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我是畜生?”统领自然听得出孙小空的话外音了。

  “那是你自己说的,不是我说的,但我是绝对不会对这些老弱妇孺动手的。”孙小空骨子里有他的刚强,也有他的底线和原则,这种事情,他做不来,忍不下心,下不去手,就算是能下去手也不会去做,谁家都有爹娘,谁家都有孩子,如果是自己的爹娘孩子被人杀死,那将是一种怎样的痛苦。

  孙小空无法去想象,也不想去想,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谁敢动自己亲人一根汗毛,自己就算是天涯海角,粉身碎骨也要把那人给挫骨扬灰。

  “六扇门所过之处,鸡犬不留,老弱病残怎么了,记住了他们也是会要人命的,六扇门死在他们手上的兄弟也不在少数,斩草除根你不知道么,给我杀了他们!”统领冷喝一声。

  “那是你们六扇门的事情,与我们无关。”孙小空冷冷的说道。

  “是么,你不动手,但不代表别人也不会动手,你们谁去杀了他们,杀一个人我就放他走,不然我会连你们一起杀掉的。”统领指着孙小空身后的那群人说道。

  “我看你们谁敢,夜老,谁敢动手就给我杀了他!”夜老就是孙小空隔壁囚室的那个老人,本名叫夜永暗,夜永暗佝偻着腰,双手十指交叉在一起,他一声不吭,只是冷眼看着眼前这些囚犯。

  “孙小空,你是要和我死扛了么?”

  “不是我要跟你死扛,是你不打算让我好过啊!”

  “谁去杀人,我就放了谁,他,不敢动手!”统领的刀指向了夜永暗,夜永暗一动也没动,对统领那把刀视如未见。

  听到统领这么说,终于有犯人按捺不住了,有人开始冲向了那些老幼妇孺,被关进这个囚牢里的,大奸大恶之徒不在少数,为了活命,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什么人性,什么道德,对他们来说狗屁都不如。

  “杀!”孙小空厉喝一声。

  夜永暗出手了,统领也同样出手了,统领的刀砍向了夜永暗的胸口,夜永暗挥掌迎上,他的手是惨白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统领对于自己的刀很有信心,用手接自己的刀,那么下场只能是一个,刀落手断。

  然而,他的信心很快就被击碎了,他的刀碰在夜永暗的手上,发出的竟然是金属碰撞的铮鸣之音,“当……”夜永暗用手接住了统领的刀。

  统领催动浑身修为,衣服如同被鼓风机吹动一样,发出呼呼的声音,而夜永暗却不见有什么动作,依旧是一如既往的表情,两个人在相互较劲,夜永暗现在并不是全盛时期,他在囚牢之中不知道多少岁月了,修为几乎是最弱的时候,而就在他最弱的时候,竟然能和统领博弈。

  孙小空无法想象他全盛时期的修为会有多高,也在暗自怀疑,这么牛逼的人,怎么会被人抓到呢。

  站在一旁的穿山甲看着两个人交手,目光微微收缩了一下,穿山甲也有名字,他自己起的,叫山无敌,意思就是自己在山中是无敌的。

  “山无敌,去给我杀了他!”孙小空指着快要冲到那群瑟瑟发抖的老幼妇孺身边的一个囚犯,山无敌犹豫了一下,随后身形闪动出现在了那囚犯面洽,“嗖……”的一声,他的舌头伸了出来,直接贯穿了那个囚犯的脑袋,那犯人的脑瓜盖都被掀飞了。

  “吸溜……”那山无敌竟然把犯人的脑子吸进了嘴里。

  场面很血腥,也很恶心,看的孙小空一阵反胃,不过也很有震慑力,其他犯人都不敢动了,孙小空很反感山无敌的杀人方式,杀人就杀人呗,你还吃人脑子,还生吃,你还能再复古点么,回原始时代得了,哪怕你找个没人的地方烤熟了吃呢,至少显示你跨进文明社会了。

  “看见没,谁敢动,这就是下场。”

  这会儿夜永暗和统领也结束了交锋,不分胜负,夜永暗松手了,而统领也将刀收了回去。

  “你是谁?”捉妖大陆上有名的高手,信息几乎都被六扇门掌握,毕竟现在信息还是很发达的,但是眼前这个人他却没有任何的印象。

  “夜永暗!”夜永暗的声音沙哑,非常难听,好像金属划在玻璃上一样,让人的心直痒痒。

  “三招杀了落花散人的夜永暗?”统领脸色哗然。

  夜永暗没有再说什么,很明显,他这是默认了。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暗夜行者,失敬了,怪不得近些年没有夜老的身影了呢,原来是隐居在这小山村了。”

  “我和你没交情,没有旧可以叙,放我们走!”夜永暗冷声说道。

  “放行!”统领大手一挥,对身后的人说道。

  “走!”孙小空那叫一个得意,一方面现在自己正处在荣耀中央,这么多六扇门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就是不敢动手,这成就感,相当爽啊,另一方面是自己捡到宝了,这夜永暗可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啊,以后就是自己的人了,看他妈以后谁还敢跟自己嘚瑟,关门放夜永暗。

  孙小空发现自己现在走路都是飘的。

  “孙小空,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总会有再见面的时候。”统领狠狠的剐了孙小空一眼说道。

  孙小空还是觉得很冤枉的,他能感觉到这个统领不光是对自己没有好感,明显是在针对自己,自己也没得罪这个统领啊,他为什么要针对自己呢?

  男人输什么不输嘴,女人输什么不输腿,对于打嘴仗,耍语言炮子,孙小空是从来没吃过亏的,“如果你死的没那么快的话,我想会见的,我很期待再见面的场景啊。”

  “哼!”统领冷哼了一声。

  孙小空带人向山村外走去,统领愤怒的说了一声:“杀,鸡犬不留。”

  听到统领这么说,孙小空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想要说什么,可是他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六扇门的人已经蜂拥而上,涌向了那些几乎没有抵抗之力的老弱妇孺,他们的刀毫不留情的砍在这些人的身上,鲜血如同小河一般在流淌,自高处而下,缓慢的流过小村庄,那鲜血流过草地,流过野花,流向一个未知的地方。

  这山村本来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宁静,那么的和谐,此刻却充满了血腥,鲜血玷污了这个美丽恬静的小村庄,让人觉得恶心,此刻孙小空更加深刻的理解了,何必然说的这美丽说没有就没有了是怎么回事了。

  震天的惨叫声撞进孙小空的耳中,让孙小空的心一阵发紧,一阵抽搐,他闭上了眼睛,转过了身,又说了一声:“走!”

  他不是不想管,而是没有能力去管,想救人,那是需要绝对实力的的,如果没有夜永暗,自己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个问题,即使夜永暗存在,自己也没有理由要求六扇门的人放过这些人。

  正如统领所说,六扇门所过之处鸡犬不留,这就是六扇门的处事风格,自己不是六扇门的老大,更不是捉妖学院的领导,凭什么管人家?

  酷◇L匠C网永$h久免t1费Ef看(小说)%

  夜永暗和统领这是彼此试探的交锋,如果自己真提出这个要求,统领一定不会同意的,动手,六扇门这么多人,可能他们杀不死夜永暗,也杀不死山无敌,但是杀死自己和其他人绝对绰绰有余。

  况且,无论是夜永暗还是山无敌,看起来都不是有妇人之仁的人,他们也不一定会管这闲事,如果自己逼他们,真闹僵了,对自己也没有一点好处。

  从自己被抓,一直到现在,经历的很多事情,尤其是在何必然折磨自己的时候,自己苦苦求着猴妖,可是猴妖却无动于衷,这些让孙小空领悟了一个道理,自身实力过硬才是一切的根本,靠人人会跑,靠山山会倒,只有自己真正实力强大了,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如果自己的修为至高无敌,抬手间可以灭了这些所有六扇门的人,那自己让他们放了这些老弱病残,他们敢反对么?如果自己你碾死何必然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他还敢向猫对待老鼠一样戏耍么?

  不敢,他们绝对不敢!

  此刻的孙小空对于实力有着空前的渴望,他需要让自己变强大,变得很强大。

  从大山里出来,孙小空仰望天空,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那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胸口如同被一块大石头给压住了,很压抑,很憋闷。

  “空哥施主,咱们接下来去哪?”唐三角凑到了孙小空身边问道。

  “对啊,空哥,咱们不能再回天璇城了,咱们可是得罪了六扇门的人,回去的话,六扇门肯定给咱们不会让咱们好过的。”

  “我敢打赌啊……”沙无净刚想说话就被孙小空给打断了,“没人跟你打赌!”

  “为什么每次都不让我说完?”沙无净很委屈。

  “接下来咱们哪也不去了,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宝物出世的地方。”孙小空想了想说道。

  之前自己不敢想宝贝,那是自己实力太差,现在,自己身后站着夜永暗和山无敌两个大高手,还有这么一大堆小炮灰,抢宝贝有大大的希望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