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后,夫子把儿臣的手打红了,呜呜呜……”时宇之越走近,哭得越大声。

钟灵想过再见到四皇子,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竟是以这种方式,再次见到他。

那日见他,瞧着还有些许成熟稳重。

可这会儿,怎么比个小奶娃还爱哭呢?

“喂,倪哭之前,能把眼睛睁开吗?”时秒秒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

要是看到钟灵在这里,他会不会退回去,重来一遍?

时宇之的心中,满是委屈,哪里听得见时秒秒说话。

时秒秒走过去,小声道:“倪媳妇来啦,倪还哭。”

媳妇?

他哪里有媳妇?

突然,他想到了钟灵!

时宇之猛地一怔,迅速睁开眼睛。

看着钟灵,正睁大眼睛盯着他。

而他在做什么?

十二岁的人了,哭得像只小花猫!

手里,还拿着作业本。

“钟灵见过四皇子。”钟灵俯身,向时宇之行礼。

时宇之满脸尴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脸上泪水擦拭干净。

极力控制情绪,挺直腰板,想要抹杀方才的失态。

可惜……迟了!

“噗——”时秒秒看着他这模样,都忍不住笑了。

看来,他还是挺在意钟灵的看法。

“不必多礼。”时宇之单手匾在身后,尽量装出一副稳重的模样。

模样笨拙到,大家都想笑,却都忍住不能笑。

“倪方才说,夫子打倪啦?”时秒秒上前,一脸关切地问着时宇之。

她想看看,四哥哥有什么糗事,说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

“没有,夫子没打我!”时宇之把作业本,藏到了身后。

他要表现出乖孩子的模样!

皇后摇头道:“定是你不认真学习,才惹怒了夫子。”

“儿臣没有!”时宇之觉得他学得很认真。

时秒秒问:“那夫子为什么打倪呀?”

“夫子没打我!”时宇之不肯承认。

本来是来告状的,让母后跟夫子说说,对他的教学宽松些。

可谁知道,钟灵在这里。

他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让钟灵看笑话!

“那倪说,夫子把倪手打红啦?”时秒秒道:“是不是倪上课偷吃东西,夫子才打倪哒?”

“才不是呢!”时宇之辩解。

时秒秒又猜测:“那一定是倪上课打瞌睡,夫子才打倪!”

“不是,是夫子让我答题,还说让我大胆地发言,说错了也不要紧,可夫子骗人,我答错了他就打我!”

到现在,时宇之还觉得他委屈。

他不过是听夫子的话,大胆发言,可为什么说错了,夫子还是要打他!

夫子应该要表扬他,积极发言才对!

“倪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把夫子气得打倪啦?”时秒秒继续问。

时宇之委屈道:“夫子说,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他叫我作答。我说我怕,他问我为何怕?”

“我说……你要用竹杖打我,我真的很怕啊!”

话音落下,众人再也憋不住地笑了。

“哈哈哈哈!”时秒秒都要笑岔气了。

「我以为,我是最没有文化的那一个,可我没有想到,四哥哥才是最没有文化的那一个,这简直是离了大谱了。」

「学了这么久了,连个诗句都理解不了,别说夫子了,就是狗看见了,也要上去踢一脚啊!」

时宇之听着妹妹的心声,更加委屈了,眼睛也涨红了。

要不是钟灵在这里,他又要哭了。

夫子鼓励他大胆回答问题,可他答了,大家为什么要笑他。

“你平日里,都学了些什么?”皇后一脸严肃,问着时宇之。

本以为,夫子单独教学,他会有些长进。

可没有想到,这书都不知道读到哪里去了。

“儿臣……”时宇之握紧小拳头,委屈的眼泪,是憋了又憋。

读书太苦了,他明明很用功了,为什么学得这么辛苦。

母亲和妹妹也不相信,他有在认真学习!

钟灵看着时宇之委屈,便主动上前,替时宇之解围。

“四皇子,钟灵相信你,并非没有认真学习,而是你学习的方式不对。”她接过他的课本,看着上面的字。

虽然他的理解能力差,但这字倒是写得漂亮。

工工整整,是用了功的。

“四皇子这字,写得甚是漂亮呢。”钟灵脸上满是欣赏,夸赞着时宇之。

原本委屈和受挫的时宇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喜笑颜开。

“真的吗?”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钟灵点头笑道:“当然是真的了。”

时宇之满是兴奋,大家都觉得他笨,没有认真学习。

只有钟灵会夸他!

“其实,夫子出的这道题,不是问答题,他是想让你解释一下,其中的含义。”钟灵道。

时宇之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他就是以为夫子在问他怕不怕。

他下意识地回答,当然是怕了!

“其中的释意是:竹杖和轻捷的草鞋更胜过马,怕什么!身披一件蓑衣在蒙蒙烟雨中漫步,任凭雨水肆虐,我仍然能逍遥自在地度过一生。”

“其实,诗句不难理解,学的时候,可以把词拆分开来理解,这样便也能更容易理解一些。”

钟灵耐心地同时宇之讲解着。

时宇之红着脸,摸着后脑勺,挺不好意思的。

但是,经过钟灵这么一解释,他反而很容易理解了。

“四皇子,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钟灵生怕她讲得不够委婉,又伤到时宇之的自尊心。

时宇之看着钟灵,终于露出笑意:“钟灵,你真厉害!”

她这么一解释,他已经理解得很清楚了!

“哪里,是四皇子认真,我一说便就懂了。”钟灵很是谦虚。

「太有爱了!」

「我就知道,四嫂是个才女,我四哥哥这个学渣,有她的辅导,学业肯定会有所进步的。」

皇后看着这一幕,很和谐,很有爱。

四皇子成日学不进去,如今肯学了,却又学得慢。

若是钟灵能跟他一道学习,或许他会学得快一些。

不过,钟灵倒真是让皇后刮目相看,她的母国虽然贫穷,但也不妨碍她积极上进。

与四皇子一样的年纪,竟这么有学识。

“钟灵,你能留在宫里,和我一起读书吗?”时宇之抬起头,突然问着钟灵。

若是有钟灵一起学习,他肯定会学得更有劲!

更何况,钟灵本来就不想回西月国,不如就留在花瑶国吧。

“我……”钟灵下意识,看向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