋友进来哈,我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