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队在城门处没有受到任何盘查,径直进入,随后沿着大街一路前行,引来无数人驻足观看,直到……车队来到陆家门前。

  一名侍卫越众而出,他穿着的是小厮布衣,但只要看他一眼,便能知道他曾经所穿的必然是百战之甲。

  他们就是陆羽今日的第一位客人。

  当那车队的主人领着一位绝美的女子走在鲜花铺就的道路上,径直来到陆羽面前时,他痛哭流涕。

  “陆羽啊!你可把我给害惨了!”

  一个可以用‘美丽’来形容的少年,猛地扑过去一把搂住陆羽的大腿,悲悲切切的说道:“一波三折啊,人吓人吓死人啊,你把我弄得那么穷,我忍了,你让我突然变得那么富,我也认了,但……你咋那么吓人呐?怎么就把那些凶神恶煞也给我弄去了?他们就差把我绑在木桩上去严刑逼供,肆意拷问了!我这小心脏啊,成天到晚都担心有杀手突然出现要了我的小命……然而你呐?不管不顾也就罢了,怎么还能……还能在这里逍遥快活的过你的小日子?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陆羽揉了揉自己的眉头,随后厌恶的低头看了一眼,哼了一声,猛地一脚抬起,硬生生的将抱着自己大腿的家伙给踢了出去。

  对方在地上翻转了好几圈,落得满身尘土,然后抬起头一脸幽怨的看着陆羽,满脸泪痕,仿佛……陆羽把他给怎么样一般。

  看正%9版R\章}'节●%上v酷匠Wi网

  也就是这时候,陆枫领着肉球从正门而入,被面前的一幕给惊得不行。

  “小羽,这……这是又闹得哪出?”

  陆枫三两步上前,看了一眼倒地的‘贵公子’,又看了一眼满脸不忿的陆羽,满脑袋都是问号的问着。

  他来之前可以看到了那个车队,也正在纳闷到底是哪家的公子能有如此排场,更好奇对方为什么会来找陆羽,甚至有些担心对方是来找麻烦的,所以才会带着肉球过来。说实话,现在有这个肉球在身边,陆枫的底气就多了不少。

  陆羽冷声道:“哼!不过是个无赖破落户,不知道吃了什么,胆子倒是壮了不少,敢到我这里来耍泼撒野了!”

  “无赖……破落户?”

  陆枫看着地面的贵公子,又看了看正要将他扶起的一位他见到都忍不住心动的美艳女子……怎么看都不像是破落户吧?话说即便是这大玉国的都城,也找不出一个比他排场还大的家伙了吧?

  一旁的肉球却在这时愣住了,肉山一般的身子快速上前,低下头仔细看了又看,随后大声惊道:“这不是花家大少花千树吗?!”

  被陆羽踹的,自然是花千树,能抱上陆羽大腿还不被小阮打死的男人,自然也只能是花千树。

  所以花千树愣住了,真的被吓了一跳,赶忙躲身那美艳女子身后,一脸的惊魂未定。

  陆羽则是抠了下鼻屎,皱眉道:“嫂子认得他?”

  一声嫂子把肉球叫的心花怒放,但她还是叹息道:“怪不得连爷爷都说你是无法以常理论之,弟弟还真是……让人时时惊讶。便是这花家大少,你也是说踢就踢的?”

  “嫂子怎么会认识这个泼皮无赖?”

  “泼皮无赖?破落户?呵呵,”肉球苦笑道:“怕是这世间也只有弟弟才能这样称呼他……花家大少花千树!哎,他不认得我,我却认得他,为了见他一面,嫂子我特意跑到临江城去,却也只能远远的看了一眼,然后就被那些明显是百战兵甲却当作普通家丁来用的侍卫给撵了出来。”

  陆羽好奇道:“嫂子去临江城了?找他?什么事?”

  肉球道:“弟弟有所不知,这之前陛下命工部制造室内火炉,我和爷爷也参与其中,尤其当火炉用上了铁木黑焦炭之后,它所能释放出来的热量……当时爷爷便有个假设,若是火炉做的更大一些,黑焦炭用的更多一些,那么只要灌以强风,是否会出现比寻常打铁炉子更好的炉火?当时我们便真的造了一个这样的炉子,也用了黑焦炭来实验,发现……其炉温竟然比寻常所用的炉子,要硬生生高出了四成有余!平日里只有加入助燃之物的原料,竟然可以直接就被烧熔,而更重要的,平日那些只能用揉炼法和内息锻造方法才能使用的材料,那炉火也能给烧熔!这意味着什么?这便意味着火锻之法会更加强大,长此以往,终究有一日能彻底超越气锻之法,揉炼之法,而成为天下第一的锻造方法!如此功绩……实在无法用言语形容!”

  她一脸的激动,甚至全身的肥肉都跟着一起晃动。

  但随后,却又一脸的愤恨与无奈,死死瞪着花千树说道:“可就是因为他!这个该死的奸商,原本卖的好好的黑焦炭他突然不卖了,涨价加价都不卖,偏生就只提供给皇家,偶尔流到黑市中的也是极为稀少,根本不够我们工部所用。而陛下……又卖的那么贵,我们工部原本就穷,如今更是望尘莫及,想买都没法买。所以无奈之下我只能亲自到临江城去找他,希望他可以卖给工部一部分黑焦炭,却连见都没有见到!奸商!”

  陆羽呆呆的眨了眨眼睛,表情不变,但心中却是翻江倒海。

  是的,这就是他所担心的地方,如果说黑焦炭可以成就室内火炉的话,其实……火炉这种东西,可以演变成很多事物的,只要可以充分利用黑焦炭和铁炉,只要掌握其特性,就可以制成炼钢炉,打铁炉……等等很多可以让工匠长足进步的东西来。

  陆羽之前想的是,这种研究毕竟是需要时间,快则数年,长则……数百年。

  但他没想到的是,还在这室内火炉没有推广开的时候,竟然已经有人开始研究打铁炉了!

  心中动,但面如止水。

  陆羽撇了撇嘴,一脸愤恨的对花千树说道:“哎呀,你个奸商还做过这种事?我真是羞于与你相识!”

  “啥?”花千树满心委屈道:“明明是你……”

  “嗯?!”

  陆羽猛第一个眼神射了过去。

  花千树老泪纵横,却也只能低下头悲戚的说道:“好吧,我就是奸商……”然后猛地站起,自暴自弃道:“就奸商,怎么了?爱咋咋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