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然心里也很清楚,孙小空在拿菩提树保命,他也知道孙小空肯定明白,一旦交出菩提树,自己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等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算等到海枯石烂,女神主动约炮,孙小空也是不会交出菩提树的。

  所以何必然决定赌一把!

  他赌孙小空不敢毁掉菩提树,他赌孙小空不会拿自己和其他几个人的命去给菩提树陪葬,菩提树是他唯一保命的资本,孙小空是绝对不会轻易毁掉的,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同样也在赌,赌孙小空在自己的手段之下,没有毁掉菩提树的能力。

  何必然其实赌对了,先不说他用什么手段,也不说孙小空有没有能力去毁掉菩提树,他都不会毁掉,那是他唯一生存下去的希望,一旦毁掉了,孙小空相信,就算是死,何必然也不会让自己舒舒服服的死去。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孙小空,走得很缓慢,他的目光落在孙小空身上,如同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孙小空同样在看着他,强硬的和何必然对视着,他没有任何的动作,没躲闪,也没后退。

  这时候,气势很重要,虽然孙小空几乎已经快要被吓尿了,心里各种颤抖,但他在努力的克制,不让自己讲内心的恐惧表现出来,尿可以憋,气势不能丢。

  何必然走到了孙小空的身前,他的脸几乎要贴到了孙小空的脸上。

  “离我远点,我他妈对男人不感兴趣,我闻到你的口臭恶心,想吐!”孙小空终于找到了一个借口将自己的视线移到了别处,与何必然对视,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何必然带给他的压力太大了,每走一步,都如同踩在他的心脏上,让他的心跳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在跳动。

  “孙小空,你会为你做出的选择而后悔的。”何必然阴森冰冷的声音陡然出现在了孙小空的耳中。

  “后悔你大爷,我他妈……”

  孙小空的话还没说,何必然的手就出现在了他的额头之上,孙小空一愣,下意识的就想躲闪,何必然出手,那哪是他能躲得过去的,何必然那双惨白的手印在了他的额头之上,一簇没有颜色的火焰出现在了何必然的掌心之上。

  正常的火是有颜色的,可是和必然的火就是没有颜色,孙小空看不到火的存在,但能感受到火的温度,火的跳动,这场面不得不用诡异这个词来形容了。

  那没有颜色的火焰,脱离了何必然的掌心,钻进了孙小空的脑袋里,孙小空的意念空间之内,一团无法用视觉看到的火焰在熊熊的燃烧。

  疼痛,不,这已经不是疼痛了,是剧痛,是达到了极限的痛,剧痛骤然从孙小空的意念空间内传了出来,这剧痛来的是那么突然,根本没给孙小空一点准备时间,来的是那么的剧烈,让人根本无法承受。

  来自肉体的疼痛是要经过大脑分析之后传达出来的,可以做这样一个假设,如果一个人的大脑是完全封闭状态的,无法运转的,那么这个人就无法感知疼痛,因为大脑不会释放疼痛的信号。

  而孙小空承受的这种疼痛,并不是来自肉体,而是来自意念空间,来自灵魂,是最直接的痛苦,这种痛的信号,根本就不用经过大脑释放。

  “啊……”孙小空惨叫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

  “孙小空,怎么样,燃烧灵魂的感觉是不是很美妙啊,这才刚刚开始而已啊,那意念欲火会慢慢的占据你的意念,燃烧你的意念,直到把你的意念付之一炬,然后我会有一万种办法,控制你的身体,从你手中得到菩提树。”何必然恶魔一般的声音出现在孙小空的耳中。

  “何必然,我草泥马!”孙小空捂着脑袋,撕心裂肺的惨叫着,他却还是咬着牙骂出了这一句话。

  孙小空看似不着调,看似戏谑,看似脑残,但不可否认他是一个遇强则强遇刚则刚的人,想当初在唐国,面对狼帮打了自己的父母,抓走了自己的妹妹,他义无反顾的找上了狼帮,那时候他是做好了死的准备的,在黑市,面对大斧子帮帮主,他毫不犹豫的出手杀人,面对找上门来的强大的黑市众人,他也丝毫不手下留情,也从未屈服过。

  他是有底线,有逆鳞的人,不触及他的底线,他可以承受,比如当初在学校,那些同学的欺凌,他不反抗,不是他不敢,而是他觉得这些是在他承受的范围之内。

  面对何必然,不是他想屈服或者不想屈服的事情,不屈服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屈服了肯定会死,不光自己会死,唐三角会死,猪九戒会死,沙无净和妖灵儿也会死,这就是他的底线,就是他的逆鳞。

  龙有逆鳞,触之则怒,触之则死!

  孙小空在心里发誓,如果自己能活下去,一定要杀了何必然,一定!

  “哈哈哈……”何必然仰天大笑,那笑声有些狰狞,也有些疯狂,“好,好,好,孙小空你真是条硬汉,我喜欢,既然你这么硬,那我就看看你能坚持多久,能抗住多久!”

  “桀桀……意念之火啊,何必然,你真舍得出去啊,你就不怕你的意念之火被灭在了这小子的意念空间内,损伤了自己的意念变成白痴么?”一旁的刑不死发出了一阵阴森的笑声,嗓音沙哑的说道。

  “灭我意念之火?他有那个本事么?”何必然指了指孙小空说道。

  “啊……啊……”孙小空已经无法回答何必然了,他能发出的唯有惨叫的声音。

  ……

  孙小空的意念空间内,一个小小的孙小空正被一团无色的火焰包围着,那火焰熊熊的燃烧着,小小的孙小空面容扭曲,尽是痛苦之色,发出令人胆寒的惨叫之音,拼命的滚动着,挣扎着,想要扑灭自己身上的火焰。

  然而他的挣扎却没起到一丁点的作用,那火焰反而越烧越旺,越少越烈,现在就算是孙小空想毁掉菩提树,也做不到了,他根本无法提起灵气,根本无法控制乾坤袋,所以说,目前看来何必然是赌对了。

  但赌对了,就一定赢么?

  在这个小小的孙小空身旁蹲着猴妖,猴妖似乎很惧怕这火焰,眼中尽是忌惮之色,在这忌惮之下,隐藏的是一抹看不见的兴奋。

  “猴爷,救我,救我啊,猴爷……”

  “孙小空,不是我不想救你,是我根本没办法救你,我都不知道这火是什么,根本不知道怎么救你,如果我贸然出手,可能连我也要跟着遭殃。”猴妖说道。

  “救我,猴爷,救我……”

  “孙小空,我不是那个何必然的对手,不然我早就对他出手了,根本不可能让他把你带到这里来,我不是万能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对付得了的。”猴妖舔了舔嘴唇,转动着眼珠对孙小空说道。

  猴妖的话是真是假,没有人去评判,但随着火焰越来越旺盛,孙小空的生意越来越小,他脸上兴奋的表情也就越来越浓,眼中露出了浓浓的贪婪和渴望。

  ……

  “孙小空,怎么样,你交不交菩提树?”

  承受痛苦的时间是漫长的,哪怕是一秒钟,都会给人漫长的感觉,孙小空已经彻底失去了时间这个概念,他不知道自己疼痛了多久,也不知道这痛苦还要延续多久,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的。

  此刻的孙小空浑身都是汗水,身体不住的抖动着,声音已经变得沙哑了,嘴唇已经被他给咬烂了,鲜血顺着嘴角流淌,他暴睁着眼睛,生生的把眼角给撕开了,血流到了脸上,这让他看起来非常的狰狞可怖。

  本来孙小空已经决定放弃了,他终于知道了,何必然说的生不如死并不是骗自己,现在自己的确是生不如死,死相对于现在自己承受的痛苦来说,的确是一种幸福。

  可是孙小空听到何必然的话,他决定自己要坚持下去,痛苦难以承受,但相对于死,痛苦就显得微不足道了,痛苦难扛,但扛过了就能活下去,抗不过就得死!

  自己不能死,绝对不能死,自己的父母还等着自己回去,自己的妹妹还等着自己回去,自己还要找到徐紫霞,还要娶她,还有小红,还有……

  还有太多太多值得自己眷恋的东西,所以自己必须要坚持下去。

  这世界上最强大的是什么,不是权力,不是钱,也不是修为,而是人的信念,只要人的信念不放弃,那么这个人一定会成为笑到最后的那一个。

  当想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孙小空的信念一下就变得无比强大了起来,痛苦再继续,而且越演越烈,但他有了坚持下去的理由,有了承受这痛苦的动力。

  X最新章N节V上酷匠(网

  “何必然,你休想!”孙小空用自己浑身的力量,从喉咙中压出了这么一句话,就是从喉咙中发出的,所以很模糊,但何必然还是挺清楚了。

  “好,好,真好,现在我真有点佩服你了,我倒是真想看看,你到底还能承受多久。”

  孙小空死死的咬着牙关,不再说话,他也再没有力气说话,此刻惨叫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奢侈了,他长大了嘴巴,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他的喉咙已经被喊破了,瞪大了眼睛,却无法看见任何东西,他的眼睛已经充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