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何必然距离这座山已是千万里之遥,他正在和人打斗,突然他的脸色大变,面无血色,脑子传出来一阵剧痛,这也导致他手中的拂尘停顿了一下,噗……一口鲜血喷得老高,他的对手也非凡人,见他突然吐血,攻势猛然变得凌厉起来。

  何必然猝不及防之下,被一拳打在身上,身体飘飞出去好远,重重的撞在了远方一座大山上,那山竟然被和必然撞塌了一截,何必然知道情况不妙,手中掐了个法决,身体隐入山中,钻山而逃。

  他想跑,对手可不想让他跑,活活的追了他二十多个州,何必然鞋都不知道跑碎多少双了,最后要不是反捉妖学院联盟的同志发现了这位衣服被人用砍刀砍成布片,光着脚,蓬头垢面的是何副司令,他现在就被人挂起来当腊肉了。

  这次何必然受的伤很重,本来回到大山里他做的第一件事是静心养伤,可是他心中有恨呐,太很了,他知道自己突然受伤一定和意念之火有关系也就和孙小空有关系,现在他最想干的事是将孙小空千刀万剐。

  这意念之火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可不是谁都会的东西,是何必然的独门绝技,将自身意念压缩,然后将没有记忆的那部分空白意念用独门法决点燃,是为意念之火,这意念之火无形无光,专门伤人意念,凡是被意念之火伤及之人,无不变成傻子白痴。

  然后行术之人会将自己的意念收回来,这样也不会受到什么损伤。

  此法端的是厉害,当然了世间没有什么术法是不破的,破这意念之火的法门就是意志,意志坚定之人,意念自然稳固,这就如同一团火,在烤一座岿然不动的冰山,冰山会融化一些,但化出来的水也同样会把火给浇灭。

  因为意念之火是使用法术之人本身的意念,所以一旦意念之火被伤及,行术之人就会受到波及,所以此法威力虽强,何必然却不敢随便使用,一旦用了他也会非常谨慎,只和这部分意念保持微弱的联系,一旦发现异常,就切断这部分意念,或者去尝试重新控制这部分意念,这样最差的结果都是和对方两败俱伤。

  而这次用在孙小空身上,他是放手不管的,他太小看孙小空了,根本就没瞧得起孙小空,也根本没想到孙小空会是一个意志强大,意念稳固之人。

  所以一直谨慎的何必然,这次不谨慎了,不谨慎是要付出代价的。

  正常情况下,意念之火被灭,行术之人受到的影响也是有限度的,毕竟这是从意念之中分离出来的只有微弱联系的最纯净的意念,不带有记忆,但一般人也不过就是灭了意念之火,想要吸收意念是不敢的。

  意念再怎么纯净,那也是别人的意念,多少都会留下别人的痕迹,如果自身的意念不够强大,吸收了别人的意念,无法抹除痕迹,那也是会受到影响的,最差心性都会改变狠点的,吸收这部分意念重新被行术之人掌控,那吸收之人就变成了一个傀儡。

  孙小空不仅吸收了何必然这部分意念,还是带着意念之火一起吸收的,不是他胆大,是因为无知者无畏,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事,而且孙小空还将这部分意念给同化成自己的意念了。

  因为孙小空的意念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强大,真的只是一点点而已,所以何必然这倒霉货的意念之力就成了孙小空意念的养料,可怜的何必然受到了重创。

  受到重创也就算了,还是在他生死攸关的时候,这重创好像大姨妈,来的比以往时候更早一些,来的是那么的猛,那么的烈,差点要了他的小命,他能不恨么?

  ……

  而此刻的孙小空仍然躺在地上,不过他不是在哆嗦,颤抖,也不是再挣扎,惨叫,他,他是在睡觉,睡的那叫一个香甜,刑不死也在睡觉,那两个看守呢,很早之前就被孙小空那惨绝人寰的叫声给吓跑了。

  他们对无数人无数的妖怪动过大刑,平时也以虐待人为乐,但叫的这么惨的,他们真的是第一次听到,这叫声恐怕带给了他们深深的恐惧,在他们的心中留下了阴影,以后,上刑这活他们恐怕是干不了了。

  “孙小空,你个王八蛋,你到底做了什么?”何必然一脚把门都给踹飞了,怒声喝道。

  那门贴着孙小空的身体飞了出去,带起了一阵风,吹得孙小空身上的毛一阵晃动,可能有点痒痒,孙小空抬手挠了挠,翻个身继续睡。

  孙小空没醒,刑不死倒是被吓了一个哆嗦,醒了过来,疑惑的看着何必然,何必然也没空搭理他,贴着孙小空的耳朵喊道:“孙小空,你他妈给老子起来。”何必然几乎是贴在孙小空的耳边吼的。

  “我草……”孙小空被吓了一跳,猛的起身,何必然根本就没料到孙小空是这个动作,再加上他正在气头上,这货悲剧了,孙小空的脑袋狠狠的撞在他的鼻子上,何必然的确有修为,但是鼻子是人软弱的地方,这点是改变不了的,而且,孙小空虽然没有修为,但他的身体那也不是白给的,那是砍大树千锤百炼出来的。

  不说是浑若精钢吧,那也没差多少,何必然的鼻子直接就被撞出了血,何必然一捂鼻子,愤怒的看着孙小空。

  “额,不好意思,刚刚有点累,一下睡着了。”孙小空看了何必然一眼,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深情,这无辜的小眼神,气人那是没说的,然后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大吼道:“何必然,你他妈干什么,吓老子一跳。”孙小空睡眼惺忪的看着何必然,偷偷的擦掉了嘴角流出的哈喇子。

  “孙小空,你做了什么,你对我的意念之火做了什么?”何必然捂着鼻子呜呜的说道。

  “啥,啥火?”

  “意念之火!”

  j@酷匠)@网$首n发^

  “那是啥玩意儿,不知道啊。”

  “我……”何必然无语了,他总不能说就是我用的那个钻进你意念空间里,烧你意念的没有颜色的火吧,你本来打算害人家的东西,被人家给破坏了,现在你还来质问人家到底做了什么,这有点太无耻了。

  不过孙小空还真是好脾气,非常耐心的给了他答案,“是不是你拿来烧我的那火啊,那火被我吃了,味道不过,效果也好,我现在觉得自己精神头倍儿足,还有没有了,再给我来点。”

  “吃,吃了,还再来点!”何必然傻了,我你妈啊,你把我这意念之火当什么了,当食物了,你当我弄出点意念之火容易么,那可是燃烧我自己的意念出来的,老子的意念也不是无穷无尽的。

  “我,我他妈杀了你!”何必然怒吼一声冲向了孙小空。

  “住手,何必然,你敢动我,你还想不想要菩提树了?”孙小空一看何必然是真怒了,急忙大喝一声,人在愤怒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孙小空还真怕何必然一怒之下把自己给弄死了,那自己死的多冤枉啊,所以孙小空觉得自己有必要让何必然冷静一下。

  “孙小空,你把我的意念还给我?”

  “还给你,怎么还,这玩意被我吃了,还能吐出来么,现在我的意念有这么,不,这么大了!”孙小空用手比划了一下,大概跟自己个头差不多的高度,一开始的时候,他的意念有两个孙小空那么高,不过那是带着杂质的,所谓的杂质就是何必然的痕迹了,后来孙小空炼化了一部分杂质,就变小了很多。

  何必然是一个高手,他的意念不但数量多,质量也高,一点点就能壮大不少孙小空的意念。

  “我,我……”何必然现在想杀人,却根本不知道杀谁,孙小空不能杀,至少在自己拿到菩提树之前不能杀,刑不死也不能杀,这老头背后有很强的后台,况且本事也厉害,自己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这种无处发泄的感觉,快要把何必然憋死了。

  老天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人,在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一定会为他打开一扇窗,现在就为何必然打开了一扇窗,外面传来了阵阵的惨叫声,喊杀声,何必然杀人的机会有了。

  只是他不会知道,老天为他打开这扇窗户,是让他把脑袋伸出去,然后在狠狠的把窗户关上,把他的脑袋给夹住。

  何必然顺着窗户向外看去,看到一群黑衣人,在他们的胸前还刺了六个金光闪闪的小门,见到这群人何必然大惊失色,“不好,六扇门的人!”

  听到六扇门这个词,刑不死也站起了身体,“刑老,你先把孙小空带回去,然后出来帮我,我先去对付他们。”

  “好!”这会儿刑不死也不阴笑了,也不嘚瑟了,用沙哑的嗓音答应了一声,抓起地上的孙小空转身就走,而何必然则是从窗户跃了出去,快速的迎向了那群黑衣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