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意思是殿下呆在百花巷不安全?”姚十三看着那名中年人问道。

  那人沉默了少许,道:“你们也看到了,这里鱼龙混杂”中年人指着对面的人群说到。

  姚十三不满的道:“这些人都不过是三分钟热情,过不了几天便也安静了,这有什么问题,难道这些人还敢冲进百花巷不成?”

  “首先,你要明白百花巷是个什么地方,殿下呆在这里便已经不合适了,殿下代表的是未央宫,她呆在这里便代表陛下对这件事默认了”

  姚十三怔了一下,他在认真的琢磨着此人说这话的含义。

  陆安在百花巷住了三个月,未央宫一直没有表态,但是陛下肯定还对当年的事无法释怀,而对于突然出现的陆安,未央宫没有理由不进行打压,那么现在未央宫将小七带回便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了吗?

  “但殿下也是从圣门的传人”姚十三思考了一会,抬头继续说到。

  那名中年人又沉默了片刻,缓缓地道:“这是陛下的意思”

  这是陛下的意思。

  这是未央宫的态度。

  没人敢违背他的意志。

  所以,即使是姚十三也没话说,陆安更是不想说些什么。

  最/新章hx节上酷9匠}L网Z

  中年人看了一眼陆安二人,特别是陆安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双方都静默了片刻,随后中年人便准备离开。

  可是,他刚抬起脚步,陆安抬起了头。

  “请大人帮我转告她,要......好好学习,经脉的问题我一定会想办法帮她解决”陆安认真的说到。

  那人楞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最后上了皇辇离开了百花巷。

  陆安看了一眼那封书信,然后塞进了怀里。

  他是小七的师傅,单凭这一点,在丰都便没有人敢对他不利,然而在昨晚世人刚知道了这个惊人的事实之后,小七便被困在了未央宫里。

  这到底是焱皇的意思,还是丰都那些大人物们的意思。

  这样故意把小七支开的举动太过明显,陆安自然看的出来,如果小七不在他身边,那么某些人便可以做一些想做的事。

  “看来这些人并不只是来看你的”姚十三看了陆安很久之后,带着忧色道。

  陆安抬眼看着人潮拥挤的景象,道:“是来看热闹的”

  “确切的说是来看你出丑的”

  陆安知道姚十三的意思,但是他并不赞同他的这种说法,他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出丑?”

  “昨晚你出尽了风头,肯定是有人看不下去了,未央宫表了态,接下来便会有一群狗来咬人了,对于你这样的少年,陛下肯定不会亲自出手,这种情况下,那些狗会是最好的选择”

  姚十三的话其实有很多层意思,陆安试着去理解。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姚十三笑了一下,道:“老爷子既然让我来丰都,肯定是给我讲了很多丰都现在的形势问题”

  “不过你说的狗是指谁?”陆安又问道。

  姚十三摇头,心想你是真的蠢吗?

  “神都司的狗还不够多吗?”

  “你倒还不如直接说那位左宰大人”

  “你可以这么理解”

  照姚十三的说法,这几天陆安会遇到很多麻烦,但是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上面了,所以他并不关心会有什么麻烦,于是他也不关心那些外面想见他的人,而是回到阁楼中,把自己关在了书房。

  外面的人群迟迟没有散去,姚十三去了一趟紫云钱庄。

  他很无奈,所以他只能找吴奈。

  给吴奈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回到了百花巷,不过他却是没有去书房找陆安,而是泡了一壶茶,坐在三楼的露台上,远远的注视着百花巷外。

  而此时,陆安正坐在地板上发呆,他把小七写的那封信轻轻的握在手里,两眼无神的看着地面。

  小七的信里只有四个字:师傅保重。

  非常的简洁,但是蕴含的东西却非常多,小七原本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是最后却只写了这四个字,这可以看出她也很无奈。

  如果是煮酒大会那晚的情况,当陆安受到伤害时,她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但是现在不一样,因为这次的对象是她的父皇。

  到了下午时分,姚十三的话应验了,百花巷迎来了第一个麻烦。

  百花巷外还围着很多人,破院的大门紧闭,这些人不敢硬闯,但是这时,破院的大门被敲响了。

  敲门的是灵将府的沈夫人。

  而开门的正好是陆安。

  在开门的那一瞬间,陆安的身体变得有些僵硬,他从没想过沈夫人会来找自己,况且,他对这妇人的映象不好。

  但是,出于礼节,他还是恭敬的对她行了一礼。

  然而,沈夫人却是不领情,她道:“你这是在故意让我难堪?”

  陆安不解的问道:“我不知夫人为何会说这种话?”

  “昨晚的事情,我听说了,据说你在煮酒大会上的表现很好,这的确是出乎我的意料,但是这并不代表你能和书斋弟子比肩,更无法改变我当初对你的看法”沈夫人用冷厉的语气说到。

  “那您对我到底是什么什么看法,还是认为我是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难道不是吗?”沈夫人反问道,“不然你昨晚为何会说你是桑榆的未婚夫?”

  陆安沉默,沈夫人继续道:“你别以为你真的救了全世界,总有人不这么想”

  “您说的是灵将大人吗?”陆安问道。

  “即使桑榆没能成为圣女,那些所谓的人族大义没能实现,但是她如果能嫁给东君,也至少比你强”

  “所以呢?沈夫人今日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陆安问道。

  “交出那半块怀玉”沈夫人的目光变得寒冷起来。

  陆安摇头,道:“即使交给了你,又能起到什么作用,整个中洲都知道了这件事,还能如何?”

  “那你的意思是一定要成为我灵将府的女婿?”

  “灵将府的女婿对我没什么吸引力,我本来也准备把怀玉还给灵将府的,因为我不会娶沈桑榆,但是你今日来这里咄咄逼人,所以我反而不会把怀玉交出来”陆安认真的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沈夫人感到很诧异。

  陆安再次重复道:“我不会娶沈桑榆”

  “那你昨晚为何要这么做,难道就因为三个月前灵将府没有满足你,所以你这是在报复?故意让灵将府成为笑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