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大英和胡大鹏正心奋地说着什么,这时候,异变突发。

  山黄鼠郎原本被反绑在背上的双手,忽然挣脱束缚,迅速拉着左右两个八路军的脑袋,往中间一撞,再以极快的速度,夺过一把轻机枪,立即向严大英和胡大鹏等人扣动扳机。

  严大英站在许峰面前,山黄鼠郎站在严大英后面,胡大鹏最先发现山黄鼠郎的动作,大叫一声:“小心!”

  严大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胡大鹏拉倒在地,两人抱在一起,往马路边缘翻滚。

  山黄鼠郎出手太快,其他的十几个八路军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山黄鼠郎手里的机枪扫中,倒在血泊之中。

  山黄鼠郎扫了一圈,立即对着正要滚下马路的胡大鹏和严大英,扣动扳机。

  山黄鼠郎笑容无比灿烂,他以为,胡大鹏和严大英就要被打成筛子了,谁知道刚打出两颗子弹,手里一轻,手里的机枪居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R2看正H版章#节6上U酷3E匠,网*

  山黄鼠郎看到前面有一把轻机枪,往前一扑,正要抓住那把轻机枪的时候,轻机枪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山黄鼠郎从地上爬起来,虽然周围有很多枪,不再抢枪了,他知道,有人在搞鬼。

  果然不出不出山黄鼠郎所料,地上的枪全部消失了。

  山黄鼠郎不光是日军的联队队长,还是日本北辰一刀流的高手,拔刀术一流。

  枪声大作的时候,看到四处逃窜的部下和士兵,身边找不到任何武器,山黄鼠郎当时就知道,联队完了。

  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所以山黄鼠郎甘愿被捕,他想找个机会,干掉对方的主帅,或者多杀几个人也好。

  燕大英和胡大鹏滚到了马路下面,胡大鹏为了救严大英,背上中了两枪,鲜血淋漓。

  严大英和胡大鹏自动分开后,严大英感觉手心黏黏糊糊的,抬起手一看,全是血。

  “团长,你中枪了?”

  严大英终于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快……快走……快走……”

  胡大鹏中了枪,脸色苍白,声音短短续续,他强忍着剧痛,伸手去推严大英。

  “团长,我不走,是我害了你,我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团长,你伤到哪里了,我帮你包扎!”

  严大英流着眼泪,死活不肯离开,反而贴近胡大鹏,找到抢眼,想为胡大鹏止血。

  严大英双手颤抖着,摸到了许峰中枪的地方,胡大鹏直接晕死过去。

  山黄鼠郎原本打算跳下马路,干掉严大英和胡大鹏的,但是太黑了,除了火堆周围能看清楚以外,其它地方都是漆黑一片,不好下手。

  山黄鼠郎也知道,那个能把枪弄消失的神秘人应该快到了,他从火堆里捡出一根手腕粗的木棍,木棍一米来长,一端还在燃烧着。

  山黄鼠郎将木棍握在手里,一动不动,面无表情,等待神秘人的到来。

  一阵细微的风声吹过,山黄鼠郎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他的面前,多了一个人,准确地说,他的面前多了一个身体消瘦修长,一身红装,白色长发飘飘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手里握着一根两米来长的铁棍,看起来弱不经风,但从他冷漠的眼神可以看出,这绝对是个可怕你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不是刘星又是谁?

  刚刚刘星神识一扫,刚好发现山黄鼠郎抱着机枪,拼命地扫射,八路军的兄弟一下子倒下去十几个,就连团长胡大鹏也中了两枪。

  悲剧已经发生,刘星根本就来不及阻止,他只能收了山黄鼠郎手里的轻机枪,连地上的也不放过,然后快速朝这边跑来。

  “小鬼子,我操你大爷,拿命来!”

  刘星来到山黄鼠郎面前,根本就不想废话,直接大骂一声,抡起铁棍,就向山黄鼠郎砸去。

  “八嘎!”

  山黄鼠郎不愧是北辰一刀流的高手,反应极其灵敏,他往后迅速退了两步,刘星的铁棍砸了个空,将马路上的一块石头砸得四分五裂。

  “操,小鬼子,看不出来,你有两下子啊!”

  刘星继续抡起铁棍,朝着山黄鼠郎的腰部横扫过去。

  山黄鼠郎这回也懒得躲了,木棍往侧面一档,只听咔嚓一声,木棍一分为二,被铁棍从中砸断。

  山黄鼠郎压根就不知道刘星的力度有多大,等木棍被砸断时,山黄鼠郎来不及做出反应,铁棍还有一部分力道,直接砸在他的腰部。

  山黄鼠郎迅速闪到一边,腰部发麻,还很痛,他对着刘星叫了起来:“是英雄的话,给我一把刀,我们决一死战!”

  “好!小鬼子,那爷爷就给你一把刀,让你死得心服口服,接刀!”

  刘星直接扫出一把武士刀,丢给山黄鼠郎,他想靠自己的实力,干掉山黄鼠郎,为死去的八路军兄弟报仇雪恨。

  山黄鼠郎一把接过武士刀,眼神变得犀利如刀,双手紧紧握着武士刀,仿佛一下子自信了许多。

  “狗日的小鬼子,爷爷来了,看招!”

  刚刚一铁棍就扫中了小鬼子的腰部,这回刘星更加有信心了,以极快的速度,向山黄鼠郎的脑袋抽去,如果抽中山黄鼠郎,山黄鼠郎铁定脑袋开花。

  山黄鼠郎脑袋往后一仰,躲过刘星的致命一击。铁棍一过,山黄鼠郎立即直起腰,对准刘星的脖子,一刀劈了下去。

  刘星举起铁棍一档,铁棍和武士刀相碰在一起,发出“当”的一声响,闪出了几点火花,山黄鼠郎强大的力道,震得刘星虎口发麻,倒退了两步。

  “操你大爷!”

  刘星有点怒了,将铁棍往马路上一扎,双手握着铁棍的一端,就像撑杆跳一样,跳到空中,对着山黄鼠郎连出九脚。

  山黄鼠郎一边后退,一边对着刘星的脚影又劈又砍,速度极快。

  但任凭山黄鼠郎的刀法再快,也没有刘星的脚快,刘星踢出九脚,有三脚踢中了山黄鼠郎的胸口。

  山黄鼠郎后退几步,用武士刀撑着地面,武士刀刀尖还有一些线头。山黄鼠郎忽然脸色一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哈哈哈,你的,断子绝孙了!”

  山黄鼠郎虽然受了伤,但他很开心,刚刚交手的过程中,刘星的腿法虽快,但他还是劈中了刘星一刀,而且正中刘星的下体。

  断子绝孙?

  刘星大惊失色,低头一看,裤裆被划了一个大口子,连里面的红内裤划破了,小丁丁都看见了,还好小丁丁又短又小,不然这一下真的断子绝孙了。

  就在刘星低头观察裤裆的一瞬间,山黄鼠郎嘴角一扬,眼里闪现一抹难以名状的心奋,他迅速举起武士刀,朝刘星的脑袋劈来。

  刘星听到风声,抬起头来,看到山黄鼠郎的武士刀劈了下来,速度太快,刘星已经来不及躲闪,眼看就要被武士刀劈为两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