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那颗星辰的不只是断桥的观战群众,还有未央宫中的焱皇,不过他此时没有在凤凰台,而是坐在春满园的那座亭子里。

  感受到那颗星辰的存在后,他走出了亭子,然后抬头看向了天空,只见那倾斜而下的星辉位置正是断桥。

  他自然知道沈桑榆和陆安正在断桥大战,所以他似乎也猜到了一些,他脸上似有些欣慰的道:“不愧是你的弟子,和你一样优秀”

  说完闭上了眼睛,刹那间他的身体便消失在原地,等他睁眼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凤凰台上。

  站在丰都最高的位置,他清晰的看见了断桥之上的画面,饶是他这样的人物都不得不动容了。

  “难道这就是星路者?”焱皇眼里的神色变得复杂起来。

  所谓星路者便是在星海中点亮星辰,有希望找到通往星空彼岸之路的人。

  “古池,看来那天夜里说的话有些草率了”

  他对着虚空说到。

  在一处私塾内,一个中年书生正在给一些普通的孩子讲课,或许是注意到了天空的变化,或许是听到了焱皇的话,他缓慢的放下了手中的书本,对着那些孩子交代了两句之后便走到了院子里。

  抬头望向天空,那颗黯淡却又显眼的星辰收入眼底,还有磅礴的星辉倾斜而下,这等画面他此生也只见过这一次。

  “从吕生寒到弄梅再到他,这中间隔了这么多年,可终究还是在有生之年看到了”古池也对着虚空道。

  凤凰台上的焱皇笑了一下,道:“他带给我们的惊喜太多了,那日夜里我们找遍了整个中洲,却没想到在星海中点亮星辰的人便在我们脚下”

  古池沉默了一下,点头道:“星空总爱给人开玩笑”

  “但是你觉得这个玩笑很好笑吗?”焱皇问道。

  古池否认道:“是有些过了”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真是让人看不透”古池接着问道。

  焱皇想了想,道:“上次我便说过,我看不清他的命途,至于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只能说是个好孩子”

  “是不是应该让先知老人来看一看,顺便观一观他的星象,看看他的命途状况?”

  焱皇笑道:“不用急,他正看着呢!”

  (二)

  在遥远的南方,一条小溪从山顶落下,溪畔有一块足有山高的悬崖陡壁,石壁有些光滑,上面有些金色耀眼的文字,写的是各大榜单的排名。

  而这时,溪畔还有一个老人,他正在淘米,现在还没到中午,也没到做饭的时间,但是他却在淘米。

  饭总是要吃的,那是迟早的事,所以米也总是要淘的,他喜欢提前把一切事情都做好,更喜欢未雨绸缪。

  但是,此时的他却是感觉自己算错了一件事。

  他看着溪水里自己苍老的容颜,脸上如同沟壑的皱纹和蹒跚的步伐无不在表明,他实在是太老了。

  但是,他的那一双眼睛却是十分有精神,比小孩子还要明亮,因为他的那一双眼睛里暗藏的是一片星海。

  而这时候,他眼里便有一颗星辰亮了起来。

  但那只是溪水里的星星倒影,他缓缓的站起身子,把手中的米盆放在一旁,取出一块手帕擦了擦苍老的双手,最终他抬眼看向了北方,以及那颗忽明忽暗的星辰。

  “原来,这个人在丰都”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温和的笑容。

  他手掐了掐中指和食指,脑海里高速的推演起来,刹那间他那充满智慧的双眼变得浑浊起来。

  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喃喃道:“能够看清,但是算不到星辰的位置,命途不清,但是多舛”

  “难道真的是那个身怀龙脉的年轻人?”老人看着天空问道。

  想了一下,他又突然多了一些以前便有过的猜测。

  “想来你便应该是那个变数了,只是出现的比预期早了些,这么大的变数凤雏应该也知道了吧?但是他跟你到底有没有关系呢?”老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些忧色。

  (三)

  在瑶池的孤岭之上,一名拥有绝美容颜的女子正在闭目修炼,她的身旁依旧坐着一名美妇,此人正是当今怀幽圣地的圣主花辛夷。

  她抬头看着遥远的天空正在发生的异象,心里也是颇惊,不过那名美丽的女子却是依旧闭着双眼,她身体自然散发的冰冷也成了一种美丽的象征。

  花辛夷沉默了许久,低声道:“点亮星辰的那个人出现了,但是恐怕谁也想不到他居然在丰都”

  听了这话,那名美丽女子缓缓的睁开双眼,身体的波动开始内敛,她眼帘上像是自然生成一道冰霜,简单的目光便是将人拒绝在千里之外,这种气质在整个大陆都算得上独一无二。

  “就是老师说过的那个星空下的第三人?”女子开口问道。

  美妇微微点头,然后笑道:“我说过你会成为星空下的第四人,不然你这个新任圣女何以让天下人服众?”

  “这个人到底是谁呢?”美丽女子问道。

  花辛夷摇头,道:“既然这个人在丰都,那自然逃不过那位陛下和那个书呆子的眼睛,所以很快便可以知道了”

  “能在星海中点亮星辰本身便是一个奇迹,但是这个人本应该好好保护自己,这么快便显露自己的身份的确不是一个理智的选择,不知道今日之后他还能活多久”

  说完她脸色微变,又抬头看着天空问道:“你是怎么看的?”

  “你会在意我的想法吗?”一道声音从天际传来,落到孤岭之上美妇沉默了片刻,有些生气的问道:“君离,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好好的说一次话?”

  听到‘君离’两个字,一旁的女子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五大圣君之一,云遥宗宗主,‘夕阳红’君离这样的存在不是一般人能见到的。

  “怀幽圣地代表的是整个南方人民,所以你的想法便是我的想法”君离在说这话的语气有些懒散,像是没睡醒。

  五大圣君的反应都不尽相同,但是除了这五人,拥雪城内也有二人正在窥视着丰都的方向。

  魔族势力重新出世之后一直隐藏在拥雪城,这样的平静生活已经维持了大半年,但是那一颗星辰的出现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丰都只有冬天才能看到雪,但是在拥雪城,四季为雪,每一天都是白雪皑皑的景象。

  此时,绿袍和凤雏便站在风雪里看着丰都。

  二人沉默了很久,绿袍从来不会露出自己的脸,所以饶是凤雏也看不见他此时的表情。

  Y‘酷“z匠网永e"久#f免`W费看Q小`说

  不过,凤雏温和的笑了一下,随即又转为忧色。

  “来得早了一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