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别墅,叶若云和那个老外都没住在别墅里,许小鸽等人也没来,刘星和叶若诗一直谈到凌晨三点多,才把所有的事情交代清楚。

  自然酒庄的酒,燕京二锅头批发的酒,以及杨端阳、杜月娥的水果,刘星全部交给叶若诗打理!

  关于养生果,刘星会定期交给国家一批,如果美诗要营业,国家会给叶若诗送!

  刘星还把《九龙练气诀》第一层的口诀交给叶若诗,教会她如何运转,告诉她没事就练练。

  刘星没给叶若诗留下酒,他即将去寻找魂魄了,不敢拿酒给叶若诗喝,万一叶若诗醉了,或者出现什么问题,那就难办了。

  刘星在别墅找了很多宽敞的地方,把恒界里的蔬菜全部放到别墅里,各种各样是水果也放了很多,供叶若诗等人今后食用!

  弄好这一切,刘星进入恒界继续修炼法术。第二天一早,刘星直接打车去燕京机场!

  刘星来到机场,虽然是早上,但天色昏暗,天空中还飘着蒙蒙细雨,远处的人影,都看得不太清楚。

  刘星直接从恒界里扫出一把雨伞撑着,慢慢往候机大厅走去,虽然机场比较吵闹,但刘星孤身一人,还是感受到了内心的那份宁静。

  走着走着,手机响了起来,刘星拿出来一看,是曹梅打来的。

  曹梅来得比刘星早一些,飞机九点起飞,和刘星相聚后,他们一起来到头等舱休息室,随意的聊了起来,彼此也越来越熟悉了。

  ……

  登机后,八个人的头等舱,只有刘星和曹梅两人,漂亮的空姐过来为刘星和曹梅服务。

  空姐拿着一份菜单,放在刘星面前,问道:“刘先生,这是菜单,请问您想吃什么?”

  刘星抬头看了一眼空姐,心里忽然冒出四个字:制服诱惑!

  这空姐穿着四厘米的黑色高跟鞋,双腿笔直修长,净身高一米七左右,五官精致,笑容甜美,身材很苗条,双腿笔直修长!

  她穿着深蓝色的旗袍一样的裙装,领口处搭配色彩鲜艳的丝巾,袖口设计与领口丝巾色彩、纹饰相呼应,一方橘色兰花标识的配饰腰带点缀腰间,整体风格历练不失活泼,精致不失优雅。

  整体看去,她穿着深蓝色制服,清新如绿茶一般,纤腰柔美,让人有一种要将她揽入怀中的冲动。

  她有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微红而又充满诱惑的双唇,以及小巧玲珑的鼻子,下颌圆润,玉颈生香,美的让人不敢直视。

  她身材姣好,笑容甜美,似乎找不到一点瑕疵,除了美还是美!

  刘星看到眼前的空姐,再也没移开眼睛。

  欣赏完后,还盯着空姐制服上的名牌看了一下,制服上的名牌上写着:包爽爽!

  刘星忽然想起那首歌:“……今儿我就是爽,爽爽爽爽爽爽……”

  包爽爽问完,依旧微笑着等刘星回应,谁知道刘星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直盯着她上看下看,还特别认真的看了看她的胸部,包爽爽脸上的微笑慢慢冷了下来,心里莫名其妙的对刘星产生一种反感!

  包爽爽毕业于华夏航空学院,很多种类的飞机都会开,而且技术都很好!她因为人长得漂亮,又拥有完美的身材,毕业后,很多著名的航空公司都高薪聘请她,但她都婉拒了,因为她是国航董事长的千金!

  包爽爽的目标是宇宙飞行员,希望有一天能登上月球,但作为国航董事长唯一女儿,她父亲则希望她将来接手国航。

  包爽爽父亲打算重点培养她,将来好接手国航,所以让她从基层干起。父亲的话对包爽爽来说,从来都是圣旨,不得已,她才到国航做空姐。

  今天是包爽爽第一天上班,因为身份的关系,机长让她负责头等舱的乘客。

  包爽爽无意间闻刘星身上的香味,对刘星的感觉还是蛮不错的,只是刘星和所有男人一样,色咪咪的盯着她,让她开始反感刘星。

  在学校的时候,有无数的富二代、公子哥都排着队追求她,但她从来不屑一顾,因为她知道,男人基本上都是靠下半身思考,如果自己长得很丑,那些追她的人肯定会对她视而不见!

  再美的花儿,也会凋谢;再美的容颜,也会老去。就像歌里写的一样: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的变迁!

  包爽爽只想找个真心的人,一起到地老天荒。

  刚开始,包爽爽为自己的美而苦恼,后来,为了幸福,她把美当成一种工具,专用来试探男人。凡是第一眼就盯着她看的,就算再优秀,在她心里,最多也只有五十九分,不及格!

  刘星把菜单还给包爽爽,说道:“哦,不用了,酒还是免费的吧?先给我各种酒都来一瓶!”

  刘星知道,头等舱的酒和饮料都是免费喝的,而且都不错,现在刘星千杯不醉,他想好好尝一尝!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

  包爽爽心里虽然有些不爽,但本着乘客至上的原则,她态度依旧很好。

  更J新¤最D快上酷w匠网-

  刘星和曹梅的位置紧挨着,包爽爽又去询问曹梅,曹梅点了一个汤、一杯红酒、一个叉烧饭。

  包爽爽离开后,刘星将身旁的一杯鸡尾酒一饮而尽,丟几颗干果到嘴里嚼着,透过窗户,看着晴朗无边的天空,心中有些感叹。

  上飞机的时候,燕京依旧细雨蒙蒙,迷雾重重。到了云层之上,天空一片蔚蓝,视野开阔,晴朗无比,完全是另一翻景象。

  这也许就像人生,不同的地位,不同的高度,看到的、体会到的、经历过的绝不一样。

  站得高了,也就看得远了;境界高了,烦恼忧愁也就少了。

  “喂,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

  看刘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曹梅好奇地问道。

  曹梅坐在刘星身旁,嗅着淡淡的清香,觉得无比宁静,有一种淡淡的美好萦绕在心头。

  曹梅自认为自己是个宁静的女子,但她觉得,此刻的刘星,似乎比她还要宁静!

  从刘星给曹梅的第一感觉来看,刘星是一个比较开朗的人,但自从上了飞机后,刘星话越来越少。

  看到刘星沉默,曹梅觉得有些奇怪。

  “没有!在想一些搞笑的笑话!”

  刘星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随意找了个借口。

  “别找借口,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你是在想刚刚那个美丽的、漂亮的空姐吧?”

  刚刚刘星一直盯着空姐看,曹梅还以为,刘星是被刚刚那个美丽的空姐迷住了,正在想空姐!

  刘星笑道:“草莓姐,空姐再漂亮,能有你漂亮?空姐再美,能有你美?说真的,我真的在想一些搞笑的笑话!”

  曹梅顿了一下,感觉俏脸微微一热。

  女人,总还是喜欢听别人说她美,越美丽的女人,越是如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谢谢啊泽解封,谢谢支持,同时谢谢一声不吭打赏,谢谢支持,老蜗牛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