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他们,这些奇怪的家伙,在外面杀了我们很多人,进来后又是偷袭我们,如果没有那些黑色的狼的出现,我们差点就被他们杀光了!”

  贵族子嗣,也分三六九等,地位是一方面,修为更重要。

  在这秘境之中,在经历生死之后,修为最高的人自然而然的成为人们的依赖,成为真正的‘位高者’。

  两人,一个洪公子,一个姜思远。

  虽然还有很多人都分散到不知哪里,但这里总算是形成了九人的小团体。

  姜思远眯着眼睛看着四个人的装束,尤其看到躺地不起的上官无垢,突然冷笑一声道:“黑色长袍?银色面具?哼,你们就差把魔宗两个字刻在脸上了!魔宗余孽,人人得而诛之,受死吧!”

  说完,便大吼一声冲了上去。

  但只冲到一半,却被洪公子给拦了下来。

  “这……”

  姜思远懵在当场。

  “少安毋躁。”洪公子却温言笑道:“魔宗虽然惹人厌恶,但我们却不能无礼。”

  洪公子转过身来对几名魔宗说道:“之前你们杀我大玉国子民,你们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破落户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起来,走前几步拱手说道:“魔宗自来不受待见,进入这秘境自然要使一些非常手段,若是那些人不死……嘿嘿,我们也进不来。”

  洪公子显得很理性,沉声问道:“魔宗功法迥异,即便进入秘境也未必能得到什么好处,那为什么要进来?甚至不惜杀掉大玉国权贵子嗣,怕是难免要惹来天下震怒,到时魔宗怕是要再次过上遍山逃亡的生活。”

  破落户苦笑一声,拱手道:“敢问公子贵姓?”

  “单字一个洪。”

  “哦,原来是洪公子啊。洪公子大义,在下十分钦佩,但你也知道我们是魔宗,魔宗胡作非为无所不为,但只有一点便是魔宗也无奈的。主上要一个人的命,自然要我们来卖命,即便这九死一生的秘境,我们也是不得不进,至于之前的杀戮……倒是请洪公子海涵了,毕竟主上不同,见到了,就是战争。”

  洪公子笑道:“杀人?倒也并不意外,那敢问,你们魔宗此行……到底想杀何人?”

  破落户哈哈一笑道:“原本是不能说的,但可惜,你我之间如今是或死或修的局面,确实也没有瞒你的必要,嘿,我们要杀的,就是你们大玉国陆家的那个臭小鬼。”

  “陆羽?”

  说到陆羽的名字,洪公子的脸色沉了下来,眼神中一阵残忍。

  “对,就是那个臭小鬼。”

  面对破落户的直言,洪公子不解问道:“虽然讨厌,但那陆羽终究是一个小鬼,为了杀他,值得如此大费周章吗?”

  “这……”破落户直言道:“这就是不是我们可以关心应该关心的了,这是命令,仅此而已。”

  洪公子沉声道:“那你们知道那陆家小畜牲……咳咳,那小子的所在吗?”

  破落户眼睛一亮,笑道:“那个小畜牲?知道,也不知道。”

  “哦?看来魔宗诸位,也是有所求?”

  “呵,这样说就不太好,不是有所求,而是有所建议。我们就是要取那小畜牲的命,做成了,便一无所求,悄然离开这里,不在乎这里发生的任何事,也不在乎之后发生的任何事,但前提是,我们必须看着他死。若洪公子也有这种想法,我们实在是能够合作的。”

  “跟魔宗合作?”洪公子哈哈大笑起来道:“你真是讲了一个千百年来最好笑的笑话,不过……我们虽不能合作,但总能走在一条路上。”

  “既然是一条路,那便由我来指明这条路,可好?”

  Zd酷匠L1网W4首发◎5

  “自然无法拒绝。”

  两人一唱一和,便形成了誓杀陆羽的‘结盟’。

  破落户往那石塔一指,笑道:“他便进了这里。”

  他没说陆羽是背着第一公主进去的,因为那毕竟是第一公主,这帮大玉国的家伙跟陆羽有仇,但绝对不会跟第一公主有仇,如果真要动手的话,他们一定会站在第一公主身边,那对自己就太不利了。

  洪公子也看向石塔,发现石塔上真的有一个门,这个门并不是很大,但感觉很深,很暗,所以带着一定的危险。

  姜思远一阵慌张,沉声道:“不能进去!万一这些魔宗在其中有埋伏的话,那我们进去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洪公子却哈哈一笑道:“若他们之前能进去,怕是早就进去了。至于我们是否进去……其实只要那里有一道门,我们必然就会进去,不是吗?”

  姜思远一愣,心想也是这么个道理。自己等人好不容易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从那些奇怪的黑色火焰狼群中穿行过来,如今看到了这石塔,便觉得这里是目标所在,若又看到门,那么不管门里面会出现什么,也真的就会走进去的。

  总不能白来一趟吧。

  于是这些大玉国的贵族子弟,就真的跟魔宗几人走近了这石塔。

  石塔,还是那个陆羽进入的石塔,进入后便显得极为拥挤,只能看到对面一个阶梯,仿佛是唯一的通道。

  姜思远明显有些胆小,慌张的躲在洪公子的身后,小声说道:“这里面……还真是奇怪呐。”

  “哦?哪里奇怪?”

  “什么都没有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

  洪公子有些想笑,暗想自己这位亲信也太过胆小了,有什么东西才值得害怕吧?

  可姜思远却不这么想,他沉声道:“如果什么都没有的话……那外面的黑色火焰的狼群,又在守护什么?!我害怕的是这里有什么,只是我们看不到罢了。”

  说完,他自己率先抖了两下。

  便是这一句,也让洪公子心生野草,忍不住全身发毛。

  “照你这么一说……确实有些问题啊。”

  走在最前面的破落户听到这些却哈哈一笑说道:“那个小畜牲都进来,也没见到他的尸体,难不成他一个小屁孩不怕,你们这些大玉国的金贵们反而会怕?”

  “哈哈哈!我看不是金贵的人,而是金龟的人,一个个都是缩头乌龟!”

  旁边马上有断腿魔宗附和,好似要用这种激将的手段来让他们更勇敢一些,如果能走到自己的前面,去探路就再好不过了。

  洪公子果然脸色一变,朗声说道:“慢慢吞吞,本公子倒觉得你们是心生恐惧,如果这样便立即让开,由本公子带你们独闯龙……”

  呼!

  猛然间,一道风声响起,轻盈,无痕,却直接让洪公子口中的那个‘潭’字被死死憋在嗓子里。

  因为与风声同时出现的,是一嘭温热的鲜血!

  就在方才,在所有人都不经意的时候,还在大笑的断腿魔宗突然不笑了,笑声戛然而止,因为他的头颅离开了自己的身子,飞了起来,落出很远,颈部一腔热血迅猛喷出,好似喷泉,在这狭窄的空间中下了一场燥热的血雨,淋在所有人的头脸之上。

  红色的血,非但没有染红那些面孔,反而让它们变得苍白无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