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虫已经被向缺一把火给烧成了灰,但这虫子恐怕除了向缺外,当时在场的赵放生和曹清道也不会看过一眼就给忘了。

  “这虫子······翅膀是淡黄色的,五官鲜明,它的叫声很凄厉······”向缺边描述边用笔在纸上勾画着蛊虫的样子,他的画工老实讲真不敢让人恭维,但随着向缺最后一笔画成,腾路强突然之间仓促的站了起来。

  那张满是憧憬的老脸上密布着恐惧和慌张,原本老态龙钟的身体在微颤中险些向后仰头倒去,要不是他身边的黑苗中年人手疾眼快的扶着他,这老头估计的一个跟头摔倒在向缺面前。

  “不,这不可能······不可能······这个东西怎么可能还会存在,这不可能”腾路强忽然狰狞着指着向缺吼道:“滚出去,滚出去,我们寨子不欢迎你,你,还有你们马上离开我们寨子”

  向缺,王玄真和老李错愕的盯着有些癫狂的腾路强瞬间脑袋进入懵逼状态,向缺低着头看着纸上那丑陋的蛊虫若有所思。

  而王玄真仍旧不甘心的继续问道:“说好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呢?”

  “咳咳,咳咳,你们马上离开我们的寨子,马上”腾路强剧烈的咳嗽着转身就走,临走之前仍然不忘了跟自己身边的人交代道:“马上让人送他们出去,并且让人看着他们不要让他们在进寨子”

  向缺拉了一把想要跟出去的王玄真说道:“先离开这再说,估计这个寨子没戏了”

  最好最顶尖的演员也没办法在一瞬间让自己的表情瞬间凝固成恐惧和慌张这两个状态,那是发自内心的无助。

  似乎腾路强看到的不是纸上的蛊虫,而是一种无边的恐惧向他张开了大口想要把腾路强吞噬进去。

  “蹬,蹬,蹬”木楼外响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敞开的门外二十几个黑苗壮年快步走来迅速把木楼给围成了一圈。

  向缺,老李和王玄真没料到黑苗的反应会这么快这么决绝,摆明了是要把他们立刻赶离寨子。

  老李慌张的拉着两人说道:“走,快走吧,被黑苗视为敌人那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再不走我们就死定了,他们会放蛊的”

  王玄真皱眉说道:“就这么走了?白来一趟?这个寨子不行我怕咱们就是找到其他的苗寨人家也不一定会出手,老向,至少咱们得问问他们为啥突然反悔吧,对症才能好下药啊”

  “你认为我们在这还能问出点啥来,先离开这再说”

  向缺,老李和王玄真在苗寨的人虎视眈眈的死盯下出了苗寨,尾随的人居然一直跟着他们走出十几里地才停下脚步,并且严厉的训斥三人,如果胆敢接近寨子附近,必让他们身受蛊虫噬体之痛。

  “那个虫子,好像挺可怕的啊,我估计咱俩要是再在这事上扯下去恐怕后事难料啊”离开苗寨之后,王玄真懒得再往前漫无目的的走了干脆就坐在地上休息起来,他们三个现在成为了无头苍蝇,根本无处可去。

  老李呐呐的抽着烟,欲言又止的看了眼向缺,似乎有种无从开口的意思。

  向缺挠了挠鼻子,淡淡的笑道:“给我们导这一次游给你整害怕了呗”

  老李尴尬的笑了,说道:“向先生······”

  Ea最新章Z节#上酷g匠?网M

  向缺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老李,到此为止吧,接下来的行程你也帮不上我们的忙了”

  “这······可是说好了的,我得陪着你们一直离开黔南的”老李满脸的愁容,他是真不想半途而废,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他那两个儿子。

  “你放心,你两个儿子的事我已经交代了,那边不会反悔的,这边你也不用管了剩下的事我们自己想办法”向缺给他吃了颗定心丸:“卸磨杀驴的事我不会干,你回去后就等着听信吧”

  老李长舒了口气,连连点头:“向先生,我奉劝您一句话,蛊虫这东西听说在苗寨已经存在很久了,至于到底有多久没人清楚,所以就算是苗寨的人也并不清楚这世上的蛊虫有多少种有多厉害,我听说有的蛊虫一旦沾上了就是无解的,死不死的不说,受的苦可能还生不如死呢,刚刚我们去的那个黑苗寨已经是我所知养蛊较为厉害最久的一个了,说实话这里不行再找下去我也真帮不上什么忙了”

  老李说完这番话就和向缺,王玄真告辞离去了,老李是真怕了,黑苗的反应有点太强烈了,只要是不傻的人都能看出来,向缺要解的蛊毒一定超乎寻常的麻烦。

  “看见没有?钱难挣屎难吃,但和小命比起来钱可以不要,吃屎换命也有人肯干,但关键的是现在咱俩就是想吃屎好像也他妈找不到地方了”王玄真挺苦大仇深的说道。

  向缺呵呵一乐,说道:“谁说找不到地方的?”

  “咦,你这货一笑我就知道你肯定早有主意了”王玄真眯着三角眼,没多寻思就品出向缺话里的意思了:“你想找王老蛋他们办这事?”

  向缺嗯了一声,说道:“王老蛋在这村子里生活了好几年了,接触到的听到和看到的肯定要比老李强多了,他不正合适么,对不?”

  “你这心眼真够精的了”王玄真起身拍了拍屁股,说道:“走吧,走吧趁着没天黑的赶紧回村子里去,正好晚上还能睡一觉”

  黔南以南。

  距离向缺要去的村子,不到一百公里远的丛林内,一道狼狈的身影正疲于奔命的穿梭于丛林之中。

  王昆仑背着包已经入林多天了,他带的补给已经在一天前全都消耗的一干二净了,王昆仑是没料到这次对方抓他抓的这么紧,这比当初费了龙虎山掌门儿子那次似乎还要麻烦。

  几天前开始,王昆仑就已经发觉有人在追击自己了,他在丛林里绕了不知道兜了多少个圈子可是也没把人给甩掉。

  王昆仑心里有种隐约的预感,这一次自己怕是要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