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按着自己留下的追踪术痕迹,利用神识瞬移,三两下,就发现了玄冥和尚的身影,玄冥和尚只顾逃命,依旧穿个裤衩,连淡黄色的海青都还没来得及穿上。

  “秃驴,哪里逃!”

  玄冥刚听到刘星的声音在身后想起,忽然脸色一变,脚下发力,轻功加速,往前逃去。

  “砰!”

  玄冥感觉身后一道劲风传来,暗道不好,立即将手里的海青往身上一披,叶小米的身体砸在他背上的海青上,发出一声响亮的碰撞声,强大的力道,撞在他背上,让他的身影加速往前飞去,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卧槽,这秃驴的海青有点邪门啊!”

  玄冥和尚刚刚消失的地方,刘星怀里抱着叶小米,站在那里,微微皱着眉头,心里疑惑不解。

  叶小米用小手拉了拉刘星白色的小辫子,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刘星,用稚嫩的声音说道:“小子,那和尚的那件海青有古怪,里面夹杂着一件防御软甲,赶紧追,把那防御软甲抢来,可以用来防身!”

  “哦?有这等好事?我追!”

  刘星听完兴奋了,刚刚把叶小米砸过去,直接砸在玄冥背上,玄冥居然毫发无伤,原来是因为他海青里藏着一件防御软甲啊,由此可见,那件防御软甲防御力还是挺流弊的,他一个神识瞬移,追了上去。

  玄冥的轻功在快,也没有刘星的神识瞬移快,没两下,刘星就出现在玄冥身后。

  “秃驴,你逃不了的,哈哈哈哈!”

  听到刘星的声音传来,玄冥脸色一沉,停了下来,他已经竭尽全力了,轻功已经快到极致,但依旧无法摆脱刘星。

  玄冥知道,他今天恐怕是跑不了了,使用轻功也是很消耗内力的,如果继续下去,一旦他的内力耗尽,刘星就能轻轻松松地斩杀他,他索性停了下来。

  “秃驴,怎么不跑了?”

  刘星抱着叶小米,站在玄冥和尚身前,脸上带着充满戏谑的笑容,他今天,是吃定玄冥了。

  玄冥和尚把海青一披,一指刘星,骂道:“小儿,你以为爷怕你啊,要不是你老是当缩头乌龟,还不要脸地拿一个没断奶的小婴儿当武器,看爷不灭了你!”

  刘星脸色一变,这玄冥和尚总是出口成脏,他已经有些忍无可忍,他看向叶小米,说道:“师父,那秃驴骂您是没断奶的小婴儿,还骂您的宝贝徒弟是缩头乌龟,您老人家不表示表示?”

  “哈哈,噢哦~”

  叶小米还没说话,玄冥和尚就哈哈大笑起来,刚笑了两下,就扯动了身上的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的,惨叫了一声,倒吸一口凉气。

  缓过来后,他一指刘星,说道:“小儿,你居然叫另一个小儿做师父,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还老人家?以为爷会把那小儿当成千年老妖怪,以为爷会怕你?当爷傻B啊?”

  “你就是个傻B!”

  刘星怀里的叶小米用稚嫩的声音怒骂了一句,两只小脚一蹬刘星的肚子,身体弹出,一手捏着一个小拳头,拳头上带着幽蓝色的光芒,向玄冥和尚打去。

  “不自量力!”

  玄冥脸色一黑,低声吼了一句,看到叶小米飞来,他红色的大手掌一举,朝叶小米拍去。

  玄冥虽然觉得叶小米很是怪异,不敢轻敌,但面对一个还没断奶的小婴儿,他顿时又觉得没什么压力,似乎只需一巴掌,就能把飞来的小婴儿拍碎。

  叶小米飞出去后,刘星神识扫出,集中精力关注着叶小米,他始终觉得叶小米深不可测,但叶小米基本不亲自出手,刘星对叶小米无比的好奇。

  眼看玄冥和尚的大手就要和叶小米相撞了,叶小米直接撞向玄冥发红的大手掌,另一只没握拳的小手往玄冥和尚的大手一挽,身体围着玄冥的手臂,飞快的转着圈,一瞬间就来到玄冥的腋窝处。

  玄冥还没反应过来,叶小米一手吊在他肩膀上,两只小脚蹬在他腰上,幽蓝色的小拳头,直接朝玄冥和尚的喉咙打去。

  玄冥和尚大惊失色,刚开始他绝得没什么,但接着见到叶小米无与伦比的速度,他愣住了,叶小米的小拳头打向他的喉咙,他暗道不好,却已经来不及应对。

  “死去!”

  叶小米稚嫩的声音的响起,小拳头已经砸在玄冥和尚的喉咙上,砸中之后,叶小米的身体又围着玄冥和尚的手臂转了几圈,重新飞回刘星怀里。

  “小样儿,吓爷一跳,原来就是虚惊一场!”

  玄冥和尚松了一口气,叶小米飞回去后,他的身体并未发生任何变化,只是感觉喉咙处有点冰冰的,没什么异样。

  刘星看向玄冥,嘴角一扬,淡淡地说道:“秃驴,你别高兴得太早,你喉咙着火了!”

  “什么?啊~”

  玄冥和尚一愣,他感觉喉咙忽然之间越来越凉,越来越冰,越来越疼,撕心裂肺的疼,他惨叫一声,伸手往脖子上一摸,疼痛越烈,他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他只感觉手指摸过喉咙后,也越来越冰,越来越痛,低头一看,手指上有一道蓝色的火焰在缓缓燃烧。

  玄冥和尚满脸狰狞,无比痛苦,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来,一瞬间,幽蓝色的火焰就遍布到他全身,他无比痛苦地挣扎着,翻滚着,他身体上被幽蓝色火焰烧过的地方,都变成了虚无,唯有衣物等依旧如故,并未被幽蓝之火烧没。

  一分钟后,地上只剩下一堆玄冥和尚的衣物,而玄冥和尚,已经消失不见,一根毛都没留下。

  玄冥和尚,就此死去,虽然不是刘星亲手所杀,但他死在无比痛苦之中,连一粒细小的骨灰都没留下,也算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刘星看向怀里的叶小米,对叶小米更加佩服了,叶小米的表现,叶小米的实力,永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刘星问道:“师父,你太厉害了,你到底有多强,达到古武的天阶大圆满了吗?”

  叶小米黑溜溜的大眼睛瞪了刘星一眼,说道:“臭小子,我知道你想看为师出手,现在为师出手了,你满意了吧,别瞎扯了,赶紧办正事要紧!”

  “好的好的!”

  叶小米不说,刘星也懒得追问了,神识一扫,将玄冥留下的淡黄色海青收入恒界,至此,曾经流弊轰轰的隐门采花大盗玄冥,如今就剩下一条裤衩摆在地上。

  收好海青,刘星暂时没去管防御软甲的事情,叶若兰被玄冥和尚用分筋错骨手把手脚都弄废了,他必须赶紧赶回去想办法为叶若兰恢复才行,不然万一时间长了,出了什么事,他可不好跟叶凌天、叶若诗等人交代。

  刘星迅速按原路返回,他所不知道的是,两个中了合欢丹毒的花季少女,正在那等着他去用身体解救。

  r酷匠网O首G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第五更,睡觉了,晚上夜班,兄弟姐妹们,明天见。。。。。。。。。。还有,求恶魔果实啊。拜托有恶魔果实的兄弟姐妹们帮忙投一些。老蜗牛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