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慎景面目狰狞,正与身体的鬼魂做斗争!

“你……”容慎景仿佛被扼住脖子,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郑悦悦竟然钻进他的身体!

她要做什么?

难道是要操控他吗?

太可怕了!

“郑悦悦,你出去……”容慎景挣扎着。

终究于事无补!

他的身体,已经被郑悦悦的鬼魂占据了。

“咚咚咚……”

屋外的丫鬟,听到屋里的动静后,便在屋外敲门,但屋内没有人回应。

容慎景开始还能与她斗争,现在他输了,已经完全被操控了!

屋外的丫鬟,感觉屋内很诡异,便急匆匆跑去找林清语。

林清语赶过来后,重重推开门。

只见到容慎景面色发白,眼眶发黑,屋里隐隐有一种阴气。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安。

“景儿!”林清语朝着容慎景走去。

此刻的容慎景,正背对着林清语,尽管她走过来,可容慎景根本不理会她。

“景儿,你怎么了?”林清语心神不安,轻轻朝着容慎景走过去。

她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容慎景的肩膀,却被突然转身的容慎景,吓得脸色大变,不由得后退几步。

“夫人……”丫鬟见状,连忙上前扶着她。

容慎景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看着林清语,眼神变得怨恨起来。

“景儿你怎么了?”林清语觉得他面相不对,而且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森感。

这该不会是被什么附体了吧?

此刻,附在容慎景身体里的郑悦悦,看着林清语满是怨恨。

当初,便是她逼着她服下汤药,害得她失去自己的孩子!

也是林清语逼死她的!

这对母子,没一个是无辜的!

“去死吧……”容慎景朝着林清语扑过来,眼神里带着杀气,周身全是阴冷气息。

林清语害怕极了。

好在她迅速闪躲,成功地避开了他的攻击。

“夫人,公子这是怎么了,该不会中邪了吧……”丫鬟看着这模样,实在太不正常了。

若不是中邪,他怎么会伤害自己的母亲。

“你才中邪了!”容慎景怒视着丫鬟,却恢复到原来模样。

他看着林清语,心中正在冷笑,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母亲。”容慎景朝着林清语走过来,却吓得林清语脸色再次变了。

容慎景朝着她一步步走来,林清语一步步后退,最终因为慌张,被绊倒在地,满是抵抗容慎景靠近。

“你别过来……”林清语坐在地下,不停往后挪。

容慎景上前,朝着林清语笑道:“方才跟母亲开个玩笑,母亲怎么如此害怕,难道母亲是想到了什么?”

在容慎景的提醒下,林清语自然就想到了郑悦悦。

不知为何,刚刚看到容慎景的时候,她有那么一瞬间,像是看到了郑悦悦的脸。

毕竟,她是死在府上。

“我扶母亲起来。”容慎景伸出手,看着林清语笑着。

林清语仔细看着儿子,看着那张脸,还是她儿子的模样。

方才,兴许是她受到惊吓,才会精神错乱,以为看到了郑悦悦了。

“嘶——”

林清语被容慎景扶起来,却是被他的手冰得一惊。

他的手,怎会没有一点热气?

“母亲这是怎么了?”容慎景问。

林清语心中很不安,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夜看着儿子,会如此陌生。

尤其是那双手,冰得根本不像正常人。

“没事,你早些休息,我先回去了。”林清语掩饰着慌张,迅速抽开自己的手,朝着屋外走去。

“砰——”

她刚踏出门,门便重重合上。

“啊!”林清语再一次被吓到。

丫鬟挽着她,大步踏出院外,二人才稍稍放松下来。

“夫人,公子他似乎有些不正常……”丫鬟瑟瑟发抖道。

林清语以为是错觉,便问着丫鬟道:“你有没有看到郑悦悦的脸?”

丫鬟一听,更是害怕到得牙齿发抖。

她支支吾吾道:“奴婢太害怕了,也没看清,就是隐隐觉得公子的屋里,阴风阵阵。”

林清语也有些怀疑,可他又说是在跟自己闹着玩。

她沉下心来,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夫人,要不明日找个法师,来府上驱驱邪吧。”丫鬟提议道。

林清语道:“今日之事,或许是我们多想了,不要惊动旁人。”

她宁愿相信,容慎景只是在跟她开玩笑。

老爷本就对他有意见,若到时候是虚惊一场,老爷必定又要动怒,老夫人也会怪罪她。

而且,还会弄得府上人心惶惶。

“回去休息吧。”林清语吩咐着丫鬟,便回到自己的房间。

今晚的事情,的确让她受到惊吓。

但回到自己的屋里,她又觉得屋里很平静,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邪物。

翌日。

钟灵接到宫里的邀请,请她入宫见皇后娘娘。

宫里的马车,一早便在西月使馆门口候着了。

“我这身装扮,入宫合适吗?”钟灵显然有些紧张,一路走一路问着丫鬟玫儿。

玫儿笑着道:“合适,很好看。”

“那我这头发,散了吗?”钟灵忐忑地摸着头发,生怕自己失态了。

玫儿看着她又紧张,又高兴的样子,觉得她家五公主,应该是坠入爱河了。

“那我入宫见到皇后娘娘,是不是应该带些什么。”钟灵道。

玫儿道:“奴婢都帮您准备好啦,全是咱们西月的土特产,东西虽然不贵重,但就图个新鲜。”

尽管如此,钟灵还是止不住地忐忑。

玫儿笑话她:“五公主,您是因为要见到四皇子,所以才会紧张的吧?”

“哪有。”钟灵红着脸,不愿承认。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入宫,就会想到四皇子。

一想到要面对四皇子,她这心总是忍不住紧张,双手也无处安放。

“五公主,请。”花遥宫的婢女,恭敬道。

钟灵在心中各种猜测,不知道皇后娘娘是个怎样的人,会不会喜欢她。

如果皇后娘娘不喜欢她,那么四皇子,是不是就不会把她留在花瑶国了。

一路心情复杂,不知不觉,已跟着宫女到达花瑶宫。

“西月国钟灵,见过皇后娘娘。”钟灵上前,恭敬地向皇后行礼。

皇后抬起头,细细打量着钟灵。