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去?

  这是个问题。

  “二丫头最近倒是跟他走的很近……”

  “哼!怕是现在正搂在被窝里呐!”

  “嘘……家丑不可外扬。”

  “有什么?因为蓝家那丫头带头,又有第一公主撑腰,现在各个大家族的女子都开始抗拒父母安排的婚事了,只不过二丫头竟然能想出这么个奇葩的主意来,我倒是并不反感,反而觉得这丫头足够智慧也足够狠辣。”

  “其实也确实没什么,那个小阮跟在他身边都多长时间了,不也还是完璧?看来是这小子没啥能耐……”

  “哼!”家主见越说越厉害,本想制止,却忍不住插嘴道:“哪个像你?一岁大的时候就知道满世界找窟窿,几个贴身丫鬟都被你羞得不想活了,你还有脸?”

  那人果然有脸,并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哼哼道:“这叫天赋异禀!”

  家主的眉头抽动两下,随后冷声道:“明日开始……不,今晚开始关进地牢,三个月衣食管够,不给他女人。”

  “呃……”那人这下惶恐起来,大声道:“家主您不能这样啊!这是要了我的命啊!”

  “我就是要看看你,离开女人你还能活多久,你要真有魄力,便自己了解了自己,等出殡的时候老夫亲自给你斟酒,敬你是条汉子!”

  那人低下头,一脸委屈,却也什么都不敢说了。

  另一人叹了口气道:“家丑……倒是不怕,只不过怕是此事早晚让那位小姑奶奶知道,以她护短的性子……你们说若是闹腾起来,我们到底应该帮谁?”

  家主冷哼道:“帮谁?哼!你倒是真看得起自己!那位小姑奶奶便是老夫见到了也得夹着尾巴做人。她虽然从未见过陛下,却有陛下撑腰,而那个小子,只见了陛下一次,如今就是从四品的高官了,也有陛下当靠山。两个家伙若是因为那二丫头闹了起来……还帮谁?哼,老夫倒是很想到临江那宅子看一看,到时候麻烦高峰带路了。”

  陆高峰此时才抬起头说道:“宅子烧了……”

  “重建不行吗?老夫亲自监工!”

  气急败坏了。

  “你们在干什么呐?好热闹呀!”

  一个欢快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扭头一瞧,没有看到说话的人,却看到一匹无比高大的黑色巨狼,居高临下的用下眼皮看着他们,鼻子喷了口气,喷出一嘭热浪,染了众人的衣襟。

  小黑,一只拥有可爱并奇怪名字的……远古神兽,不屑的看着众人。

  它真的是瞧不起他们,一个小小的家族,在它看来就相当于曾经世界的蝼蚁,聚成一个窝,互相依偎着取暖,试图躲避自己这些猛兽的袭击,活的那般小心翼翼与可怜兮兮,它自然瞧不起。

  一群陆家的人,也都是一脸的尴尬,说不怕……那是假的。毕竟那口獠牙……那身板……当真是这么多人一起下肚,都不带噎着的。

  从这只‘畜生’刚来,陆家的人对陆羽的态度其实就变了。

  而且这陆羽的变化实在是太大太突然,直接越过了人们‘能问’的阶段,只要陆羽不自己说明,谁都不敢上前说三道四。

  按道理这种事情,应该先鄙视,再关注,再重视,随后才会渐渐敬畏。

  而陆羽的动作太快了,直接从鄙视到了敬畏,没有中间环节,闹得众人只能‘畏’,却根本无从敬起。

  如今看着小黑以这样的高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当然心中极为复杂,而且……下意识都想躲,都想逃,反正……离它远点总没错。

  可接下来,他们就看到小黑的头顶处出现了一个小姑娘。

  可爱的伸出小脑袋,一双灵动的眼睛左看右看,满满都是好奇。

  她的小手抓着小黑头顶的毛发,很用力,所以小黑很疼,但也很无奈。

  头上顶着这么个‘玩意’,所以的气势都一下子烟消云散了,与其说威压,不如说可笑。

  所以众人又不想逃了,反而眼睛发亮的看着小黑头顶的小女孩,之前的纠结和担心,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把这盒子送给那个家伙,还有比这个家伙更适合的吗?

  小女孩自然是小零。

  一身随意从陆家找来的下人衣服,穿起来有些宽松,却非但没有变得可怜兮兮,反倒让她更加可爱,至于原因……只因为她的小脸太过白皙粉嫩,全身看来,便如同一座枯山之上,悬着一枚明珠。

  家主走前一步,负着手轻轻笑道:“原来是小零啊,你这丫头今天怎么有空出来玩?”

  小零,整个陆家都认识。

  她就是自来熟,而且……她也是陆羽身边最亲近的人之一,所以大家对她的态度,也异常亲切。想要吃的,给,想要玩的,陪。上至家主下到每一个普通的仆人,都对她很好,而且也下意识的去哄她。

  但她确实不怎么出来。

  最R新w章节q{上酷mD匠网\Y

  练功,小小的人儿被陆羽的‘功课’折磨的不成样子,每当功课完成的时候,她都会直接累的昏睡过去,当然,并非痛苦的睡去,而是抱着吃了一半的羊腿,心满意足的睡过去。

  好几天,她才能出来一次,跟整个陆家都能玩到一块去,尤其是家主,他总觉得家族中有着浓浓的权力争斗,十分不喜。但小零不同,她无需争抢也无意争抢,自然喜气。

  “练完了功,我出来玩一会。今天师傅回来,原本我要接他呐,却被那位二姐姐给接走了,他不回去,我也不想回去,只能在这里闲逛了……哦对了,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啊?难得看到这么一大群人聚在一起呐!”

  看着小零那天真的眼睛,家主显得有些尴尬,总不好说自己是想要迎接一位宫女,又被人家给鄙夷了吧?

  只得眼睛一转,随后说道:“其实……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是陛下亲自送给你师傅的,我们正纠结到底由谁拿过去才合适,毕竟……这东西应该很重要,万一丢了的话,会很麻烦的,所以还是应该由你这个大徒弟送过去,对吧?”

  小零马上看向那个盒子,随后便猛地从小狼身上跃下,轰然落于地面,两三步跑到盒子旁边,将它捧在怀中,便兴高采烈的向二小姐的阁楼跑了过去。原本她就犯愁自己的没有理由过去,现在有了盒子,自然要第一时间跑过去。挺长时间没有见到那个只知道折磨自己的师傅,竟然还有些想念呐。

  小黑被留在当场,略显尴尬。

  陆家众人也被留下,更显得尴尬。

  但他们却没有功夫去管自己尴不尴尬,而是全部聚过来,看着小零刚刚跳下的地面,呆呆的直出神。

  那里是陆家的正门,从远山上开采的黑金石,历经数百年风吹雨打寒露雪压,更有数百年的人来人往,人踩马踏,却依然平整一块,清扫后平整如镜。

  可就在此时,它的上面清晰的出现两个小小的脚印,那脚印显得有些可爱,小小一个,却前后深浅相同,深约两指,没有任何碎裂,整体的嵌在其中,仿佛一种雕刻,更是无比的平滑,好似这石板上最开始就拥有这两个足印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