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枫转头看向刚才被自己保护的陆羽,几乎是在用‘下眼皮’看他,冷笑一声道:“你就是临江陆家的人?”

  陆羽哈的一声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陆茜说道:“陆羽,家姐陆茜。”

  陆枫点了点头,随后转头看向小阮,问道:“那她呐?”

  陆羽道:“你不需要知道。”

  “恩?”

  陆枫脸色微沉。

  陆羽却笑了笑说道:“你现在需要知道的,是你我现在这种角度,我只能看到你很大的下巴和很大的……眼袋。”

  噌……

  几乎是一瞬间,陆枫便退出好几步,与陆羽拉开距离。

  他咳嗽一声,脸微微发红,但还是仰着头大声说道:“咳!这临江的小子虽然讨厌,但说的话却也在理。你们身为陆家子弟,却自贬身份去讨好一个对陆家摇尾乞食的外姓长老,是为不耻!堂堂陆家功法何止百种?书楼中完整的便有七十八份之多,你们却不勤加练习,打好基础,反而想要依仗别人的压箱底绝活,用来提升自己。这根本就是忘本求末,投机取巧,是为不智!如今你们竟然还要为了一个外人,将拳头对准自己同族,是为不义!不耻不智不义,你们这些废物还有什么资格在这演武场上大放厥词?!”

  一番言辞,陆枫觉得十分满意,哼哼然震了震自己的外衣。

  可惜……却只换来一阵戚戚之声,琐碎之言,埋怨低语。

  明知道他们绝对在说自己的坏话,但不管怎么仔细听,都听不到他们说的具体内容。

  正当他眉头皱起的时候,陆羽却在他身后笑着说道:“他们在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恩?什么意思?”

  陆枫满脸疑惑。

  陆羽道:“曾有一位智者从乡间走过,看着农民弯着腰在田中插秧,日照背脊黑亮,汗流浃背洒土,十分辛苦。便吃着肉饼喝着小酒吹着小风,在一旁劝解道,你们这般辛苦,何不用耕牛?”

  “这智者甚是可恶!”听到这里,陆枫撇了撇嘴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陆羽笑道:“是啊,很可恶,对于这种可恶的行为,人们就叫它‘站着说话不腰疼’,站着的人,岂会知道只能把腰弯下才能换得一季收成的百姓之苦?既然不知道这种苦,自然会想当然的说出自认为正确的……惹人厌恶。”

  陆枫愣了一下,随后沉声道:“你这是在变着花样的在骂我?”

  “你……才听出来啊?”陆羽歪着头,苦笑道:“怪不得人说含着金汤匙降生的家伙,在为人处世上的反应总要慢上几拍,你这反射弧还真是慢的可以了。”

  “什……什么反射弧?”陆枫又是一愣,随后怒道:“你这小子,方才我还救……”

  “你为什么来这演武场?听人说明明你不用来的。”

  “哦,再过三个月,就是京都大比的时候,虽然不算什么要紧的事,但终究涉及到诸家颜面,尤其陆家刚刚从没落中崛起,自然也要去参加,我修为遇到困境,想来这里寻找晋升的机会,只是来了这里就失望了,一群为了一招就可以这样失态的家伙,绝对不会给我带来什么契机的,呃……”

  陆枫很自然的回答了陆羽的问题,然后便觉得有些不对,按理说……自己现在应该是要生气的才对啊!

  怎么还能聊得很开心呐?

  “你这臭小子,刚才你辱骂我……”

  “京都大比?特别重要吗?是大玉国巅峰的战场?”

  “那倒不是。”陆枫说道:“京都大比每年都会举办一次,听闻最开始先皇是因为在春末夏初之际无聊,弄出一个类似表演性质的演义,召见各家自认骄傲的后生,汇聚一堂算是以武会友,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成了各门各户互相攀比较量的平台,而且……京都大比还会应陛下要求,来很多绝顶高手,而他们是拥有评判武学阶层的,这盛会也成了各门弟子湛露头角的机会……呃……还是应该说说方才你骂我的事!”

  “三个月后?你要参加吗?”

  “当然要参加,我不是狂妄,只是自信,陆家中再也找不到一个比我更适合的了。”

  “哦,那你能取得怎样的名次呐?”

  “二十?唔……说实话我真的有些担心,正因为担心,所以才来这种地方试试……”

  “担心?你担心什么?”

  "L酷匠}网正B版H1首发W:

  “我有一个……恩,怎么说呐?天敌,一个天敌一样的对手,他家世比我好,修为比我高,最主要的,是我们双方的家人同时向一名女子送去了婚帖。”

  “你赢过他吗?”

  “好像……没有。”

  “那你担心个屁啊!”

  陆羽翻了翻白眼道:“你从来都没赢过,还担心?是担心你会赢吗?”

  “这……”

  陆枫一脸木然,随后皱着眉头低声道:“我还是想赢的……”

  “恩,既然想赢,或者说人在一世想要得到什么东西的话,总要付出点什么,根据你得到东西的不同,付出的代价也大小不同,那么……为了这次赢,你肯付出多大的代价呐?”

  “代价?为了赢他,我宁可死!”

  “千万别说‘宁死’这两个字,我会真的相信的。”

  陆枫眯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陆羽,沉声道:“我说的话,雨落江河,尘埃落定!”

  “很好!交易……成了。”

  陆羽猛地扬起自己的头,背着双手,衣襟猎猎如洗。

  天若有灵,便会在这时降下惊雷,直接将陆羽劈死。因为此时的他就是恶魔。而事实上……陆羽真的就被雷劈过,还不止一道。

  “什么交易?”

  陆羽看着面前这个表面高傲,却单纯的如同小狗一般的陆枫,缓缓说道:“今天晚上,若你能找到我,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赢了那个你一辈子都赢不了的人,至于代价……到那时你就知道了。至于你信不信我……不管信与不信,来,终究没有损失,不是吗?”

  陆枫低下头仔细想了想。

  随后……他想到了陆茜。

  临江陆家的传说,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一个不知道的,如果有,在陆羽气走魏老爷子的一瞬间,就会有一群陆家子弟把他撕碎。可只有陆含笑一个人含怒出手。

  对于这个他们看不上眼的家族,他们心中却存着一种奇怪的敬畏,因为那就是个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