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陷害四姨娘?毒害老夫人?门都没有!

  苏云菀,苏雪,你们如此不珍惜姐妹情谊,互相残杀,那也别怪汐墨不客气!我会让你们真在体会到,什么是互相残杀!

  屋檐下,苏云菀正站在门口看着院子外。

  急急等待,为何,还没有动静?

  “芍药,可真真把药放她菜里了?”苏云菀不放心,这都一天过去了,按理早该有消息了,就算没有毒到苏汐墨,那苏汐墨院子里的丫鬟总该出点问题吧,可是一天过去了啥消息都没有。

  芍药站在苏云菀的身边也是一脸的焦急,见苏云菀问她话,立马使劲的点头,好似点慢了都会被怀疑。她可是亲手把药粉放三小姐菜肴里的,就算三小姐没吃,那么好的菜丫鬟一定不会丢弃,如果有丫鬟吃了那么至少也有人中毒的消息,这风平浪静让她内心很忐忑啊。

  “那就奇怪了,那毒虽然不能直叫要了她的命,皮肤溃烂的功效还是有的,怎么就没有一点消息呢!?”

  眼看三皇子说说媒一事就要定下来了,若还不能处理掉苏汐墨的话,那机会就真的没有了。她是苏府的嫡女,嫡长女,她是正妻所出,她绝对不能容忍一个庶女比她嫁得好!

  苏汐墨现在在苏府已经慢慢夺宠,这是她唯一能想到压制苏汐墨的办法!

  她要苏汐墨皮肤慢慢溃烂,这样苏老爷就会自愿找别的女儿代替苏汐墨了,而苏家最出众的女儿不就是她苏云菀吗!

  到时候嫁给皇亲国戚的人会是谁?是她苏云菀!一想到未来的荣华富贵,苏云菀内心的海洋忍不住惊起一片波澜。

  “芍药,去盯紧些,只要苏汐墨那一有什么消息,就赶快回来汇报!”她会利用这个消息让爹改变主意,让她嫁给三皇子介绍的那个人。

  “是。”芍药转身刚要出去,一个丫鬟急冲冲的奔跑了过来,速度太快,直接和芍药装了一个满杯碰。

  “哎哟。”芍药被撞倒在地,一只手撑着地面,一直手揉着被装疼了的额头。

  苏云菀听见声响后看向身后,见两人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眉头不由的蹙起:“没规矩,路都不会走了吗?”

  苏云菀语气带着责备,让外人见了指不定就说她教导丫鬟无方了,她是苏家的嫡长女,她不允许自己的名声有任何污点,甚至半点都不会允许。

  那丫鬟来不及去搀扶被自己撞到的芍药,急匆匆的站起来道:“大小姐,奴婢之所以鲁莽是有急事啊!”

  急事?

  苏云菀一听是急事,不免多瞅了这个丫鬟两眼,看小丫鬟神情着急的样子,不像是说谎。

  芍药也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没有生气,也没有资格生气,她不过是奴婢而已,怎么可能在主子面前发脾气。

  “小环有什么急事就快说,大小姐正烦着呢。”

  T酷C匠~网S正版首q◇发

  被芍药唤作小环的丫鬟点了点头,缓了口气稳住气喘,简要的说:“刚刚奴婢奉大小姐的意思去给老夫人送香茗,老夫人叫奴婢放到内屋,然后老爷就回来给老夫人请安了,奴婢听见老爷说什么三皇子指婚的事情,别的没听清楚,只听清楚有腿疾,好像不能走路。”

  “什么?”苏云菀失声怒道。

  开什么玩笑,腿疾不能走路?!这不就是残废么!!

  芍药也是惊讶得瞪大了眼睛,眨巴了好几下才缓过劲来,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表情更是诧异,腿疾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环你可还听见什么,就听见腿疾两个字吗?”

  小环对芍药点了点头,她何尝不知道这是大小姐最关心的事情,怎么干随意乱说。

  “我和陈妈妈走在一起,不敢多听,放好了香茗就出来了,就是无意间看见老爷的神色很严肃,听见老爷说三皇子给做的媒是一有腿疾的,然后陈妈妈就带着奴婢出去了。”

  苏云菀听完,无力的往后退了几步,退到红木雕花椅子上,软软无力的坐了下去。

  她冒着被处罚的危险,精心布局下毒,时时刻刻都想着怎么夺走这次机会,把存下来的钱拿去买最好的香茗送去讨好老夫人,结果……结果换来的却是一场空!

  一个有腿疾的男子,一个残废的男子,她苏云菀不屑一顾,她是苏府的嫡长女,怎么愿意嫁给一个有腿疾的男子遗憾一辈子!算计了半天,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得到,真是好笑!

  “算了,我早该想到的,三皇子怎么会因为一个无趣的问题给做一桩好姻缘呢,一定是觉得这难登大雅之堂的问题只能配得上难登大雅之堂的男人。”

  什么样的人就只配穿什么样的衣服,苏汐墨,你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庶女,只配得上一个有腿疾不中用的男子!

  芍药符合着点头,附和笑道:“这样的男子怎么可能配得上咱们大小姐,那个,大小姐,三小姐的毒奴婢还……”

  苏云菀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苏汐墨没有中毒,这样也好,免得毁容了爹爹找人代替,就算苏汐墨中毒了,要代替的也是苏雪,不是我和云欣!”

  四四方方的八仙桌上,摆放着用盒子装好的各种各样的熏香和胭脂。

  汐墨先看了看盒子,有圆形的菱形的花朵形状的也有,颜色也各异,做工细致,有的雕着纹路,有的花着图案。盒子几十种,但是每一个木盒子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便是盒子的正中央都雕刻了千香坊字样。

  再看盒子里的胭脂和熏香,用汐墨老道的眼光来看,虽有不足,但是比其他家制作的胭脂和熏香都要好上几成,这还是第一次制作,相信会越制越好的。

  拿起一盒雪花膏打开,轻轻用食指抹了一点在另一只手的手背上,雪白的膏状立马消散,只留下润滑的皮肤和那缥缈的淡香。

  “三小姐你倒是说句话呀,到底好还是不好?”依儿性子急,等不及要得汐墨的结论,这香可是她和雨帘教那些小丫头制的第一批香啊,也是这两天的劳动成果,究竟成与不成,就等着汐墨检验了。

  雨帘和小幽也站在一边等着汐墨的结论。

  又挑了一点熏香放香炉里点燃,确定了那熟悉的香味后,汐墨方才点了点头。

  “还不错,能拿出去卖了,但是每种胭脂的精油和花蜜的比例不对,花蜜应该再多一成,不过第一次做成这样也是不错了。”汐墨对这些东西比较有要求,要做就要做好,不然砸了牌子想再做好就难了。

  依儿听了直点头,虽然有点不足,但是看在是第一次的份上,能够谅解。一般制香不失败个八九次,是不会成功的,这第一次能成功,功劳全是三小姐的,全是三小姐给的步骤和配方好,她们顶多算有一点苦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