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眼中的钟灵。

五官精致,长得水灵灵,周身散发着一股才气,十二岁的年纪,便有着不错的气质。

一袭淡黄色长裙,头发别着几根发簪,只有一只是镂空金发簪,这身打扮乍一看,的确不似公主装扮。

想到西月财力,她便也能理解。

难怪这小姑娘,也不愿意回西月国了,想必皇室也是争斗得厉害。

恐怕是连一点点东西,都要争了。

“皇后娘娘,是钟灵哪里失仪了吗?”钟灵心中忐忑不安,眼下皇后这样打量着她,心中实在不安。

终于忍不住,还是要问问。

「瞧我娘亲,明明是对这个未来儿媳妇满意的,结果紧盯着人家看,把人家都搞紧张了。」

皇后这才反应过来,神色略有些尴尬。

身为皇后,竟犯了这样的大忌,盯着一个小姑娘上下打量,实在不礼貌。

不过,她第一眼瞧着钟灵,似是个单纯的姑娘。

“五公主,倪好呀!”古灵精怪的时秒秒,咧着嘴,冲着钟灵打招呼。

钟灵兴许太紧张,并未注意到时秒秒,这才失色地向她行礼。

“钟灵见过小公主。”

「未来的四嫂好有礼貌呀,以后要是嫁给我四哥哥了,我可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见到四嫂,还要给她行礼呢。」

时秒秒瞧着钟灵红着脸,似是有些自责,自己失礼了。

“五公主,看窝可不可爱?”时秒秒用手捂着小脸,只露出两只眼睛,冲着她眨吧眨吧。

“噗——”

钟灵被她逗笑了,瞬间就放松许多。

“就知道搞怪。”皇后也被逗笑了。

未来的婆媳初次见面,难免都有些尴尬,被时秒秒这么一闹腾,气氛很快就缓解了。

“五公主,您请坐。”青岁上前,给钟灵搬了张椅子。

时秒秒知道钟灵的心情。

从西月国那样贫穷的国家,来到富裕的花瑶国,又是被皇后第一召见,难免手足无措。

而且,钟灵的顾虑比较多,所以总是很拘谨。

想要撮合这门婚事,那便要照顾她的心情。

“多谢皇后娘娘。”

钟灵刚一坐下,突然站了起来,一副慌慌张张的模样。

这把刚刚放下心来的皇后,都吓了一跳。

“我从母国带了一些特产,给皇后娘娘尝尝鲜,希望皇后娘娘和小公主莫要嫌弃。”钟灵红着脸道。

若是忘记带东西,空着手来,自然是不成规矩的。

「哎呀,看来我猜得没错,西月国果然有好多吃的呀!」

时秒秒两眼放光,小嘴已经在流口水了。

“这些都是西月的小吃特产,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让皇后娘娘和小公主见笑了。”

其实,钟灵觉得这些东西,是有些拿不出手的。

但是拿一些,总比没有好。

毕竟,在花瑶国这样的国家,什么样的吃食没有,她的东西未必会看得上眼。

“窝要次!”时秒秒走过去,一手就抓住一块饼吃着。

一口咬下去,全是鲜花的味道。

“哇,鲜花饼耶!”时秒秒好高兴。

在她那个世界,有些城市也产这个鲜花饼,但那是旅游城市,并不穷呀。

西月国有这些美食,怎会那样贫穷呢。

“哇,还有特色小吃!”

各种丸子,还有野生植物做成的开胃小菜,各种类型都有。

在她那个世界,这些菜分布在不同的城市。

可在西月国,这些东西全在她们那边,这要是好好利用起来,也是能发展起来的呀!

所以,四嫂到底在自卑什么呀。

“娘亲,倪尝尝!”时秒秒拿着一只丸子,送到皇后的嘴边。

皇后皱眉:这家伙,洗手了吗?

罢了,小奶娃还是她肚子里出来的,洗不洗手无所谓了。

钟灵看着时秒秒很喜欢,心中很是高兴。

但她更在乎,皇后喜不喜欢,紧张地盯着皇后看着。

“好吃吗?”钟灵问着。

皇后在嘴里细嚼慢咽,原本只是尝鲜,眉头瞬间就舒展开来,嘴角也扬起笑意。

“这西月国的吃食,当真不同,在花瑶国从未吃过这样的小吃呢。”皇后都赞不绝口。

时秒秒又拿了两份,给青岁和千禾。

“两位姐姐也尝尝。”

青岁和千禾尝了后,跟皇后是同样的反应。

“这些小吃,当真是在花瑶国没见过。”青岁高兴道。

千禾也连连说道:“这小吃,还很开胃呢!”

钟灵原本忐忑的心情,便放了下来。

见到大家都吃得开心,她朝着玫儿看了一眼,两个人也露出了笑意。

“来,你们拿去吃。”皇后拿出一只盒子,递给青岁和千禾。

时秒秒的眼睛,一直鼓着皇后,嘟着嘴巴,一脸的不高兴。

“哟,小公主还不高兴了呢。”青岁捂嘴偷笑。

时秒秒生气道:“哼,娘亲倪不爱窝啦!”

这么好几次的东西,不留给她吃,还要分一些走!

“爱,怎么不爱呢,娘亲不吃,都留给你。”皇后笑着道。

青岁和千禾都馋得两眼放光,她都看见了。

总不能让她们干看着吧!

“小公主莫急,我们这次从西月国带不少食材,日后有的是机会吃。”钟灵安抚着时秒秒。

这次从西月国同来,便没有打算回去。

这些东西,是打算带去天启的,如果能留在花瑶国,那便是更好了。

“真哒?”时秒秒半信半疑道。

“钟灵岂敢诓骗小公主。”钟灵道。

时秒秒便赶紧问:“那倪,这是打算留在花瑶国啦?”

钟灵听闻后,脸涨得通红。

她是想留着,可皇后娘娘还没有发话呢。

也没有交谈几句,皇后娘娘也不了解她的性子,而且以她的出身,皇后娘娘都不知道瞧不瞧得上。

心中,还是有几分担忧的。

“呜呜呜……母后,夫子打儿臣,你要帮儿臣做主啊!”

殿外,传来一道哭声,且越来越近。

只见时宇之,拿着一只本子,一路仰头哭着。

这模样,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我这没出息的四哥哥来了,他要是知道他未来的媳妇,看到他哭得这样惨,会不会要跑?」

皇后也汗颜:你哭之前,能稍微睁眼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